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阅读推荐 > 文史杂谈 >

大宋东京城夜宵指南

来源:楚尘文化2018-09-14 10:26:41

《人生一串》有一段话:夜幕降临,人们开始渴望美好而放松的一餐,从炕头小酒到酒店大餐,这个庞大的选择谱系里,很多人钟情于街头巷尾,市井里弄。只有这个环境配得上,他们想吃出点儿境界的企图。

这样的境界,由来已久。今天我们重返大宋,一个中国古代夜市最具光彩的时代。

宋朝的夜市有多热闹,先看南宋《挥麈录》所收录的东坡夜游雅事:当年,东坡和友人出游,至二更鼓时(约今午后九时到十一时)才回城,此时夜市还在营业,街道上人潮未散,仕女云集,地方州城夜市已十分热闹,而京城夜市更是硬核,水灾也挡不住烟火气:

嘉祐元年蔡河决堤,京城水灾。不过在一片汪洋之中,东坡看到东京城内的龙津桥夜市仍然照常营业,灯火辉煌,无惧水患之灾。

春夏秋冬,阴晴圆缺,就连水灾之时,夜宵对资深老饕们来说也是永远逃不开的本命。夜市摇身一变成水市,与在大雨倾城中搓麻将吃火锅的四川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当时,宋人也许坐在水上撸串,嚼着旋炙猪皮肉,内心美滋滋:只要我吃肉够快,水患就追不上我。

烟火气,正是中国普通人的生活哲学。今天,小编就带你夜游大宋东京城内最热闹的两条夜市街:州桥夜市和马行街夜市。

1.  州桥夜市

“杂嚼”是州桥夜市的一大特色。何谓杂嚼?可供胡吃海喝的各类小吃,体系庞杂,可谓杂嚼。《东京梦华录》有记:

看这串名字已经饿了,上文提到的包子、鸡皮、腰肾、鸡碎等,每样不过十五文,价钱便宜。老板们做着小本生意,却操着米其林大厨般的心,种类繁多的夜宵也讲究时令,夏季州桥夜市里的饮食,主要卖易于开胃的麻辣类食物,如“麻腐”、“鸡皮麻饮”,并有甜点、凉水,如“沙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荔枝膏”;冬天则卖肉熟食,把肉烤得滋啦冒油,让身体更加暖和。果真是,甭管古今,大快朵颐才是夜宵的统一气质。

不管是想饱腹还是单纯想一解嘴馋,皆可在州桥夜市的点心小吃街里大饱口福。总之,小吃不会因为太隆重而拘谨,也不会太随便而失去味道。这一条夜市街总是正好在最容易饥饿和脆弱的深夜,恰到好处地给人肉体和心灵的安慰。其中既有摆摊子的,也有流动摊贩。

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夜市》有记:

又有夜市物件,中瓦前车子卖香茶异汤,狮子巷口熝耍鱼……又有沿街头盘叫卖姜豉、膘皮子、炙椒、酸儿、羊脂韭饼、糟羊蹄、糟蟹,又有担架子卖香辣罐肺、香辣素粉羮、撺肉、细粉科头、姜虾……至三更后,方有提瓶卖茶者。

F1FE47B68EC05D10773CE7874CC72410500ACBDF_w938_h653.jpg

△货郎图轴.宋苏汉臣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这里,有用推车的小吃摊贩卖着“中瓦前车子卖香茶异汤”,沿街头顶盘子叫卖熟食点心的,也有挑着担架,两边装着各式小吃的小贩,以及提瓶卖茶之人。他们在街上自由穿梭,逛街购物的人们走累了,口渴了,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小食,喝杯茶,这就是深夜路边那份得意,尽可一径无事地晃荡着,灯箱在夜晚发出昏黄的光,熙熙攘攘,吃食冒着腾腾热气。

E721E3A42D52D5D94D77FFDC487061A3AA0158C0_w578_h457.jpg

△photo by Rui Wang

这时候,宋仁宗怕是要生出“何似在人间”的感慨了。《北窗炙輠录》记载一则宋仁宗事:

看到这里,小编不免心疼宋仁宗,这么快活的城市夜生活离皇宫内院如此遥远,也只能只能听听市民们饮酒作乐之声了。拥有全国最豪华夜市的京城市民好像拥有全世界,就问你羡慕不羡慕。

而后来的宋孝宗就不能拒绝深夜食堂的召唤了,他果断地点了外卖,叫了夜市上的“南瓦张家圆子”和“李婆婆鱼羹”等宵夜,送进宫来,吃过之后龙心大悦,打赏双倍小费:

44733F4932E528F6A4AD7B7EA2EEACEF0FEB7E28_w1080_h659.jpg

△photo by 一饮一啄video.清明上河图中的外卖小哥

除了夜宵小摊,州桥夜市还有众多规模较大的门店,叫做“分茶店”。店内贩卖的食物种类甚多,主要是经营“羹”、“饭”、“面”类等主食。分茶店十分精细,有“川饭店”、“南食店”、“瓠羹店”,佳肴也有风味区别,《东京梦华录》记:

这里特别来说一下“兜子”。其做法有点像做烧麦。又快到了吃蟹黄的季节,大家可参考元代《居家必用事类全集庚集饮食类》中“蟹黄兜子”的方子﹕

熟蟹大者三十只,斫开,取净肉。生猪肉斤半,细切。香油炒碎鸭卵五个。用细料末一两,川椒、胡椒共半两,姜、橘丝少许,香油炒碎十五茎,面酱二两,盐一两。面牵同打拌匀,尝味咸淡,再添盐。每粉皮一个,切作四片,每盏先铺一片,放馅,折掩盖定,笼内蒸熟供。

2BA640268381F92D7F290C8451F369ACBE9CEC47_w543_h656.jpg

△婴戏货郎图.李公麟绘

此外,分茶店的装潢亦十分讲究,一如分茶店里的饮食。《东京梦华录·食店》有记:

店的大门绑满了枋木及花样饰品,门首并悬挂半边猪、羊,以吸引客人。上菜时,行菜者以近乎技艺表演的方式送菜:“左手杈三碗,右臂自手至肩驮叠约二十碗。”将二十碗从手掌层层排至肩头,吃个夜宵还顺便看了杂技表演,岂不快哉。

2.马行街夜市

而马行街夜市比州桥夜市热闹更胜百倍。商铺繁多,灯火之盛更是引人注目,热闹到什么程度呢?容不下一只蚊子。

EFF49DBE16A7F3A62D2D63C13B7516946A3662E3_w600_h400.jpg

△从《清明上河图》看宋朝发达的餐饮业

北宋蔡绦《铁围山丛谈》有记:

夜间营业必须点灯,马行街夜市兴盛、酒楼繁多,灯火照天。而夜市又往往营业至三更、四更,五更日市又复开张,灯火几乎没有熄灭的时候,使得怕油的蚊子无从繁衍。

除此之外,每逢上元节,马行街连续五夜的灯会从里城到外城南北几十里,张灯尤其壮观。如东坡《二月三日点灯会客》一诗中回忆当年盛景:

当时,东坡身居蜀地,回忆起东京繁华,便想到马行街那繁盛不歇的灯火。想必他也喜欢夜市的烟火气,一点架子也没有,那里有美食、灯火与黑夜永恒的默契。

在这些宋诗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宋诗对日常琐事的观察充满爱意。正如川幸次郎在《宋诗概说》讲到,这其实就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不入前代诗人法眼的日常生活细节,或者是尽人皆知、难以成为诗歌素材的身边事,到了宋人笔下,都成了反复吟唱的对象。因此宋人的诗歌比前人的更加贴近生活。

D3FE3F6665058446C258CC202A7A6E2EF211C8F0_w600_h400.jpg

再说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唐诗中多酒而宋诗中多茶。唐人还需借酒浇愁,宋人则在茶中慢慢品得安静的喜悦了。刚提到的东京最热闹的街市之一马行街就遍布茶坊。喝茶有提神养神的功效,不易入眠,但宋人喜好喝茶,即使到了夜晚,饮茶风气不曾停歇,大街上的茶坊依旧灯火通明。

3. 吃茶去

吃腻了肉,茶便是宋人的解药。吃茶聊天就成了夜晚的消遣活动,仕女们则喜爱去潘楼东街北的山子茶坊,店内装饰有仙洞、仙桥,估计老板们就差道一声:欢迎仙女们了。

5DF08DAC141B2D3D99CFA76ABAA0C9E90F24B1BC_w600_h400.jpg

△《清明上河图》中可见繁华之景

因为茶坊人来人往,它也担负起了广播电台的责任。比如官兵们大张旗鼓都找不到的秦桧孙女宣国夫人的猫,还不是最后得靠着茶肆寻找,画图百张张贴在各茶肆中。

更有甚者,利用茶坊来一番“炒作”。如南宋周密《齐东野语·沈君与》有记:

9827D26B2B81E184FE5186A41832F0E36A55BA87_w800_h498.jpg

△图为宋代斗茶,人们通过烹茶、饮茶、品茶和斗茶来比试自己茶道的高低

沈君与和卖珠者约于茶肆中看货议价,又故意撒珠于屋上,以显示其土豪气质,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名妓蔡奴的注意。

餐桌上的谈资仅是夜宵中的一味调味剂,无论古今,谁也夺不走那令人唇齿留香的夜宵c位。大宋东京城,这座全国夜宵馆子最多的城市一入夜便成了最大的深夜食堂。就像黑泽明说的:“白天吃东西补益身体,夜晚吃东西补益灵魂。”无论古今啊,我们都无法抗拒长夜漫漫中的烟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