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阅读推荐 > 文化巴渝 >

江津,一座城市的文学情怀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8-03-16 16:22:16

作者:庞国翔(供职于重庆市江津区作家协会)

2018年3月1日至4日,中国作协《民族文学》年度颁奖典礼在江津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大咖和江津文学作家们齐聚一堂。因为文学情怀对这片土地的涵养,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人文风景,处处流淌着诗情画意。   

这里是连续三年获评“冰心儿童图书奖”作家曾维惠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是梁平、罗学蓬、舒德骑、欢镜听等全国著名诗人、作家的故乡,也是探索新体改革的“白屋诗人”吴芳吉的出生地和写作地。

沿着历史长河溯源而上,这里又是明代工部尚书江渊、“中华联圣”钟云舫、清《重庆日报》创办者卞小吾的家乡,是北宋著名文学家黄庭坚的寓居之地,更是初唐诗人陈子昂诗歌《过龙门峡》中的秀美之地……

这里,就是聂荣臻元帅故乡、中国长寿之乡、中国富硒美食之乡、武术之乡、楹联之乡、花椒之乡、柑橘之乡,全国双拥模范城市、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新型工业化示范基地、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江津。

从遗存的“先巴文化”到如今争创“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几千年以来,这片孕育文化的热土,从未失去奋进的热情。

文化资源富庶    一座文学富矿之城

来过江津的作家几乎都有同感,这里是一座文学的富矿,在无数的素材中,可以寻找到许多创作灵感。

事实正是如此。江津因地处长江要津而得名。这里聚集着楹联文化、名人文化、古镇文化、抗战文化、长寿文化、爱情文化等丰富的人文资源,这些资源均可写成一部厚重的史诗,绘成一幅绚丽的画卷。

江津楹联文化源远流长。目前,江津的楹联遗址遗迹超300处,最早的可追溯到唐德宗年间镌刻于江津四面山朝源观正殿上的八级叠字联,被称为“天下第一奇联”。江津人钟云舫被世人尊为“中华联圣”,成为与诗圣杜甫、画圣吴道子、书圣王羲之、词圣苏轼、曲圣关汉卿齐名的中华文化圣人之一。民间有“北有纪晓岚,南有钟云舫”和“对子阿凡提”之说。联圣在江津,天下第一长联在江津,天下第一奇联在江津。江津被授予中华楹联文化城市,是重庆市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市。江津楹联民俗、钟云舫民间故事经重庆市政府批准,成为“非遗”。

江津名人荟萃,灿若星辰。聂荣臻元帅生于此,陈独秀逝于斯。重庆市评选出的本籍历史文化名人100名中,江津有10名,占10%。他们是明代工部尚书江渊、中华联圣钟云舫、清《重庆日报》创办者卞小吾、新闻战线上的革命战士漆南薰、著名白屋诗人吴芳吉、重庆和四川地区早期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者冉钧、共和国开国元勋聂荣臻元帅、文物收藏大家李初梨、革命烈士李大钊秘书谭祖尧、中国著名文艺评论家和电影美学家钟惦棐等。

古村古镇散发出古风古韵,是江津重要的特色文化之一。江津是重庆市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最多的区县之一。重庆市现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18个,江津就有塘河古镇、中山古镇、白沙古镇3个。此外,还有市级历史文化名镇石蟆古镇、吴滩镇,市级历史文化名街区真武场、双凤场。在中国传统村落中,江津有塘河石龙门、硐寨村、吴滩邢家村、白沙镇宝珠村东海沱等4个。重庆市首批优秀近现代历史建筑152个,江津有7个入选。

抗战文化为江津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抗战时期,江津地区以抗日救亡为主的文化救亡活动此起彼伏,举办了中国音乐史上最为空前的“万人大合唱”,白沙码头迁来了许多高校和文化机构,白沙坝是大后方四大文化区之一。江津保存了大量的抗战遗址,重庆市现存抗战遗址395个,江津就有 30个,成为全市除主城外最多的区县。

江津是全国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寿星分布最均衡的“中国长寿之乡”。现有百岁长寿老人157人,区域人均预期寿命78.84岁。2013年12月18日,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揭秘江津特有的长寿“密码”:江津90.21%的土壤硒含量达到了中硒以上水平,平均硒含量为0.3187mg/kg,远高于世界土壤硒平均含量0.2mg/kg。2017年,江津举办中国·重庆(江津)首届富硒产业发展大会,获评中国生态硒城、中国富硒美食之乡,入选全国首批“中国好粮油”行动示范区,富硒产业产值达55亿元。

江津的爱情文化闻名中外。“爱情天梯”主人翁刘国江和徐朝清的爱情故事被评为中国十大爱情经典故事。江津连续举办多届“中国七夕东方爱情节”,组织举办了情诗大赛、情歌大赛、婚俗表演等活动,公开出版了包括《爱情天梯》《爱情照耀着我们》等在内的爱情诗集。著名作家王蒙为爱情天梯题词:“大爱四面山,天梯结奇缘”;著名作家贾平凹题词:“爱情天梯”。塘河婚俗成为重庆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文化名人辈出   一座文学创作之城

江津山水的灵性和人文的厚重养育了一批批作家和诗人的睿智与才情。他们挖掘江津历史富矿,创作出优秀的文学作品,不仅装点了巴蜀璀璨的艺术星空,也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了不朽的足迹。

初唐诗人陈子昂来到江津,所作《过龙门峡》被选入《全唐诗》。该诗完美地诠释了位于江津龙门的著名险滩——龙门滩诡怪险峻和磅礴奔腾的江水,以及两岸秀丽风光的意境,被评为重庆市“最美十大古诗”。

北宋文学家黄庭坚曾寓居江津,与江津结缘。他诗吟江津,所作《心舟亭次韵李任道食荔枝有感三绝》,淋漓尽致地写出了江津的风土人情。南宋著名诗人、“南宋四大家”之一的范成大描写江津“波宽浪阔”“船底沙鸣”的大江景色脍炙人口,读后回味无穷。

明代工部尚书江渊是当时著名的诗人,除著有江津前后八景诗24首,还著有《锦光集》《观光集》等作品。他是江津《二十四史》上的人物之一。清代蜀中诗冠张船山、晚清第一词人赵熙、“浙南学界爝火”刘绍宽等文人墨客钟情于江津的猫儿峡、石门、白沙等山水,在巴蜀文学史上留下吟咏不止的篇章。

江津籍“中华联圣”钟云舫一生创作了5000余幅对联,刊行《振振堂联稿》四卷。他在成都创作的《锦城江楼》被称为中华楹联精品中的经典。他在狱中创作的1612字的《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联》被称为天下第一长联,堪称国宝。钟云舫因其楹联创作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被世人尊为“联圣”。

“五四运动”后新诗兴起,吴芳吉探索新体的改革,溶新旧诗为一体,著有《婉容词》《护国岩词》《巴人歌》《明月楼述》等,名震诗坛。

抗日战争时期,江津寓居了许多作家、诗人。陈独秀和抗日将领冯玉祥等都创作了许多反映江津风光和抗战精神的诗篇。郭沫若、于佑任、许德珩、魏建功、蒋复璁、陈可忠、卢前、谢循初、台静农、唐圭章、胡小石、万和甫、梁漱溟、欧阳渐、佘雪曼、曹刍、劳君展、曹靖华、隋树林、碧野、吴宓、朱光潜、黄炎培、叶广度,此外还有外国友人文幼章等,他们都创作了大量反映江津人文风光或有江津元素的文学作品。如胡小石的《小石白沙集》、万和甫《覆瓴集》、叶广度的《蕉桐集》等。王火在江津发表处女作,解放后其作品《战争和人》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

新中国成立后,江津的文学事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一批文学作者立足江津本土,创作了大批文学作品。其中有著名电影评论家钟惦棐,著名作家聂云岚、黄济人、许大立、夏明宇(韩青)、杨启华,著名诗人戴安常、梁平、凌文远、刘滨,著名诗评家杨远宏以及著名剧作家王逸虹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江津的文学事业更加繁荣昌盛。一批青年作者热心于文学创作,创办了《泥泞路》《黑石》等文学社,在重庆文学界引起反响。当时崭露头角就有梁平、罗学蓬、肖敏、韩青、许大立、曹烈泉、温亚鸣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至今,人们对文化需求呈现多元状态,江津文学创作卓有成效。这期间,罗学蓬创作的长篇小说,有的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有的被改编成剧本拍成电影。舒德骑创作的军工题材纪实文学作品打破禁区,在军工系统引起强烈反响。欢镜听创作的七部系列长篇小说引起社会各界的反映,曾接受央视“面对面”栏目和河北卫视、重庆卫视以及香港凤凰卫视的专访。儿童文学作家曾维惠创作的儿童文学作品受到全国少年儿童读者的好评和追捧。邓新华、邓新志创作的以聂荣臻为题材的文学作品相继出版,电视剧《青年聂荣臻》等相继在央视播出。

文化传承创新   一座文学繁荣之城

文化如水,润物无声。

行走在江津大地,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剧场内、舞台上,好戏连台,精品剧目轮番上演;公园里、广场上,歌舞飞扬,观看的群众乐开怀;基层文化服务中心里,读书、唱戏,掌声不断……近年来,我区以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为抓手,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繁荣发展,老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节节攀升。在这其中,文学之于这座城市,献上了自己的“形象”,献上了美好的表达。

2008年伊始,江津区恢复文艺创作奖扶办法。截至目前,江津文学创作奖扶一年最高可达200万元。一系列奖扶政策,激发起文学创作者的极大热情。江津先后出版了《江津作家作品选》《江津文学三十年》《巴渝作家文集》《巴渝作家看江津》《诗意江津》等。其中,《巴渝作家文集》12卷,每卷作者均为江津作家。此外,区作协办起了《江津文艺》刊物,由江津诗友自筹资金创办的《几江》诗刊被业界评为中国十大名刊。

2017年9月,重庆首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创孵化园,落户千年古镇江津白沙镇。与此同时,重庆市作家协会白沙古镇文学创作基地成立。截至目前,重庆市文联、重庆市作协已在四面山、白沙古镇、真武场古镇建起了文学创作基地。文学创作基地的成立,将助力开展系列文学活动,培养优秀文学人才、打造精品力作,不断推动江津文学乃至巴渝文学的繁荣与发展。

四面山水藏古韵,人文江津蕴诗文。人杰地灵的江津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作家和诗人。江津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3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45人。罗学蓬、舒德骑的作品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的重点文学创作扶持。罗学蓬、舒德骑、欢镜听、曾维惠、李锡琴、陶长海、庞国翔的文学作品获得重庆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委、市文联、市作协的重点文艺创作扶持。曾维惠、李锡琴、庞国翔分别被中国作协、重庆市作协选派到基层体验生活。任正铭的作品获得四川省“五个一”工程奖。曾维惠的儿童文学作品连续三年被评为“冰心儿童图书奖”,罗学蓬、欢镜听、曾维惠等均获得四川文学奖、重庆文学奖、巴蜀青年文学奖等地方文学大奖。18岁的江津少女诗人余真(苏陌年)更是冲上《诗刊》和《星星》,2016年被评为“十佳校园诗人”,成为江津走向全国的新一代诗坛新星。

文学,对一座城市到底意味着什么?除了意味着艺术的生活外,还意味着内心的希望与寄托。如果说城市是我们身体的故乡的话,那么文学则是我们心灵的故乡。当文学与一座城市紧密相连的那一刻,我们身体的故乡与心灵的故乡便走到了一起。

因为文学,今日江津,高楼林立的生硬多了一分柔情,琳琅满目的街道多了一分风雅,美丽风景的簇新多了一分文气。因为江津,今日文学,充满和谐的文字,透出的是一份激情,一份真挚,一份永恒的情怀。

坚持挖掘多元文化资源,着力加快文艺创作向“高峰”目标迈进的步伐。江津文学,必将在新时代的新征程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定文化自信,创作推出更多彰显时代价值和时代精神,更多具有鲜明中国风格的精品力作,在巴渝大地上真正打造文艺创作和生产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