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在俄罗斯诗人笔下,仿佛“听”见了世界杯观众的心声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8-06-22 15:24:42

360截图20180622110813937.jpg

这一届的俄罗斯世界杯可谓让人出乎意料,第一次参赛的冰岛队成了大黑马,备受瞩目的德国队和阿根廷队却惨败失利,赛场上风起云涌,急死了一众球迷,看呆了一片观众,吸引了一大批吃瓜群众,剩下了一群人守望在天台。 

360截图20180622110733636.jpg

身为观众,我们这样焦急、忐忑、喜悦、忧愁的心情,百感交集的样子,作为“东道主”,俄罗斯的诗人们“早有预测”。读一读这些诗歌,看是否契合你的心声。



2.png

我曾经爱过你

未标题-1.png

    普希金 著   

戈宝权 译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愿上帝保佑你找到另一人,

如我这般爱你。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jpg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诗人、小说家,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19世纪俄罗斯浪漫主义文学主要代表,他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青铜骑士”。代表作品: 《叶甫根尼·奥涅金》《黑桃皇后》《上尉的女儿》《渔夫和金鱼的故事》《致大海》《自由颂》。《我曾经爱过你》是一首描写失恋的诗,它是普希金最脍炙人口的诗篇之一。




2.png

无 题

未标题-1.png

 莱蒙托夫 著

 

我们已经分离了

但你的肖像

我还深深地保留在我心中

如同最好年华的淡淡幻影

它在愉悦着我的悲伤的心灵

我又把自己交给了新的热情

想要不在爱它了

但我却不能

正如同破落的殿堂

——依旧是庙

一座被掀翻的圣像

——依然是神

timg (6).jpg

米哈伊尔·尤里耶维奇·莱蒙托夫,是继普希金之后俄国又一位伟大诗人。被别林斯基誉为“民族诗人”。代表作品: 《鲍罗金诺》《祖国》《当代英雄》。



2.png

难以形容的哀愁

未标题-1.png

 曼德尔施塔姆 著

吴迪 译

 

难以形容的哀愁

睁开一双巨大的眼睛——

花瓶醒了过来,

泼溅自己的晶莹。

 

整个房间充满倦意——

好一种甜蜜的药品!

这般渺小的王国

吞食了如此之多的睡梦。

 

份量不多的红酒,

还有少许五月的阳光——

几根纤细白皙的手指

掰开一块薄薄的饼干。

曼德尔施塔姆.jpg

奥西普·埃米尔耶维奇·曼德尔施塔姆是俄罗斯白银时代(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著名诗人、散文家、诗歌理论家。他从很早便显露出诗歌才华,曾积极参与以诗人古米廖夫(阿赫玛托娃的丈夫)为发起人的“阿克梅”派运动,并成为其重要诗人之一。诗评家把他的诗称为“诗中的诗”。诗集有《石头》《哀歌》《诗选》等。



2.png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

未标题-1.png

 叶赛宁 著

顾蕴璞 译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

一切将逝去……如苹果花丛的薄雾

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

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

 

心儿啊,你已开始悄悄冷却,

如今再不会那样地跳跃:

这白桦的图案织成的家园,

再不能吸引我赤脚留连。

 

流浪者的激情哪!越来越不见你,

促使我轻轻吐出火热的言语。

啊,我的白白流逝的华年!

迸发的憎恨和奔放的情感!

 

如今我已倦于期待未来,

生活呀,难道你是一场幻梦?

仿佛我曾在喧闹的春晨

在玫瑰色的骏马上尽情驰骋。

 

槭树的黄叶落地无声,

世人都必将腐朽无踪……

天下的众生啊,你们生生不息,

我愿你永远美好、繁荣!

叶塞宁.jpg

叶赛宁是俄罗斯的天才田园诗人。俄罗斯大文豪高尔基认为叶赛宁的诗奔放洒脱,光彩夺目,真切感人,是个风格独具、才华出众、造诣极深的俄罗斯诗人。代表作品 《白桦》《莫斯科酒馆之音》《安娜·斯涅金娜》。




2.png

我接受

未标题-1.png

勃洛克  著

张冰 译

 

啊,春天没有尽头也没有边疆!

无边无际的还有理想!

生活,我认出了你!我接受你!

欢迎――我用盾牌的叮铛!

 

接受你,我的失败,

我向你问好,失败!

在哭哭涕涕受魔法蛊惑的领域里,

在笑的秘密中――耻辱不复存在!

 

我接受失眠的长夜里我内心的争论,

我接受黑呼呼的窗幔后每一个清晨,

好让春天抚慰我发炎的双眼

撼动我、令我心旌摇动!

 

我接受空旷荒凉的山岗

我接受地上所有城池中的水井!

我接受太阳下每一片明亮的空间

也接受我奴隶般苦役所带来的疲倦……

 

让我到门口把你迎接,――

何惧狂暴的风儿如群蛇翻卷,

在我抿紧而又冰凉的唇上

上帝的名字令人难以猜详……

 

在仇人相见之前,

我决不先行抛掉手中的盾箭。

也请你永远不要袒露双肩,

但有迷人的理想在我们头顶闪耀……

 

我左瞧右瞧把我的仇恨测量,

我对你又恨又爱:

什么死亡,什么痛苦,这些我统统知道

无论如何我对你完全接受!

波洛克.jpg

勃洛克,俄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诗人。他出生于圣彼得堡的一个贵族家庭,18岁时开始诗歌创作。1904年出版的《美妇人诗集》是他的成名作和早期代表作,充满神秘主义和唯美主义色彩。勃洛克因此一跃成为当时俄国象征主义诗歌流派的代表人物。



2.png

干 杯

未标题-1.png

 吉皮乌斯 著

 

欢迎你,我的失败,

对你,我像对待胜利一样喜爱;

在我骄傲的杯底盛的是和解的溶液,

对欢乐和痛苦总是同样对待。

 

晴朗的黄昏,在平静无波的水面上

徘徊的,依旧是风吹不散的雾帐:

极度残酷也就是无限的柔情

上帝的真理也就是上帝的伪装。

 

我的极限绝望令我如此喜爱,

欢乐是盛在杯底的最后一滴。

此世中只有一点我确实懂得:

任何人生之杯都应当满饮――一干到底。

吉皮乌斯.jpg

吉皮乌斯是俄罗斯“白银时代”最具个性、最富宗教感的女诗人之一,她的创作被誉为“有着抒情的现代主义整整十五年的历史”,“仿佛是以浓缩的、有力的语言,借助清晰的、敏感的形象,勾画出了一颗现代心灵的全部体验”。




2.png

我们俩不会道别

未标题-1.png

 阿赫玛托娃 著

乌兰汗 译

 

我们俩不会道别,——

肩并肩走个没完。

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你沉思,我默默不言。

 

我们俩走进教堂,看见

祈祷、洗礼、婚娶,

我们俩互不相望,走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俩没有此举?

 

我们俩来到坟地,

坐在雪地上轻轻叹息,

你用木棍画着宫殿,

将来我们俩永远住在那里。

阿.jpg

阿赫玛托娃,俄罗斯“白银时代”的代表性女诗人。在俄罗斯人心中,她是“俄罗斯诗歌的月亮”。代表作品:《黄昏》《白色的群鸟》《安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