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阅读推荐 > 经典荐读 >

积极诠释力:改写人生故事,重塑积极思维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8-06-06 10:26:45

timg.jpg

如果有一种魔法药丸,它能够让你更幸福,让你的孩子更优秀,还能解决许多社会问题,那会怎样?当然,这样的药丸并不存在,但有一种基于科学的新方法能够实现所有这些目标。这种方法被称为“故事编辑”。它通过3大方法来改变我们赖以生存的核心叙述和核心故事,从而为我们带来微妙的促动,并引发持久的积极改变。在《积极诠释力》中,世界著名心理学家蒂莫西·威尔逊向我们证明:“故事编辑”可以成就我们个人的积极诠释力,运用“故事编辑“的3大方法,我们能够摆脱消极思维,走出人生困境。

想要幸福?想做个合格的父母?想让自己不懂事的孩子走上正轨?想让班里学生的成绩差距缩小?甚至想要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积极诠释力》为这些愿望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想要摆脱消极的想法却不知道怎么办?心灵鸡汤救不了你,还是相信科学吧!用科学的“故事编辑“技术打造自己的积极诠释力,3大方法,摆脱消极,走出人生困境。

148154802.jpg

《积极诠释力》,(美)蒂莫西· D. 威尔逊 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4月版

【本书选读】

改写我们赖以生存的故事

警员加里·费利斯(Gary Felice)和普林斯·琼斯 (Prince Jones) 先响应了佛罗里达坦帕市(Tampa)德利昂街(De Leon Street)的火警。当他们抵达时,听到了每一位急救队员都害怕听到的声音,那就是熊熊大火吞噬的房子里传出的呼救与惊叫声。透过一扇窗户,他们隐约看到一个人,先是跌跌撞撞,然后摔倒,他没有逃生的出路。费利斯和琼斯疯了似的想打破被防盗铁栏加固的大门。他们使劲地连拽带推、又撞又砸,几分钟后,门终于被打开了,但为时已晚。“那个人像妈妈子宫中的胎儿一样蜷缩着,”琼斯说,“被烧死的人就是那个样子。第二天,费利斯在报纸上看到了遇难者的照片,惊恐地发现自己认识那个人。他叫汤米·舒普(Tommy Schuppel),42 岁,是当地医院一位很受欢迎的 X 光技师。眼睁睁地看着朋友死去的事时常萦绕在费利斯的心头,令他寝食难安。他的上司深表同情,想帮他一把,所以像许多警察部门一样,他们为费利斯安排了严重事件应激晤谈(Critical Incident Stress Debriefing,以下简称CISD)。

CISD 的假设前提是,如果人们经历了创伤性事件,他们应该尽快把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以避免这些感受被压抑,防止发展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典型的 CISD 治疗会持续 3 到 4 个小时,来访者被要求从他自己的视角来描述这个创伤性事件,表达他对此的想法和感受,以及与此相关的生理或心理症状。安抚者会强调,对创伤性事件产生应激反应是正常的。接着,他们会评估来访者是否需要进一步的服务。很多消防和警察部门在治疗情况类似费利斯警员的员工时,已经将 CISD 列为选项之一。确实,一些部门需要 CISD。它也被广泛应用于经历了创伤性事件的平民。“9·11”恐怖袭击后,9 000 多名咨询师赶赴纽约,帮助幸存者应对创伤,防止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出现。其中,很多咨询师采用了心理减压技术。

心理减压听起来像是一种有效的干预方法,难道不是吗?预防胜于治疗。让人们说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压抑它,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让我们暂时把 CISD 放到一边,考虑另一种方法。我们不让费利斯去描述目睹汤米死去的可怕经历,而是就这样过上几个星期,看看他是否还在为这个悲惨的事件感到特别痛苦。我们可以让他在连续 4 个晚上的时间里完成一个简单的练习。在练习中,他要写下对这次事件非常深切的想法和感受,以及这次事件与他的余生有什么关系。他不需要与受过训练的安抚者会面,也不需要压力管理方面的建议,只需要在连续 4 个晚上的时间里自己做书写练习。

你认为哪种方法更有效呢?是在训练有素的安抚者的帮助下,在创伤性事件刚一发生后就把想法和感受表达出来,还是在事件发生几周后,让当事者自己做书写练习?如果你和我以及几百个警察和消防部门一样,那么便会把钱花在 CISD 上。你会想,早干预总比晚干预强,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的服务总比自己坐在那里写一写更好,但是我们都错了。

心理学家们颇费了一段时间来检验 CISD,部分原因在于它看起来显然应该是有益的。不过,心理学家们通过检验发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CISD不仅是无效的,而且还可能导致心理问题。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把在火灾中严重烧伤的人随机分配到 CISD 组和另一组。几个月后,研究者到被试家里对其做了一系列心理调适测量,此时研究者不知道哪些被试接受过 CISD 干预。在采取干预的 13 个月后,CISD 组的被试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比例显然更高,他们更焦虑、更抑郁,对自己的生活较不满意。针对急救人员的 CISD 效果的检验,也发现了类似的结果。因此,在发生创伤后马上对人们采用 CISD 干预,这其实妨碍了自然的疗愈过程,甚至可能“固化”了对事件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