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阅读推荐 > 经典荐读 >

每一种好奇心背后都是经济学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8-05-24 14:02:31

360截图20180524141418084.jpg

特洛伊战争真的是为了争夺美女海伦吗?为什么莎翁把夏洛克描写得如此不堪?UFO为什么越来越少了?头脑风暴有用吗?自从加里·S·贝克尔把经济学引入家庭生活,丹尼尔·卡曼尼把心理学引入了经济学,冯·诺依曼把博弈论引入经济学,迈克尔·舍默把生物学、进化学等一股脑儿引入了经济学......经济学还是门枯燥沉闷的科学吗?

打开你的好奇心,经济学可以变得更有趣!


148084463.jpg

《好奇心经济学》,岑嵘 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6年11月版

【本书选读】

航空公司的万万没想到

有个叫斯蒂夫·罗斯坦的银行家在1987年的时候,花了25万美元购买了一张美国航空公司无限次的头等舱乘坐票。航空公司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哥们坐飞机有瘾,他最喜欢的事就是某个周末一大早醒来,坐早班飞机去底特律,然后租辆车去加拿大的安大略湖逛一圈,买点特产,然后坐下午的飞机回来和家人朋友吃晚饭。别人问时,他说:“嗯,我今天去了趟加拿大。”

20年的时间里斯蒂夫飞了超过1万次,光英国就去了500次,算一下账,虽然购买这张票花了25万美元,但是他消费了航空公司大概2100万美元。终于,美国航空公司崩溃了,他们在2008年取消了斯蒂夫的永久使用权。

这件事情也许不能怪航空公司事先没有料到。《显赫生活》是美国航空公司航班上提供的奢侈品季刊,该刊物的编辑就在评论中写道:我们的报道对象是一些世界上最有名的人,在每次采访中,这些富有魅力的名人都挑选了同一件终极奢侈品,那就是时间。钱不是问题,时间才是最宝贵的。

当航空公司出售这张无限次机票时,是出于这样一种假设,能够购买这张机票的人(比如银行家),时间成本会很高。他们一般只会因为自己的需求选择出行,而不是享乐无节制地飞行。漫无目的地飞行会让银行家损失更多(机会成本昂贵)。

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哈莫米斯教授说过这样一件事情:他所在的大学举办了一场广场聚会,当他路过此处时,学生提醒他,某个展台提供免费的冰激凌。教授有点心动,当他来到展台前,发现至少有20个人在排队 ,并且队伍移动的速度非常慢,教授马上意识到,这里的冰激凌表面上看起来是免费的,但是得到冰激凌的机会成本,也就是排队所花费的时间成本是巨大的,因此他决定放弃领取该冰激凌。他说,时间成本太昂贵,因此不适合去排队。

经济学家曾一度对一种现象非常费解,那就是社会调查表明,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工资收入普遍高于只有一个孩子的母亲。他们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比如家庭背景、教育程度等,最后发现原因很简单,母亲们之所以愿意出来工作,是因为工作收入高于雇用保姆照顾孩子的支出。两个孩子的家庭支出相对来说费用更高,因此只有获得更高的收入时,母亲们才会出去工作。

电影《摇篮惊魂》中,一位女性感叹道:“今日的女性不得不做到三件事,给家庭带来每年五万美元的收入……以及在自己家里做打卤面。”许多妇女可能无法同时做好这几件事情,因为拥有如此高收入的妇女一般不会有时间在家制作打卤面,她最重要的资源,即时间是稀缺的。选择在家擀面条的妇女一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在外挣得如此高的年收入。

但凡事都有例外,高薪的妇女也许擅长擀面条,企业家喜欢做红烧肉,而银行家的爱好就是坐飞机浪费时间,毕竟,人不是经济学运转下的机器。

临时抱佛脚有用吗

每到评定职称或者彩票开奖的时候,我都会祈祷: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说老实话,我和他们并不熟,大殿里的菩萨尊号我都叫不全,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没去磕头上香,那么,我临时抱佛脚有用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些有钱人的圈子里开始流行禅修。他们起个大早,司机开着大奔把他们送去禅修班,经过一天的修行,老板们似有所悟,第二天又坐着大奔回到红尘,当然,该克扣工钱照样克扣,那么,他们短暂的修行有用吗?

在经济学家们看来,信仰的作用相当于一份保险,如果碰巧神灵存在(这事谁也说不准,你又没见过上帝),那么信仰将使我们上天堂而免于入地狱。既然是保险那么就有成本,这里既有金钱成本比如慈善捐助等,也有行为成本,比如戒酒戒荤,克制欲望,当然还有祈祷等时间成本。这些也是我们为了得到神灵的眷顾所支付的价格。

所以,按照保险的理论,收益在于长期的付出,任何临时抱佛脚的搭便车行为都很难得到收益。老板们也好我本人也好,没有长期的成本支出,妄想得到收益都是不现实的。

美国有一个小镇的消防灭火机构是私营的,有一天,这家消防队接到火警,赶往现场救火。当他们到达后核定手续时,发现这家人没交当年的保险费,于是准备走人。那家人苦苦哀求:“你们怎么能看着我们全部的财产化为灰烬呢?保费一共是多少?我现在马上补交。”消防队的负责人冷冷地说:“你觉得等你出了车祸再办车险还来得及吗?”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中世纪的教会开出了价目单,让一切变得简单:无论你有过怎么样的罪孽,只要支付足够的价格,所有的罪孽都可以免去。教会的营销天才们让罪人秘密地向牧师单独忏悔,而不必当着全城人的面,这些措施降低了罪恶的平均代价。秘密忏悔给了牧师使用价格歧视的机会,估算罪人的财产情况,根据对方的付款能力进行罚款的差别定价。“神父,我把办公室的打印纸拿回家了。”“那你回家多忏悔吧。”“神父,我向房地产老板索贿了一个亿。”“这个……上帝很生气,你的罪孽不轻啊,你先买三百万元的赎罪券吧。”

信仰和经济的关系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紧密,经济学家们也一直致力于研究这个问题,禅修班在富人圈流行的一个原因是:作为一个理性人,取得今生和来世最大回报的最合算的途径,莫过于前半生积累财富,等度过事业高峰期再投资信仰。

富人有的是钱,但缺时间,那就多捐款行善;穷人有时间却没钱,就多虔诚祷告。但不管怎么样,有付出才有得到,临时抱佛脚可能不管用,这个道理在哪里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