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文化资讯 > 海外之声 >

《射雕》英译本黄蓉变“黄莲花” 译者是瑞典姑娘

来源:北京晚报2018-02-26 11:11:17

《射雕》英译本问世

瑞典姑娘演绎中国盖世神功

2月22日,农历大年初七,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射雕英雄传》第一卷。这是这部金庸经典作品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这要归功于译者——瑞典姑娘安娜·霍姆伍德。她有个好听的中文名字:郝玉青。“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重要时刻。”郝玉青如是说。

资料图:新版《射雕英雄传》剧照。

因原著情节丰满、篇幅很长,出版商决定将《射雕英雄传》(The 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分为4卷陆续翻译出版。这次出版的第一卷名为《英雄诞生》(A Hero Born),在书店内,这部作品被置于“玄幻类文学作品”门类之下。

如今,金庸迷的阵容里又要增加一大批五湖四海的“歪果仁”了。

“很多人都很好奇我是怎么翻译那些武功招数的名称,但这些其实不是决定一个译文是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重要的是译文能否让英语读者被书中的情绪和人物吸引,能否让读者被超凡脱俗的武打所震撼,能否将书中的阴谋诡计翻得扣人心弦。”

对于文学翻译,郝玉青认为,译者的责任是“创造新的对话,激发新的兴趣和讨论”,因为一本译作的面世可能带来更多翻译版本,促使更多文学作品被翻译介绍给其他国家的读者。

书店说

如果你喜欢《魔戒》,那一定不要错过《英雄诞生》……

中国知名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英译本第一卷22日由英国麦克莱霍斯出版社面向全球发行出版。这是该书首次被译成英文出版。

记者在伦敦市区的多家书店看到,这本400多页的译作封面正中画有一只展开的黑色翅膀,上方印着第一卷的英文译名《英雄诞生》,旁边配以中文书写的“金庸”。该书标价14.99英镑(约合人民币132元)。

英国最大连锁书店沃特斯通在其网站上这样介绍这本书:“如果你喜欢《魔戒》,那一定不要错过《英雄诞生》……跟着郭靖和黄蓉踏上探险之路,看他们坠入爱河,和他们一起经历各种战争与打斗。一部交织着中国功夫、历史和爱情的小说,保证让你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由于金庸原著情节丰满、篇幅很长,出版商将其分为4卷陆续翻译出版。第一卷翻译和出版历时将近6年。

译者说

“怀着一颗谦卑的心”在翻译

该书译者、瑞典姑娘安娜·霍姆伍德接受采访时说,她深知金庸原著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和受关注度,因此她是“怀着一颗谦卑的心”在翻译。霍姆伍德认为,金庸的作品里有侠肝义胆、江湖情仇,是全世界读者都喜欢的内容。她十分看好中国武侠小说在英文图书市场的前景。

主编说

这是一个绝佳的故事,充满智慧和魅力

麦克莱霍斯出版社主编保罗·彭格斯接受采访说,他非常享受阅读书稿的过程,“这是一个绝佳的故事,有可爱的人物,充满智慧和魅力,故事背景也极其引人入胜,我希望自己也能亲眼看看宋朝的大运河。”据悉,麦克莱霍斯出版社还将陆续出版《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英译本。

钟情屈原的《楚辞》 曾译《山楂树之恋》

郝玉青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本人在英国长大,曾在牛津大学读历史专业。十余年前,20岁出头的她独自到中国游学的“奇妙旅行”,触动了她想要学习中文的初心。她花了3年多时间在牛津大学等高校学习中文专业、研读中国文学和历史。

郝玉青偏爱中国古典文学,唐诗、宋词、文言文都令她痴迷。她为女词人李清照所倾倒,亦钟情屈原的《楚辞》。

“相比正统文学,我更喜欢在不落窠臼、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文学作品里徜徉。”郝玉青说。这也是她后来迷上金庸武侠小说的重要原因。

最初,她受好友推荐读金庸,面对满满一书架武侠小说,买下了自己第一本金庸作品——《鹿鼎记》。她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是对中国古典文学的传承,“有点像《西游记》和《水浒传》”。此外,金庸善于在虚构的武侠世界里表达自己的价值观,这也让郝玉青感到有趣。

她选择了以翻译为职业,“每天做的事都是阅读、翻译以及向西方市场推介优秀的中国文学作品”。她翻译的第一本当代长篇小说是《山楂树之恋》,此外还有不少短篇小说。

从决定翻译到最终出书,郝玉青用了将近6年时间。

2012年,在中国从事过图书代理工作的郝玉青向一位西方图书代理商推荐了《射雕英雄传》。她认为金庸的这本书可以成为一个良好开端,是向英国出版界介绍中国武侠作品的绝佳方式。

代理商随后让她摘译了一段《射雕英雄传》作为样本,开始寻找对此感兴趣的西方出版商。第二年,麦克莱霍斯出版社看中了郝玉青的翻译,买下版权,计划把这本书分为四卷陆续翻译出版。郝玉青负责翻译第一卷和第三卷。

郝玉青认为,金庸的作品里有侠肝义胆、江湖情仇,是全世界读者都喜欢的内容。“现在有许多西方人在练武术,也喜欢看功夫电影,这说明武侠小说在西方一定会有一群‘核心’读者。”

她非常看好中国传统武侠小说在英文图书市场的前景。

“降龙十八掌”怎么翻 “九阴白骨爪”如何译

对以翻译为职业的郝玉青来说,翻译《射雕英雄传》是她迄今为止觉得最难的一次挑战。她告诉记者,金庸小说里涉及了大量历史背景、文化习俗、人物、食品、中药……单单是理解这些事物名称并准确翻译出来,就相当不容易。

如何翻译原著中虚构出来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令她“头疼”:“降龙十八掌”:“the 18 palm attacks to defeat dragons”(击败龙的十八掌击);“九阴白骨爪”:“Nine Yin Skeleton Claw”(九阴骷髅爪)。

以“九阴白骨爪”为例,她表示,这是金庸笔下令人最深刻的武功招数之一,动作倒是其次,最突出的应该展示是骷髅头盖骨上五个洞,正好插入五个手指,令人毛骨悚然。于是,她用骷髅(skeleton)代替白骨(bone),把这恐怖招式译成 Nine(九) Yin(阴) Skeleton Claw(爪)。

记者问她有没有为了翻译武侠小说自己在家练武,她笑道:“我主要还是靠上网查找视频资料,偶尔会稍微比划一下动作,体会书中描述的场景到底怎么回事。”

黄蓉变“黄莲花” 不翻译才是最大缺失

郝玉青说,她的翻译不追求“字字对应”的准确,而是更注重通顺易懂,希望达到“就像金庸在和读者用英文讲话”的效果。

就以最简单的人名来说,原著中中文人名往往深藏寓意,暗合人物形象或性格宿命。在翻译过程中,郝玉青也一直在音译和意译之间做平衡。

郭靖是Guo Jing,杨康是Yang Kang,但黄蓉被译为Lotus Huang(倒译成黄莲花就很接地气了);

杨铁心被译为Ironheart Yang,算是结合得很完美;

郭啸天被译为Skyfury Guo,想想一怒冲天的画面的确很带感;

包惜弱被译为Charity Bao,倒是很贴合仁慈善良的性格特点,穆念慈则是Mercy Mu;

书中其他角色翻译也很有趣,比如“五绝”中的东邪黄药师就是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

中神通王重阳是Double Sun Wang Chongyang;

梅超风是Cyclone Mei。

“最糟糕的是你把每个字都翻译准确了,但译作读起来却毫无生趣,这完全丧失了文学翻译的意义。”她说,“小说是一种充满娱乐性、创造性的文学形式,用另一种语言,尤其是与汉语完全不同的语言,再现和保留这些特性,需要一定灵活性。”

“我知道没有翻译是完美无缺的,总有地方让人不同意或者不喜欢。但我一直坚信:不翻译才是最大的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