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师恩难忘 品读作家笔下的老师印象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9-05 14:07:48

教师被人们誉为“辛勤的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每年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在教师节来临之际,细细品读作家笔下的教师形象,让我们对老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魏巍:蔡老师非常慈爱从不打骂我们

魏巍在《我的老师》中,开篇就道出了对蔡云芝老师的思念之情:“我是多么想念我的蔡老师啊!至今回想起来,我还觉得这是我记忆中的珍宝之一。”接着,用朴素的语言,记录了一个个难忘的细节:“她从来不打骂我们。仅仅有一次,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来,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轻轻地敲在石板边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一个“从来不”,足见她的宽容。即便那“仅仅有一次”,也在她与孩子的默契中一笑而过。最让魏巍难忘的,是童年时被“反对派”们欺侮的时候,蔡老师给了他“莫大的支持”。所以,“在一个孩子的眼睛里,他的老师是多么慈爱,多么公平,多么伟大”,对蔡老师的无限依恋,使得暑假遥遥无期。以至于在睡梦中,魏巍迷迷糊糊地走出席子“六尺远”,为的就是去找日思夜想的蔡老师。

梁实秋:徐先生最独到之处是改作文

梁实秋在《我的一位国文老师》中写到了影响他走上作家道路的国文老师徐先生,他写道:“徐先生之最独到的地方是改作文。他最擅长的是用大墨杠子大勾大抹,一行一行地抹,整页整页地勾;洋洋千余言的文章,经他勾抹之后,所余无几了。我初次经此打击,很灰心,很觉得气短,我掏心挖肝地好容易诌出来的句子,轻轻地被他几杠子就给抹了。但是他郑重地给我解释,他说:“你拿了去细细地体味,你的原文是软巴巴的,冗长,懈啦光唧的,我给你勾掉了一大半,你再读读看,原来的意思并没有失,但是笔笔都立起来了,虎虎有生气了……如果我以后写文章还能不多说废话,还能有一点点硬朗挺拔之气,还知道一点‘割爱’的道理,就不能不归功于我这位老师的教诲。”

莫言:第三个老师让我终生难忘

莫言在《我的老师》中,写了三个对自己影响很大的老师,其中,他用笔墨较多的是第三个老师:“第三个让我终生难忘的老师是个男的,其实他只教过我们半个学期体育,算不上‘亲’老师,但他在我最臭的时候,说过我的好话。”他对第三个老师王召聪老师印象更深刻,他在文章结尾说:“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王老师,但他那张笑眯眯的脸和他那副一跃就翻过了一米七十横杆的矫健身影经常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可见他对王老师的感激和怀念。

林清玄:好老师两种极端的典型

林清玄在《棒喝与广长舌》中,写了两个教学方法截然不同的老师。一个是对学生极其严厉、经常用武力进行惩罚教育的郑人贵老师,另一个是慈爱的王雨苍老师。那时他已被学校记了两个大过、两个小过,被留校察看,学校里大部分老师都放弃他了,而只有王雨苍先生没有放弃他,将他从堕落中拯救了回来。作者最后说:“王雨苍老师和郑人贵老师他们分别代表了好老师两种极端的典型,一个无限的慈悲,把人从深谷里拉拔起来;一个是极端的严厉,把人逼到死地激起前冲的力量。”

鲁迅:藤野的关怀让我终生难忘

鲁迅在《藤野先生》中,寥寥几笔就把藤野先生的与众不同之处写得精彩而传神:“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叠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在鲁迅眼中,藤野先生没有民族偏见,不自私,心胸宽阔,一心为了“我”。“特别是藤野对我的细心关照,无微的关怀,让我难忘。”然而,藤野的关怀和照顾,“我”并没有完全理解,“他的对于我的热心的希望,不倦的教诲,小而言之,是为中国,就是希望中国有新的医学;大而言之,是为学术,就是希望新的医学传到中国去。”尽管“我”当时没有强烈地体会到,但是“在我所认为我师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热情歌颂了藤野先生正直、严谨、没有偏见等高尚品德,深为鲁迅所敬佩。这样的老师无疑是了不起的,对鲁迅的影响是终生的。

肖复兴:叶圣陶一丝不苟帮我修改作文

肖复兴在为纪念叶圣陶先生而写的一篇回忆性文章《那片绿绿的爬山虎》里,回忆了1963年叶圣陶先生修改他的一篇作文及请他做客的事,从中表现老一辈对青少年一代的热情关怀,以培养学生要一丝不苟地认真修改自己作文的好习惯。15岁那年暑假的一天,叶老先生邀请作者去他家做客。“叶老先生见了我,像会见大人一样同我握了握手,一下子让我觉得距离缩短了不少。”“我”原本紧张、激动的心理马上放松了下来,“我们的交谈很融洽,仿佛我不是小孩,而是大人,一个他的老朋友。他亲切之中蕴含的认真,质朴之中包含的期待,把我小小的心融化了,以致不知黄昏的到来。”刻画了一个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老先生形象。

汪曾祺:沈从文对自己的创作影响巨大

汪曾祺考入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后,成为沈从文的入室弟子,沈从文对文学创作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并且对汪曾祺日后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汪曾祺在《我的老师沈从文》中写道:“沈先生教创作还有一种方法,我以为是行之有效的,学生写了一个作品,他除了写很长的读后感之外,还会介绍你看一些与你这个作品写法相近似的中外名家的作品看。学生看看别人是怎样写的,自己是怎样写的,对比借鉴,是会有长进的。”汪曾祺将自己对沈从文的怀念从容挥洒于笔尖,文字朴素,但是字里行间流淌的都是真情。

季羡林:陈寅恪先生令我受益无穷

季羡林在《回忆陈寅恪先生》一文讲道:“寅恪先生讲课,同他写文章一样,先把必要的材料写在黑板上,然后再根据材料进行解释、考证、分析、综合,对地名和人名更是特别注意。他的分析细入毫发,如剥蕉叶,愈剥愈细愈剥愈深,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不武断,不夸大,不歪曲,不断章取义……”陈寅恪的这种学风,影响了季羡林一生。而平常陈寅恪在校园“身着长袍,朴素无华,肘下夹着一个布包,里面装满了讲课时用的书籍和资料。不认识他的人,恐怕大都把他看成是琉璃厂某一个书店的到清华来送书的老板,决不会知道,他就是名扬海内外的大学者,他同当时清华留洋归来的大多数西装革履、发光鉴人的教授,迥乎不同,在这一方面,他也给我留下了毕生难忘的印象,令我受益无穷。”

阎连科:在电视上看到老师感动流泪

作家阎连科的《感念老师》一文,写到小学时教自己写作文的张梦庚老师,他在文章说:“前些时,我回家乡电视台做有关我的人生与写作的电视节目……当我看见这位30年前教过我四年语文的张梦庚老师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我猛然哭了,眼泪夺眶而出。”可见,一位好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编辑:罗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