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古人避暑纳凉花样多 有一种方法让你自惭形秽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7-26 15:02:17

最近重庆持续高温,简直是出门五分钟出汗两小时的节奏,坐在空调屋里还让人热到力不从心,难怪朋友圈里都在调侃说“打败你的不是天真,而是天真热”。在没有空调的日子里,古人是怎么避暑纳凉的呢?

实际上,早在《诗经·七月》中,就有“凿冰冲冲”窖储度夏的记载,对付炎热的夏天,古人可是有一手的,透过古人纳凉诗词,看古人各种避暑纳凉方法,总有一种方法让你直呼:服气!大写的服气!

  • 敞开门窗

夏日炎炎,不管白天黑夜,敞开门窗,迎接习习凉风,估计是最简单的纳凉方式了吧。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宻虫鸣处,时有微凉只是风。

——杨万里《夏夜追凉》

【译文】夏天的中午,天气炎热,想不到夜晚还是那么热。打开门,到月光下去站一会儿吧。 这时,远处的竹林和树丛里,传来一声声虫子的鸣叫;一阵阵清凉的感觉也迎面飘来。可是,这并不是风,或许就是大自然宁静的凉意吧。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

——杜甫《夏夜叹》

【译文】仲夏之夜苦于太短,打开窗子享受一下微凉。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孟浩然 《夏日南亭怀辛大》

【译文】我披散着头发尽享清凉,推开窗户我悠闲地躺着。

  • 吃冰镇食物

冰镇食物绝不是现代人发明的,早在商朝就有富贵人家藏冰而饮,吃各种冰镇水果解暑不足为奇。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李重元 《忆王孙·夏词》

【译文】微风吹过,池塘里的水草猎猎有声,雨后的荷花更散发出沁人的芬芳,使得满院都是荷花的香味。炎热的夏季,难得的雨后清爽。这时候,又享用着投放在井里用冷水镇的李子和瓜,真象冰雪一样凉啊!竹制的方床上,谁还有心思去拿针线做女工呢?没了汗,有了倦,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应该是很惬意的事情啊!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苏轼《菩萨蛮·回文夏闺怨》

【译文】院无风,柳丝垂,闺人昼寝。闺人安静昼寝之际,起风,庭院柳条摇摆。微风吹,汗味透香气,薄衫生凉意。凉衫子散出清淡的汗香气。红润的手端起了盛有冰块拌藕丝的小碗。盛有冰块拌藕丝的小碗冰冷了她红润的手。郎笑碗中的藕丝太长了。闺人一边吃长丝藕,一边又嘲笑她的情郎。

  • 户外追凉

走出户外,树林里、桥畔、池边、河岸濒临水面,周围的气温要低一些,所以也是乘凉的好去处。

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

——秦观《纳凉》

【译文】诗人拄杖追凉来到画桥南畔,安上胡床倚在其上。此时明月清风,星河半落,夜凉袭人,十分爽快惬意。船家儿女吹着短笛,笛声参差而起,在水面萦绕不绝。晚风初定,池中莲花盛开,自在幽香不时散溢,沁人心脾。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

——李白《夏日山中》

【译文】懒得摇动白羽扇来祛暑,裸着身子呆在青翠的树林中。脱下头巾挂在石壁上,任由松树间的凉风吹过头顶。

  • 借助纳凉道具

对付夏天,古人还会借助各种各样的道具,排名第一则是我们仍在继续使用的扇子,除此之外,还会用到专门的寝具和设备,比如瓷枕和水亭。

瓷枕

瓷枕是床上用品,一般内部中空,下端又有孔穴可以透风,四周又可透气,加上瓷有透凉的优点,因此瓷枕是古人夏季首选的寝具。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李清照《醉花阴》

【译文】薄雾弥漫,云层浓密,日子过得愁烦, 龙涎香在金兽香炉中缭袅。 又到了重阳佳节, 卧在玉枕纱帐中, 半夜的凉气刚将全身浸透。

水亭

唐代的高官显贵们,都有私家避暑设施,其中专供纳凉用的水亭,就是一种避暑建筑。水亭利用机械将冷水输送到亭顶的水罐中贮存,然后让水从房檐四周流下,形成雨帘,从而起到避暑降温的效果。

琥珀盏红疑漏酒,水晶帘莹更通风。赐冰满碗沉朱实,法馔盈盘覆碧笼。

——刘禹锡《刘驸马水亭避暑》

【译文】盛酒的是红琥珀杯,挂的是晶莹的水晶帘。还有天子赏赐的冰块在冰镇着水果,御厨里出来的精美食品用碧纱罩遮盖着。

  • 修为方能“心静自然凉”

以上避暑方法让人惊叹古人聪明,“心静自然凉”的修为则足够让现代人自惭形秽了。

何以消烦暑,端居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

——白居易《消暑诗》

如何消除暑热,只要在院子里坐着,不想别的事,静下心来,就会感觉窗子有清风吹来。所谓心静自然凉。

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非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

——白居易《苦热题恒寂师禅室》

唐朝诗人白居易去拜访恒寂禅师,天气酷热,却见恒寂禅师在房间内很安静的坐在那里。 白居易就问:“禅师!这里好热哦!怎不换个清凉的地方?” 恒寂禅师说:“我觉得这里很凉快啊!” 白居易对这事有所感悟,遂作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