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你有美食我有好故事才是好食堂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6-21 14:00:22

由黄磊主演的《深夜食堂》已开播数日,输了口碑输了收视输了豆瓣评分但没输话题度,各路水军像参加盛典般卯足了劲,有批评演技的,有讨论情节的,有唾弃植入的,其中最受诟病的还是其照搬日剧剧情而引来的水土不服,在我大吃货国,这样的不接地气如何让人信服,在我美食遍地的大重庆更是让人不能接受,随便读几本书,也能找到比这更好的深夜食堂类型故事。泡面?炸鸡?手抓饼?那都是些啥!

火锅

《重庆十八怪》

说到火锅就会让重庆人嘴谗,最独特的饮食文化特色麻辣火锅几乎是重庆人的一个代表。而且重庆的确也是最奇怪的,越是到了天气热的时候,火锅店里的生意就越好,究其所以然我想谁也不能真正的说个为什么出来,尽管对这个解释有很多很多,但没有一种是真正的说明了为什么三伏天重庆的火锅生意还最好。就像莫怀戚先生在文章里说到的一样,不管是“假燥火”也好,为了出汗也好,甚至是为了喝冰啤酒也好都只是一个原因,而且都只是一个表层的原因,深层次的原因在重庆人的性情里,而性情里的是什么无法去用一个词概括。

渝酒

《沙坪的美酒》 作者:丰子恺

世间的美酒,无过于沙坪坝的四川人仿造的渝酒。我有生以来,从未吃过那样的美酒。即如现在,我已“胜利复员,荣归故乡”;故乡的真正陈绍,比沙坪坝的渝酒好到不可比拟,我也照旧每天晚酌;然而味道远不及沙坪的渝酒。因为晚酌的下酒物,不是物价狂涨,便是盗贼蜂起;不是贪污舞弊,便是横暴压迫。沙坪小屋中的晚酌的那种兴味,现在已经不可复得了!唉,我很想回重庆去,再到沙坪小屋里去吃那种美酒。

春卷

《依仁巷春卷》 作者:阿蛮

在重庆的城市历史上,大阳沟和依仁巷(今大都会)则是春卷的集中制作地。据考证,重庆春卷的制作手艺在这里传承了七八十年,故称依仁巷春卷。至今,重庆的餐厅和超市卖的春卷,也都习惯叫此名称。因春卷这款小吃虽然人人都爱吃,却非家家都能做。最考人的还是做春卷皮,至今也必须靠手工一张张地做。过去的依仁巷居民即靠这种别人难以轻易夺走的手艺谋生,长久以来便形成了特殊的传统。

回锅肉

《我这温柔的厨娘》 作者:虹影

在四川人人能做回锅肉,做得都不会比外地大厨差。清末成都的一位翰林,宦途失意隐在家居,潜心烹饪。原煮后再炒的回锅肉,蒸熟后再炒,保持肉质浓郁鲜香,曾名噪一时。从小邻居少用此法,我母亲也不这么做,为的是煮肉的汤,是稀罕,肉汤得派上用场,或放西红柿或放青菜头,做出一锅好汤,吃泡菜或咸菜,就是过节一般。回锅肉配料是泡姜胜过生姜,蒜苗胜过蒜苔,豆腐干胜过红薯粉,辣青椒胜过肉椒,郫县豆瓣胜过永川豆豉。在伦敦数年,少不了在家里请客,朋友都要求我做回锅肉。我当然从命。

小面

《随遇而安》 作者:孟非

重庆最让我魂牵梦萦的不是川菜,也不是火锅,而是路边摊上的小面和凉面。小面其实就是最普通的素面,作料是关键。我小时候的小面是六分钱一两,我一般吃二两就够了。那种味道对我来说,至今想起都是幸福的味道。

前几年回重庆,我出去逛街或者上亲戚家串门儿,回外婆家的路上是一路走着一路吃着路边的凉面回去。重庆路边摊上的凉面都是用小碗装,面很少,基本上就两筷子的,但调料放了十几样,一碗面两口就吃完了,辣得心脏都疼。我接着往前走,买一瓶冰饮料,咕嘟咕嘟喝下去。大约过十分钟心脏不疼了,嘴唇和舌头也恢复知觉了,又看到一家卖面的,再来一碗,又是两口吃下去,又辣得不行,接着再来一瓶饮料。就这样,一路走到家也吃饱了。

蹄花汤

《妈妈的柴火灶》 作者:二毛

上世纪80年代,在大西南的武陵山区,每当冬季来临,我和我的朋友们都特别喜欢在家取暖的火盆上,支架起一铁锅煮满锅猪脚。一家人或一大堆好朋友围着火盆一边煮一边吃,每人旁边还放有一海椒蘸水碟,锅里的蹄花吃得差不多了,就往里面煮平菇、豆腐干、黄花或者白菜等接着下酒下饭。那时的猪蹄不像现在,特别的醇厚香糯,一顿蹄花火锅下来常会让你感到上下两片嘴唇已吃的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