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李尚朝:横跨诗书乐三界的“传奇诗人”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7-31 13:40:11

导语:他的身份是一名警察,却跨界文学、书法、音乐三界,并在这些领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他的作品被选入大学权威教材、他创作的歌曲秒杀《小苹果》等大批神曲、他的限量版珍藏邮册在书画市场被争相抢购。

他被媒体和学术评论家称为音乐诗人、三峡诗人、多面圣手、书法黑马等。事实上,多才多艺的李尚朝最大的成就在于文学,特别是诗歌,他本人也更认可诗人的称谓。

【人物简介】

李尚朝,本名李尚晁,诗人,中国当代书法名家,词作家,重庆市公安文联副主席,重庆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公安部签约作家。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名家讲堂》栏目签约艺术家。出版有诗集《风原色》、《诗画江山》等8部文学专著,《国家名片:中国当代书法名家李尚朝》邮册等,与贾平凹并称大秦直道书画四友。诗作被译为英、俄、日等多种语言,有诗歌、散文作品10余篇(首)入选各类大中学选修及阅读教材。曾获CCTV中国当代十大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

被文学史记载的传奇诗人

对诗人而言,一个诗人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被历史记载。李尚朝23岁时创作的诗歌《月上中天》不仅是他公认的代表作,也被选入中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20世纪中国文学作品选读》,该书作为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教材,已经使用了近20年,这本权威的文学教材,收录了鲁迅、茅盾、巴金、老舍、莫言等100多名作家的经典代表作品,李尚朝是其中最年轻的诗人。文学评论家何休在评述李尚朝《月上中天》时认为,李尚朝诗歌中这种浪漫主义情怀的抒写,在20世纪90年代的诗坛中是绝无仅有、但却符合人类未来的最高理想。在一本反映中国100年的文学创作的教材中,“绝无仅有”四个字的份量是非常重的。

除《月上中天》入选这本重要教材之外,李尚朝还有10多篇(首)散文、诗歌入选了《百年新诗百种解读》《阅读版语文》(中学版)《新课标-东方新阅读(八年级)》等10多种大中学选修及阅读教材。诗歌评论家、西南大学蒋登科教授在多年前利用当时的网络资料,并组织研究生编写了一本《李尚朝诗歌品鉴》,选择了李尚朝的87首诗歌进行评析,同时收录了诗评家何休、翟大炳等发表在《中外诗歌研究》等刊物的8篇评论文章。该书是中国现代诗歌史上继艾青、何其芳、李金发、罗门之后的第五部个人诗歌鉴赏集。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学术期刊《名作欣赏》还专门开辟了《李尚朝研究》专栏,将重庆诗人李尚朝作为当代文艺界的一个研究样本进行研究。

诗人跨界歌坛“秒杀”大批神曲

李尚朝作为诗人和作家的才能已广为人知,但其作曲的才能初一显现,就让网友大吃一惊。2006年,李尚朝开始歌词创作,其创作的歌曲《感动中国》《巫山云雨》等唱响大江南北,其中由谭圳、吴谦演唱的《巫山云雨》点击超千万,由李尚朝作词作曲、网络歌手王可演唱的《水晶》被媒体称作网络神曲,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新闻曾刷屏式转载。李尚朝的网络神曲《水晶》,作词作曲只用了一个晚上,且此前他从未涉及作曲,让人啧啧称奇。有网友称:能文能武已够传奇了,又来写这么好的歌,你这么有才,让我们还怎么活?据此,李尚朝便被媒体打上了“音乐诗人”的标签。2015年4月6日,他作词作曲的《爱情的流沙》在中华演出网上线后,不到一天,即登一周排行榜,秒杀《小苹果》《小鸡小鸡》等一大批当红神曲,被演出网新歌榜和原创歌曲榜首页推荐。而演唱这首歌曲的阿姐组合此前名不见经传,她们只是来自甘肃甘南的两名藏族女学生。这一消息被人民网等上百家媒体以《诗人跨界歌坛秒杀大批神曲》进行了广泛报道。

谈起涉足音乐创作的初衷,李尚朝表示,十多年前,他对整个诗坛的诗歌创作以及自己的诗歌创作都不太满意。一些诗歌写得太随意,太口语,甚至太口水,缺乏音乐性。当时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的吕进教授等一批专家学者,提出中国诗歌的二次革命。特别提出了诗歌的音乐性这一创作方向。于是,李尚朝就开始把诗歌与音乐的结合作为诗歌创作的一个追求。当时他试图创立“中华现代词”,并创作发表了一系列的实验性诗歌作品。但是,这些实验性诗歌作品,仍然无法与音乐很好地结合。后来,他通过写歌词,来了解歌词的音乐性,以期将诗歌与音乐做最好的结合。但是,在歌词与音乐的结合上,有些曲作者写出的歌曲,与歌词表达的思想感情相去甚远,对歌词的理解有偏差,于是,李尚朝便开始自己尝试作曲,因此又走上了音乐创作的道路。

书法界的一匹黑马

一个好的文学家,如果能集多种艺术于一身,他的身价就会更加突出。而李尚朝似乎就是此话的验证者,在书法界,李尚朝是得到业界认同的,他的书法作品被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他参加中国书协中国美协举办的赛事也获过奖。作为诗歌、音乐、书法三栖文化艺术名人,李尚朝因猴年书法邮册热销,一不小心他就成了艺术收藏的风向标,邮政市场跃出的一匹书法黑马。

2016年1月7日,作为特种有奖明信片,《马上封猴——中国当代书画百强主题明信片》一经推出,不仅在集邮市场引起兴趣,更是在书画市场引起骚动。素有“国家名片”之称的中国邮政出版物,不仅成为国内的收藏宠儿,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收藏界非常重视的一块宝地。《马上封猴》明信片之所以引起关注,不仅仅在于明信片本身的节日意义,更在于挑选的百名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而李尚朝则是进入书画百强的当代书法名家之一,由于他是横跨三界的文化艺术名人,其个人艺术邮品的升值空间会更大,属于收藏界看重的珍品,因此,他的珍藏邮册上市一天就脱销了,甚至在成都出现了“黄牛”坐地翻番高价倒卖他的邮册引发投诉的情况。这一消息被《中国日报》《网易》及各种集邮收藏网等上百家媒体转发后更是推波助澜,在收藏、集邮、文化、文学等社会各界广泛传播,李尚朝书法邮册及李尚朝本人也成为读者热搜的对象。

要想在书法领域有所成就,必须通过长时间的锤炼侵淫,李尚朝的书法水平自然也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李尚朝幼时虽住在偏远农村,但他7岁就开始用毛笔字练习书法。后来进入巫山师范学习,得到书法老师赵新民的专业指导,临习各种碑帖,行楷隶篆悉皆涉猎,在校的三年期间,每年他都独揽学校书法比赛的特等奖。15岁开始,他的书法作品就进入全国各地交流展览。但因为在校期间为了在爱情上占据优势,他开始写诗,在《星星诗刊》发表组诗后,他的文学创作热情高涨,从此迷上了写作。工作后,他更是将主要精力放到了写作上,虽然书法练习从未间断,但他却很少向外展示,只是偶尔自娱自乐。没想到的是,他的书法作品出现在一篇书法评论文章中,被《中国日报》等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广泛关注。山东美术出版社为其出版书法专集《李尚朝书法欣赏》,中国邮政又为其推出了李尚朝书法珍藏版邮册。而邮册的热销,再次推动了李尚朝的书法声誉。

虽然同时拥有文学、音乐、书法领域的多重骄人身份,但李尚朝更认可自己的诗人称谓。对大众而言,李尚朝能力超人,而他说:“我并没有多高的天赋,现有的一点成绩,也是通过不断地学习,克服一重一重的困难取得的。要想取得成功,关键还是靠自己的后天努力。”

【访谈实录】

书香重庆网:您的本职工作是警察,但您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却在文学、音乐、书法三界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这和您的成长经历和工作有关系吗?

李尚朝:这里我就不谈工作了,主要谈谈自己的业余爱好吧!我觉得工作与创作,必须处理好两者之间的关系。工作是我的生存之本,是我的饭碗,我必须兢兢业业地做好它,而我的业余时间基本上全都用在了我的兴趣爱好上面。文学艺术创作,是一种个体劳动,跟我的工作没有太大关系。当然,它跟我的经历是有关系的,成长需要经历,需要生活,艺术创作必须跟自己的生活与经历相关。

书香重庆网:在写作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困扰,您是怎样解决的?

李尚朝:写作肯定会有困扰,有创作的瓶颈。在创作上,需要越过一道一道的门槛。当我开始发表了一些作品以后,后来就很难上台阶。作品老是在自己的个人生活圈子里面不停地重复,而且写的都是一些小恩怨,小情调,比较阴暗的东西。不能从小我走向大我。这就需要理论上,哲学上的提升。这是我看了很多理论方面的书籍后,才解决的问题。一个诗人,必须从小我走向大我,从个人圈子里面走出来,心有理想,心怀天下,才能把自己的视野打开,让自己的作品上一个档次。 另外一次,就是自己的作品老是写得比较拘谨,比较生硬。后来,我把国内外各种流派的诗歌找来研读,进行大量的写作实验,在技术上让自己的诗歌过了,才为后来的写作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在写作中有没有对您影响较大的人?

李尚朝:有两位老师对我的影响和帮助非常大。一个是蒋登科老师,一个何休老师。他们是最先对我的诗歌作品进行研究的老师,不论是从观念上还是行动上,他们对我的创作,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还有很多诗人,比如向求纬,柏铭久,鄢家发,何锐,柳耘,张荣彩,徐培鸿,冉冉,冉仲景,李卉,哈罗等等,以及重庆作协,重庆文学院,全国公安文联,很多人,都让我难忘。

书香重庆网:诗人柏铭久因为一直专注写作三峡题材而成名,您也被划入三峡诗群,您怎样看待地域文化写作?您的诗歌在题材、主题和表达等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

李尚朝:三峡诗群是三峡地域范围内诗人群体的一个集合。我们都写过三峡题材的诗歌。柏铭久对三峡题材诗歌的挖掘更持久,更专注。我也有很多三峡题材的诗歌,但我的注意力没有完全放在三峡。我更倾向于当代、当下的生活题材。与三峡有一定的关系,但不囿于三峡地域。我在写作中,既有理想主义的表达方式,也有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我的这种创作态度,也可以说是我对地域题材的理解和态度。

书香重庆网:现在的诗坛出现了很多的派别,有的执着于口语诗的通俗易懂,有的喜欢朦胧诗的暗示、含蓄、意象的经营等,对此您怎么看?

李尚朝:新诗诞生以来,各种派别就一直没有消停过。有些因为派别,在诗歌史上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后来的诗歌写作者,不少人把建立流派,作为留下自己声音的方式。从而出现流派无数,山头林立。这是一种浮躁的表现。诗歌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文本。致于口语诗与朦胧诗,我都创作试验过。作为一首诗歌,不管你有多么高深的立意,如果别人不懂,那也是没有意义的。晦涩难懂,是没有出路的,没有读者的。而口语诗如果口语到口水的程度,那也会成为语言垃圾。真正好的诗歌,需要雅俗共赏,晓畅而不晦涩,明白而不简单。

书香重庆网:优秀的歌词容易被大众传唱,您有没有想过全心创作歌词?

李尚朝:没想过。我为什么要只写歌词呢?我写歌词的目的是为了把诗写好,让诗歌更利于传播。我想做的是“诗”“歌”合一。我写出来的诗能合乎音乐的韵律,拿去就可以谱曲。写出来的歌词更有诗意。用笔写出来就是书法。当然,我还在努力。

书香重庆网:最近有出版计划吗?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书籍推荐给读者?

李尚朝:有计划,还不成型。马上可以面世的有一本王姗姗的学术专著《布道与救赎--李尚朝诗歌论稿》,是与我有关的书。学术期刊《名作欣赏》开辟了一个学术研究专栏《李尚朝研究》,每期会刊发一些研究我的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再给我提一些意见。至于书籍就不推荐了。我的视野也很有限,每个人的需求也不一样。谢谢你!谢谢书香重庆网!

(编辑罗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