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常克:世间最美好的持续,就是情有独钟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5-08 14:27:49

每一种结果都必然对应一段路程,有些路很漫长,也许需要走一辈子,对我来说,这就是文字与工笔虎,并且这两者都是我的最爱,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失的血脉,我通过作家与画家的这种管道,讲述自己心灵的声音。

---常克

【人物简介】

常克:1960年4月生,作家、画家,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院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副会长、重庆市冯玉祥诗书画院副院长;1982年起发表文学作品,代表作有长篇小说《三张脸》、散文集《外婆的秘诀》和中篇小说“罗布泊的枪声”、短篇小说“老虎来了”、文论“试论刘子如慈善思想的现实意义”等,作品多次在各种大赛或评选活动中获奖。

常克的微信名叫老虎来了,提到老虎,不由自主便会与威风凌凌,气势凌人,颇具杀伤力和恐惧这些词汇相连。事实上,“真老虎”常克却是谦逊而非常有亲和力的,但凡见到常克,他都笑得“虎虎生风”。谈起为何取名常克,他说,这个名字取得很早,与青春岁月有关,主要还是自励,与常客谐音,有广结善缘、常来常往、克服困难等含意。

都说术业应有专攻,而常克却在作家和画家这两种身份间游刃有余。说起曾经的梦想,常克说:“在我读中学的时候,一直有三个梦想,就是以后要当解放军、作家、画家,后来,这三个梦想都陆陆续续实现了。”

七八岁时,常克就爱在纸片上描描画画,画八路军和鬼子打仗,画动物。长大一些后他更加执着了,跋山涉水四处拜师,画山水花鸟,画老虎,到读中学时,常克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说起实现自己梦想的奇特经历,常克显得有些兴奋,他说:“1978年冬季征兵,那一年我18岁,我的母亲领着我,带着我画的一大摞画作,去找到接兵部队的领导。一位叫李维的排长接待了我们,他非常仔细地看我的作品,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对我多有鼓励。当时,部队对有特长的战士是特别看重的,经过后来的政审、体检等程序,我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穿绿军装的战士。在遥远的罗布泊军营,我经常给战友们画画,特别是画老虎。”

“在最渴望当兵的年代,很庆幸遇上了爱惜人才的李排长和部队领导,除了招兵的正常程序,我画画的特长起了很大的作用,那一幕至今难忘。”每每忆起生命中的精彩瞬间,常克就会深深的感慨。

被媒体誉为“西南虎王”的常克从小对绘画近乎痴迷,他靠着自己的勤奋与领悟实现了当画家的理想。十几岁学习国画时,常克曾千辛万苦借到一本旧版的《芥子园画谱》,简直如获至宝,把书上的山石草树完整临摹了一遍,那个阵仗,把一位教美术的老师都吓了一跳。后来,他迷上画虎,再后来,就主要在生宣纸上画工笔虎。在漫长的时间里,他汲取了很多老师乃至大师的艺法与精髓,技巧与视野得到很大提升。当然,这个过程也是非常艰难的,常克付出了太多的精力。内行人都知道,工笔画的用纸大多采用熟宣纸,反过来说在生宣纸上画工笔画,就是“蜀道之难”了,很难掌握。常克画虎,就是在生宣纸上作画,这就要用到一些独特的技法,作品是层层丝染、反复收拾的结果,需要多年学习和积淀。常克认为,除了笔墨技法和画面境界,真正最难的,倒是需要从画虎或观虎的过程中发现猛虎的王者气度并为之所动,从而在老虎的威猛、神秘与优雅中修炼自己的人生品质。

常克的另一个身份是作家,他创作的41.9万字长篇小说《三张脸》由群众出版社出版,全国各地新华书店经销发行,群众出版社称这部作品为“国内第一部快疾情节长篇小说”、“一个独树一帜的新锐作家、一枚精心制造的语言炸弹”。他的《三张脸》多次荣登重庆畅销书排行榜前列,并被全国各地10多家报纸陆续连载。画家常克又是怎样把工笔画和写作完美结合在一起的呢?常克说,“把绘画的一些元素运用到写作中,这让我发现了一些新的表达出口,比如文字的色彩感,文字的透视感,文字如同工笔画的干净等等。并且,你一定要让表现的主题跳出来,背景的处理一定是为主题服务的,这本来是美术语言,但我有意在文字方面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和尝试,特别是散文,也确实有一些心得体会。”

近年来常克的部分散文,比如《梧桐、黄桷、苦楝子树》《真正的桥》《被打湿的喀斯特》《翻越巫溪之巅》等等,都是这种体验的结果,常克称之为“站出来写作”。有朋友评价说,常克的散文多半都是美文,常克更愿意把这理解为一种鼓励,他觉得自己的散文也许有一种工笔画趣味的流露。他认为,自己现在想写的,其实就是一种工笔散文。多年来,常克一直坚守在写作和绘画的路上,从没荒芜过自己的田野,要么在画虎的案头,要么在文字的路上,他认为,努力是必然的过程,成功没有捷径。

常克在事业上可谓功成名就,但他从没忘记回馈社会,他曾经独立出资举办“嫣然一笑”系列中学生原创校园文学大奖赛,原因很简单,他说自己读中学时就喜欢上了文学,多年后突发奇想: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举办一次公益性的校园文学大赛,为爱好文学的学生做点实事。开始只打算搞一次,结果不少区县相关人士很有兴趣,就形成了延续,现在仍然在进行之中。自2014年6月起开展至今,在合川区、涪陵区、石柱县、渝北区宣传部门、教委和文联的帮助下,成功举办了四届大奖赛,总共有近四万名中学生参加,近两百名学生获奖,一百多位老师获得优秀辅导老师奖。看到获奖同学的惊喜,听他们说从中找到了更大的自信,常克说:“我的目的达到了,我为此非常快乐。”常克的善良还不止于此,他曾经在列车上得到一位热情的女列车长的帮助,为了感谢她,也为了表达自己对铁路人的敬意,他把一幅耗费了近半个月时间的工笔虎作品送给了这位女列车长所在的路队。常克说:“在生命的旅途中,我们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相遇,我更愿意记住让自己感动的,哪怕只是一点一滴。”

【访谈实录】

书香重庆网:在您作画和写作的人生历程中,有没有对您影响很大的人或事?

常克:生活的过程,其实就是受影响的过程。最刻骨铭心的,是我在罗布泊当兵的日子,我们的营区方圆几百公里没有人烟,我和战友甚至在罗布泊上迷过路,在恐怖和迷茫的夜色中,完全靠自己的辨识和勇气返回到部队驻地,现在回忆起来叫生活的财富,在当时就是对生命的考验。在我看来,当解放军的最大好处,就是锤炼了定力,不叫苦,不退缩。

要说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我在部队时的韩政委,吴干事,我们电影队的李维队长,宣传队才子梁建筑,我们现在是好战友,但在我的心中,他们是罗布泊永远不会黯淡的军号声。东北的曲老师、四川的王老师等等一些老师,他们艺法高深,给了我很大的教益和帮助,他们在我面前就是高山。一些好同学,好战友,好朋友,哪怕只要想起他们的名字,对我而言都是一种荣耀,一种自得。

书香重庆网:能分享一下长篇小说《三张脸》的创作历程吗?

常克:这部长篇小说写得特别辛苦,从1999年起到2001年,写了整整三年。记得在稿纸上写完最后一行文字时,天亮了,当时心里五味杂陈,很累,似乎还有点心酸。文学总是与孤独相伴的,这是每一个写作者的感受,这种孤独实际上就是一种放弃与捕捉的交替,通俗地说,别人在玩乐的时候,恰恰也是你在朝山顶上爬的时候,没办法,别无选择。也许有点成就感,但无数个不眠之夜,那其实是很痛苦的一种体验,你让人物能够活灵活现,你让情节跌宕起伏,同时你也把自己耗成了故事,这可以说是写作者共同的历程。我为了写这本书,好像自己也经历了很多本书。

书香重庆网:能谈谈您是怎样平衡写作和美术创作之间的关系的吗?

常克:写作与绘画,它们都作为艺术而闪耀光芒,它们有很多内在的共同性,但表现方式显然有很大的不同,只不过对我来说,它们的构成方向大抵是一致的,即创作与灵感,然后都要变成画面或者画面感。其实我没有刻意想过如何去平衡又画又写,这是我的历程而已,不知不觉就成了习惯,成了常态。老实说,这肯定会更忙,但不会凌乱,我也常常很享受其中的交叉和情趣,其中的艰难和收获。也许,生活就是要么闲逸与玩乐,要么发现与创造,两样都很美,我努力在它们之间穿来穿去。

书香重庆网:您被媒体誉为“西南虎王”,说明您的绘画成绩得到了社会认同。就您个人而言,您认为想要在绘画方面有所成就,除了天赋、勤奋,还需要什么条件?

常克:“崇尚艺术,走正确的路特别重要,有好的老师领你,你自己理解能力强,才会出成果,这是我的体会。”“西南虎王”是媒体和朋友们对我的褒奖,我不会懈怠,未来将更加精彩。

书香重庆网:能推荐几本你喜欢的书吗?

常克:《古文观止》《水浒传》《基督山伯爵》《屠格涅夫抒情散文》《浮生六记》《古画品录》《芥子园画谱》等。

(编辑:罗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