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海清涓:读过的书,会留在眼神里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04-26 10:34:35

【编者按】

她是一位被书香滋养的诗意女子,写作是她的一剂美容药,让她越来越美;她从一个草根作者成长为青年作家,她用热情浇灌笔下的每一株花朵,她的执着赢得了别人的尊敬!本期书香访谈带你走进海清涓的世界,看看这位诗意女子是如何“把读过的书,留在眼神里”的!

【人物简介】

海清涓:本名刘莉,四川资中人,居重庆永川,自由职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第四届创作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届西南班学员。在《文艺报》《星星》《四川文学》《红豆》《特别关注》《羊城晚报》《重庆日报》《重庆晚报》等纸媒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戏剧千余篇(首)。出版散文集《种下一生痴情》、诗集《把心锁住》、长诗单行本《茶竹倾尘》、长篇小说《罗泉井》。

【短评】

傅天琳:清涓写的是我的家乡资中县泥巴湾村。我没有写,清涓写了,且写得如此清新灵动,毫无矫饰。正如王淋所说,不意象不技巧,人家直接就找到了生活中最美的诗情。《泥巴湾》这组诗我好喜欢!不仅因为是家乡,是因为这些朴素干净绝不装神弄鬼的文字。

王明凯:一口气读完海清涓4000多行的长诗,有一种解渴的快感与惬意,像饮了一杯沁人肺腑的香茗美酒,在嘴里,在心头,口舌生津,回味无穷。在《茶竹倾尘》那长长的篇幅和皇皇的气势中,到处冒出可口的语言、精妙的意象和优雅的诗性。《茶竹倾尘》是一曲用绿、用爱、用思想和文化做成的美妙乐章。

蒋登科:海清涓很勤奋,写诗也写散文,均有所获。她不是那种思想深邃的人,在创作中几乎不去追随那些流行着的各种思潮。她只按自己认定的方式去写。在《我和葡萄有亲》这一组诗中,葡萄是一种普通的水果,但诗人却从熟悉中找到陌生的诗意,由物及人,由物及情,延伸至丰富的人生体验,有期待,有梦想,也有遗憾,只是没有怨恨。在诗人笔下,葡萄已不是水果,而是诗人的情之所生、情之所依、情之所寄。

【访谈】

书香重庆:您是一位勤奋的女作家,最近您又出版了小说《罗泉井》,这部作品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呢?为什么会关注到这样的一个题材?

海清涓:谢谢,这是蜗牛速度,算不上勤奋。《罗泉井》初稿于2010年冬天,出版于2017年春天,漫长的7年时间,如果生个孩子都该上小学了(笑)。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为故乡写作,就是消解乡愁的最美方式。罗泉是故乡资中的一个千年古镇,想写罗泉已经很久了。有年春节回资中,在茶馆里听堂兄说起盘破门,想起小时候父亲摆过的带有传奇色彩的罗泉井,想起了在辛亥革命中起了重要作用的罗泉井会议。于是,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罗泉写一部长篇。

书香重庆:您在创作《罗泉井》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海清涓:没有去过罗泉,清末民初的罗泉对来我说陌生而神秘。第一稿用的方言,第二稿砍掉了百分之九十几的方言,用方言和砍方言,都是在冒险。

书香重庆:您认为《罗泉井》的亮点是什么?哪一部分最精彩?

海清涓:亮点一:刘备后裔与诸葛亮后代在罗泉井演绎的传奇故事。亮点二:川中盐商支持四川保路运动的爱国行动,集历史、武侠、爱情、商海、传奇于一体。绣楼比武,哑巴说话,恩断义绝,攒堂大会,父女相认,情敌联手都比较精彩。其实,每一章都有精彩部分(笑)。

书香重庆:您对《罗泉井》有什么期望吗?比如说,有没有希望这部作品能搬上电视银幕之类的想法?

海清涓;说没有期望是假的。这个希望当然有,没有出版之前,就有几家代理公司找过我。没有谈成的原因,在这里我就不说了。至于以后能不能搬不搬上银幕,我也说不准,顺其自然吧。

书香重庆:有人认为您的小小说写得特别好,像这种长篇小说对您来说把控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对此您怎么看?

海清涓:这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怎么说呢,我的小小说写得很一般,发表得也不多。小小说的细节是短跑,长篇小说的命运是长跑。写小说,就像谈恋爱,要讲个缘字。每一次写作都是创新,无论写短篇还是写长篇,把控起来都有一定的难度,没有难度的写作只能叫重复。

书香重庆:您是怎么和写作结缘的,为什么这样热爱写作?

海清涓:喜欢写作,是自然天成,是与生俱来,是没有任何原因的。从有记忆起,我的心尖尖就萦绕着一个如云似水的梦:长大了我要当作家!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任何一种经历都是财富。定居重庆永川,突然间远离熟悉的故土亲人,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孤独,把我对文学的喜爱从幻想,升华到了实践。我是孤寂的,而写作也是孤寂的。写作的大孤寂,正好可以包容我的小孤寂。写作让我产生无龄感。真的,写作,常常让我忘记自己的年龄,常常让我忘记自己的困境。写作,让我拥有虚实两种人生。现实中无法实现的,在写作中成为合法。

书香重庆:您出版了2部诗集,1部散文集,1部小说,在各个文体之间,您认为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以后还有出版小说的计划吗?

海清涓:散文是叶子,诗歌是花朵,小说是果实,长篇是大树。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我都尝试着在写,但都没有写好过(笑)。不限文体,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其实是一种最自由的写作方式。我还有三部长篇小说没有出版,有机会当然想出版。

书香重庆:您在自己的自媒体平台征稿时特别强调,欢迎作者投稿的文章与水相关,水对您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海清涓:水是生命之源。没有水,万事万物都不会存在。更重要的是,我喜欢水,从小到大我最最喜欢的就是水。我对水的钟爱,丝毫不亚于文学、花朵和服装。我的笔名字字带水,文友们都叫我九点水(笑)。

书香重庆: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做一个自媒体平台来推荐作家们的作品呢?做这个微刊您有什么收获?

海清涓:没想到,贵网也在关注微尘细流平台。坦白说,开始只是想用平台这种新媒体推送自己的作品,推荐作家、诗人们的作品是后来才想到的。做平台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很累的时候也想过不做了,但打开邮箱看到一首首美诗一篇篇美文,就忍不住又继续做了。毕竟,做平台,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简易最快捷的纯文学推广方式。做平台,让我结识了很多文朋诗友,收获了很纯的友谊。

书香重庆:4月23是世界读书日,现在国家也在大力提倡全民阅读,您认为阅读对作家来说意味着什么?阅读的重要性体现在哪里?

海清涓:阅读和写作密不可分。没有阅读,就没有写作,阅读是写作的动力。阅读是人生的另一种流淌。阅读可以充实生活,阅读能够滋养生命。我确信,读过的书,会留在眼神里。

海清涓近作
 

@牡丹的记忆深处

每一朵牡丹都可以叫杨贵妃

一个醉酒的杨贵妃

每一阵微风都可以叫蒲松龄

一个落魄的蒲松龄
 

该怎样流淌,一条清溪

才能开成一树牡丹

该怎样跋涉,一条崎路

才能踩出一部聊斋
 

在太平湖,在公主岭,在金山谷

让我们把时光装进一坡牡丹

装进一坡又一坡牡丹的记忆深处

(2017年3月16日,夏家河)
 

@流淌

谦和不是卑微,善良不是软弱

一条小溪流淌在春天的诚信里

就是一城雪花飘落在冬天的圣洁中
 

小溪滋润过的姹紫嫣红

就是一部一部养眼的乡村电影

小溪宽容过的千山万谷

就是一首一首悦耳的通俗音乐
 

流淌低过一千零一夜的月亮

流淌高过七十七万丈的云朵

对于一条小溪来说

流淌就是有道,流淌就是无限

(2017年3月26日,夏家河)
 

@无名药

来不报姓,去不留名

冬天偶遇,春天诀别
 

无名药是苗寨的诱惑

无名药是小溪的伤痕
 

无名药开无名花,无名果结无名药

花谢了,从前世。果熟了,到今生

(2017年4月13日,夏家河)

(编辑:罗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