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阅读推荐 > 经典荐读 >

新增十余万字,老舍《四世同堂》完整版终于来了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7-10-11 11:09:58

《四世同堂(完整版)》正式上市

中国现代文学长篇小说经典、老舍文学创作的巅峰之作《四世同堂(完整版)》,日前由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东方出版中心正式出版上市。这是该作自发表以来第一次以完整版形式出版。

《四世同堂》是现代著名作家老舍在1944——1948年之间创作完成的抗战题材三部曲。小说以北平城内"小羊圈胡同"中的祁家四世同堂的生活为主线,描写了抗战期间处于沦陷区的北平人民的悲惨遭遇和艰苦抗争,生动地刻画了他们从日本侵略者兵临城下时的惶惑不安,到在铁蹄下忍辱偷生,最终逐渐觉醒、奋起反抗的全过程,既辛辣地讽刺和抨击了投降派的为虎作伥,更史诗般地展现和歌颂了中国人民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坚贞高尚的民族气节。它是一部"笔端蘸着民族的和作家的血写成的'痛史'和'愤史'"。《四世同堂》是国际上公认的中国现代杰出的长篇小说,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经典范本,教育部指定的全国中学生的必读书,也是老舍生前自认最好最满意的作品,他曾说:"我自己非常喜欢这部小说,因为它是我从事写作以来最长的,可能也是最好的一本书。"经《亚洲周刊》联合全球各地学者作家推选,《四世同堂》名列"二十世纪华文小说一百强"。

《四世同堂》前两部《惶惑》、《偷生》是一边写一边连载,于1944年至1945年分别在重庆《扫荡报》"扫荡"副刊和《世界日报》"明珠"副刊连载,并于1946年先后由良友、晨光公司出版发行单行本。1946年老舍受美国国务院邀请访美,到了美国之后,他继续《四世同堂》第三部的创作,至1948年完成全稿。同时,他配合著名汉文翻译家浦爱德(Pruitt)翻译自己的作品,其中《四世同堂》的英文译稿在他1949年回国之前完成。但这部英文翻译稿出版时,由于篇幅巨大,被哈考特出版社(Harcourt Brace)的编辑横加大量删节,出版时书名是The Yellow Storm。关于这部作品的翻译,1977年2月22日,浦爱德在写给她的好友费正清夫人的信中说:"最后一部的中文版当时还没有印刷,他(指老舍)给我念的是手稿。出版社的编辑们作了某些删节,他们完整地删掉了一个角色,而他是我所特别喜欢的。"

共和国成立以后,老舍突破阻扰回到新中国,开始了他的新的文学生活。《四世同堂》第三部《饥荒》前20章于1950年5月至1951年1月在上海《小说》月刊发表,但连载没有继续,《饥荒》后16章最终未能刊出。老舍当时给日本友人的信中说:"需要对《四世同堂》全部加以修改,因此第三部不宜发表。何时能着手修改还不知道。现在工作繁忙,无闲暇顾及。这实在对不起各位,但也无奈。"待至"文革"发生,《四世同堂》第三部手稿丧佚,这部杰作遂成残卷。

1980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四世同堂》,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四世同堂》第一次出版,但这个版本的第三卷只有前20章,即当年在《小说》月刊上连载的部分。1981年,老舍家属请翻译家马小弥从美国哈考特公司出版的英文节译本The Yellow Storm中把第三卷最后的13章转译成中文,发表在当年的《十月》杂志上。但这十三章,因为英文已经过大量删节,译成中文只有3万多字,只能算作故事梗概。这个节译本很是粗糙,比如老舍原著的第27、36章全部被剔除,原稿的23、24两章被合并为一章,有些内容和情节被重新并列组合,甚至人名都进行了改变,有时候是张冠李戴。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四世同堂》时,便是增加了马小弥回译的这个三万多字,勉强凑成100章。译林出版社等后续出版的版本也都是这个本子。

2014年,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在美国访学,无意中在哈佛大学施莱辛格图书馆浦爱德档案中发现《四世同堂》的英文翻译全稿。这份完整保留的译稿,上面还保留了老舍与译者商讨翻译和修改的手迹、示意图、译名表,活生生地证明老舍不仅完成了《四世同堂》的写作,而且突破了他原来计划的全书100章篇幅,实际上写作了103章,其中第三部比计划的33章多了3章,也就是36章。

由于译文手稿经历了70来年的时间,有些页码破损,少数页码字迹很不清晰,赵武平遂根据这个译稿,同时参考哈考特的节译本,并根据老舍先生的语言习惯和行文风格,将《四世同堂》第三卷的第21至36章完整译回中文,共计约12万字。这是《四世同堂》首次发表以来,读者们渴求而不能见到的部分。

《四世同堂》英文译稿的发现和赵武平的回译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日报》等重要媒体都重点报道了这一事件,著名文学期刊《收获》杂志于2017年第一期头版头条刊发了赵武平的全部译文。经过激烈的版权竞争,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东方出版中心得到了《四世同堂》完整版(老舍原作加赵武平补译部分)的独家出版权,同时精心校勘,改正了历来版本的错讹,甚至作者的误笔,于2017年9月正式出版上市。

一代文学经典经过七十年沧桑,终于完整出版,从此文学爱好者可以完整地阅读到这部文学经典,不再带有任何缺憾;同时,文学研究和文学教育也将以这个完整版为新的基准,重建相关标准和认识。

老舍形容创作这本书简直在“玩命”

长篇小说《四世同堂》是老舍自认为“写的最好的一本书”。可谁能知道,他写这本书时经历过痛苦的煎熬,甚至说是“玩命”。

那时,全面抗战爆发后,老舍被选为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常务理事兼总务部主任,主持日常会务,随即西迁重庆。此时,夫人胡絜青带着3个孩子到北平侍奉老舍年迈的母亲。1942年,老人病故,胡絜青又用了一年时间,千辛万苦带着孩子们返回老舍身边。

亲身经历国亡家破的惨痛滋味,胡絜青把所见所闻和心中的愤慨,反复讲给老舍听。老舍点着烟静静地听着。几个月后,老舍对胡絜青说:“你九死一生地从北京来,给我带来了一部从来未写过的大部头。”此时,老舍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

首先是艰难的生活环境。老舍虽然名声在外,但实际上穷得很。夫人胡絜青在编译馆找了个小差事,每月工资极低;老舍负责文协抗战宣传,几乎没有收入,只好给报纸杂志写文章挣稿费。他常为是否放弃写作去工作养家而纠结。做公务员?自己坐不惯公事房;教书?也不甘心。思前想后,老舍“宁可受苦,也不愿改行”。同时,他家的屋子很小,白天受烈日暴晒,晚上则群蚊围攻,老舍写作的房间因老鼠多被称为“多鼠斋”。

其次他身体并不是很好。贫血、疟疾、痢疾等病症一直折磨着他。乃至于只要稍一劳累,便头昏,如不马上停止写作,就会由昏而晕,一抬头则天旋地转。

再次杂事多。除了文协抗战宣传外,为了养家,老舍要给许多报刊写文章。这多是短篇,还有不少是朋友约稿。老舍回忆说:“好些篇一挥而就,因为没工夫修改;有时怕得罪朋友,就得硬挤。所以写的乱七八糟。”这一切都严重地干扰了《四世同堂》的构思和创作,老舍陷入了苦恼之中。经过深思熟虑,他在林语堂主编的《宇宙风》杂志上写了一篇《磕头了》的文章。文中有这样的话:“抗战中,我写了许多不像样的东西。所以我决心写一部相当大的长篇小说,以赎粗制滥造之罪。朋友们,别再向我索要小文!让我在病痛的煎熬中写完这个长篇小说吧!我向肯帮忙的朋友们磕头致谢!”

排除了上述干扰,老舍集中精力,自1944年1月开始写作《四世同堂》。1946年3月因到美国讲学,暂时停滞。1946年底,在朋友们的鼓励下,他在美国继续写。到1948年6月底,终于完成了这部长达百万字的鸿篇巨制。

《四世同堂》的写作延续了四年半。回顾整个过程,老舍如此形容:“这简直不是写东西,而是玩命!”

《四世同堂(完整版)》,老舍 著,东方出版中心2017年9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