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原创投稿 >

重庆刘德奉散文《司马迁创作精神时下谈》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6-05-26 09:29:01

1.红树林精神

2.早晨

3.《史记》列传中的散文特征

——以《屈原贾生列传》为例

4.司马迁创作精神时下谈

5.行云流水  随物赋形

――苏东坡散文创作与当下问题关照

6.蜀道

7.天下安康

红树林精神

红树林,由一种植物组成的群体。在北海就有这样一个群体。

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刚刚台风过去,和风丽日的蓝天白云之下,一个美丽的城市在大海边捧着鲜花,迎接着一批特殊的客人,这些客人如繁星点点,从飞机、火车、汽车、轮船,散落在长满红树林的金色海岸,聚集在第五届冰心散文奖颁奖活动的会场,陶醉在北海人民创造的深厚文化之中。

北海红树林,就是一个难忘的地方,难忘是因为我没有时间去丈量它的长度和宽度,也没有精力去考察它的源流与厚重,更无法了解它的当前与未来。就像你在大街突然见到一位美女,擦肩而过却永远只有回味。或者说你中学时代的短暂初恋,留下的始终是不能再次复元的纯情与清丽。一种朦胧之美,让你充满人生快感,容纳无限想像,延长美好期待。

但是,朦胧不等于无视,恰恰因为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的红树林,首先让我看到了它那坚实的根。这些根怎么能一下子深深的扎于海滩之上?成为了抵御海浪的基础?我得不出答案。是的,无论海水怎么拍打,海风如何撕裂,海土如此松软,它总能坚定的站在那里,并且努力地生长。走近细看,我才发现那根系之发达,一条条的扎进海滩,形成庞大的束状,紧紧的把海滩抓在怀里。即使那些已经老态龙钟的枝条,横斜在水面,也要长出芽来,透过海水,寻找泥土,作个支撑。这情景似乎让我看到了北海发展的基石,腾飞的力量,那不正是勤劳勇敢的北海人民集结在一起吗。数千年来,北海人不知遭遇多少自然灾害,内忧外患,但却坚实地开拓于北海,钟情于北海,奉献于北海,固守于北海。当我们走在百年的老街上,阳光清楚地照着一处处历史留下的痕迹,让来自四面八方的客人和我们一起,接受着先人们创造的文化同时,感悟着这个海边城市的沉淀,联想着这沉淀与红树根的关系。

红树林让人欣赏的地方很多,但从艺术角度讲,那些曲折向上的枝杆,交叉重叠的树条,应当最具艺术价值。这不仅仅是我于盆景一见如故,更准确说是艺术相通的结果。眼前横斜的枝杆,直直的让我想起了植物园里的艺术盆景,那些经过人工雕琢,死里寻生的花木,虽然显得有些奇险,或者枯木逢春,或者假以诗画,或者置于高堂。却哪有这海滩的盆景自然大方,无拘无束,疏落有度,相生相依,蓬勃有力。真是个化工出天然,艺术天自成呀。当我们走在红树林间的栈道上,海风轻轻的按摩衣衫,阳光淡淡的亲吻笑脸,海从红树林边伸向远方,点缀在海滩上劳动的渔民,和正在海面作业的船儿一起,摄成一部优美的5D影片。色彩斑斓,动静结合,声韵幽雅。此时,我既成了一位观众,也是画中之人。当我们快要走到栈道的尽头,突然想起了龚自珍先生的哀叹,哀叹那些病梅者,哀叹无暇无田去疗梅。如果他要发现这北海有一地的红树林,肯定会劝慰那些文人雅土们,何必费得银钱,明告鬻梅遏其生气,生产病梅呢。要看其倚、其疏、其曲,到得北海,红树林何愁提供诗词、书画创作素材,实地写生,也会是非常优秀的作品。不过,此时我思起的并非盆景,亦非艺术,而是北海的历程与道路。假如说,红树的枝杆曲折上升是一种自然所为,一种规律始然,那么,北海的发展不正似这红树的枝杆么?虽有悠久的历史,知名的南珠,开放的环境,却始终经受着风浪与潮汐,矛盾与困难,前进与挑战。但我却更看重这样的枝杆,因为它坚硬而有力,曲折而健康。

红树的个头并不很大,我们所见的也不过两米来高,密密麻麻地生长在海滩之上,没有杂树,不见杂花,一片连着一片,成了北海项上的最美翡翠。我们远远望去,只觉得像梳理整齐的无际草原,或者静静躺着的海面,如果不是贴近观察,导游介绍,哪里知道这是什么红树林,更不可能体验到森林的气度。如果与高山之上的劲松相比,与一排排挺拔站立的柏杨立肩,它只能算作小苗,或者荒林,肯定入不了高大威武者席位。但是,物各有用,不同的植物有着不同的价值,不同的环境有着不同的贡献。红树林就是海岸的卫士,海城的风浪墙。我们行走在北海的大道上,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繁花似锦,人们把幸福摸在脸上,把速度藏入车轮,一个安康和谐的海滨城市镶嵌在中国的南边。此时,我心潮真的有些涌动,我想出海了,想与当地的人们一起,延伸丝绸之路的智慧之程,从红树林间出发,把北海的力量,中国的精神,从坚固的码头运向世界。

两年前,我去了井冈山,高山之巅,峡谷岩上,长满了正待开放的映山红。除了生长的地方有别,花果不同,其树之形,其形之魂,让我生出了与红树林相比较的想法。我不知道红树与映山红是否同属一科,不过,它们的大小高矮,枝杆枝叶,却很相似。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它的创业精神,革命精神,星火之源,与北海的海上丝路,开放前沿,奋斗精神一脉相承。

目前,我还藏着几断甘肃武威某兵营的柏杨枝,那是十多年前在那里参加一个活动捡下的。其枝横断面正好是一个红色五星。传说这是军伐马步芳惨杀西路红军女战士后,将其尸体埋于柏杨树下,战士们虽然倒下了,其精神却永存,把一个个不息的灵魂,化着了柏杨树的年轮。去年,电影《惊沙》上映,又让我想起了这红星杨。

堆积了如此多的文字,数罗着如此多的画面,其实我只想到一个字:“红”。北海湾的红树林,井冈山的映山红,柏杨树的红五星。那都是一种力量的象征,一种奋斗的精神,或者一种未来的期许。

2012年8月28日

早晨,现在正是早晨,一个初夏的周末的早晨,我在清新的空气里,静静的小区里,思维如清泉般流出关于早晨的文字。

此时此刻,天光放亮,然而人们还在厚厚的窗帘里享受着夜的快乐,解除那昼的疲劳。如果某家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你还可能听见男人幸福的鼾声,和女人轻轻翻动身体的摩擦传递。

此时此刻,辛苦一夜的青蛙开始放慢呼叫的速度,降低对话的声音,不知是它们非要给这静谧的夜里增加一些生气,还是害怕个别单身的人儿心中孤独,总之,一夜的不息地叽哩呱啦着,有时真的闹得人心烦。不过,对于青蛙自身来讲肯定是难得的赶集会、交流会,甚至对歌会,或者骂街比赛。否则不会那么精神,那么丰富,那么持久。现在,人们开始起身了,个别的窗子已经打开,青蛙们才刚刚去入睡,偶尔也传来轻缓的低沉的单调的声音,那应当是精神受到刺激的青蛙,或者不甘寂寞,或者进入白天加班的怨言。反正,我是醒了,舒展过腰身之后,准备着发出声音。

仍然是此时此刻,小鸟们却比人们更加勤快,在小区里第一个醒来之后便大声的歌唱起来,一点也不怕费力,一点也不担心把别人吵醒,一点也不在意这个世界是同意或者反对,只顾自己的精神和情感释放,犹如个别诗人、作家、艺术家,从不在呼这个世界。有的小鸟在某一棵树上唱得不够,还要跳到另一棵树上,去邀请同伴一起合唱、轮唱。有的小鸟肯定不是为了歌唱,也不是正在朗诵,甚至练嗓,跑到某位主人的窗前可劲的大叫,既没有节奏,也失去美感,这哪里是什么享受,纯粹是添烦。果真如此,不一会,主人愤怒的打开窗子,还没等主人开口,小鸟敏捷地带着愉快的心情飞到了另一家屋顶。哦,原来这只小鸟是一只司号鸟,而且它的职司就是专门负责吹响起床号。

早晨,这个初夏的早晨,天空洒落几点疏雨。我知道,夏天正是雨水的季节,否则就会影响农人收成。这早晨的细雨轻轻的飘落在小区的树叶上,屋檐上,石板路上,让世界变得更加温润,人心更感幸福。这没有声音的雨是一种自然的安慰,天公的恩惠。

早晨,这个周末的早晨,如果除了蛙声鸟声,真的很静。这静谧的环境里,你可以多在床上待一会儿,别打开遮光的窗帘,别清理今天的日程,也别思考昨日的正确与过错。忙碌一周之后好好的轻松也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心烦意乱之后你什么也别想才是最好的解脱,追求是时间和坚持的结果,稍事停顿并不是懈怠的表现。所以,你就放心的睡个周末觉罢。

其实,很多人就是这么个对待周末的早晨。虽然我没有这么做,但我支持。

都说早晨是新的一天的开始,所以,老人们便早早的起来散步,老板们便早早的起来跑步,只有学生们不得不急急的赶往学校,还有很多的中年人,一出门就是为了工作或者生活,之前的几十分钟或者几分钟则是紧张的家务。

我真敬慕农人,他们不分工作日或者节假日,总是起得很早,先是放了窝中的鸡圈中的鸭,然后不假思索的走向田地。在田间辛勤地挥锄,除草,收割。男人们累了还座下来吸一支自家种植的旱烟,女人们仍就继续着劳动。一但庄稼长势不好时,只是说这天气不好,天气是天老爷的事,天老爷是老爷,是人间俗人无可奈何的人,无可奈何也就只好认账,只要认账心里就平衡,平衡的心里是一种幸福和快乐的表现。所以,有人说农人的幸福指数最高,不像政治家们整天个心里不静。

我也敬慕作家和艺术家,大多有如青蛙的生活,夜里不停地想呀写呀画呀,巴不得把自己的全部思想,把白天对现实的种种理解一股脑儿地表达出来。是的,总是不能事事如意。那些文稿画稿总要修改多遍,甚至撕掉从来。尤其是创作过程中某个情节画面不如意,只好立起身来,拿上水杯,点支香烟,或在房间小憩,或在黑夜打望,然后再把思想拉回到作品里去,重新与人物对话,换张画纸再构图。把欣喜与狂怒,把清幽与浪漫含蓄地用文字和图案送给读者,而不像蛙们呱呱得太直白。

其实,我更敬慕那些在送走黑夜,同时又迎来早晨的人们。只有深切体会过夜的艰辛的人们,才会对早晨的到来,对早晨快乐与希望的生活有别样的理解。是的,革命者对待胜利后的享受就是平安生活,值夜班的人们最盼望早晨有亲爱的人儿与他答话,还有那些流浪者多想感受到阳光的灿烂。

我也是喜欢早晨的人,早晨里从房间一步跨到阳台,好象到了另一个世界,自然的绿和清新的空气给你一种精神,一种生活的向往。然后走到露台,轻轻地靠近每一棵树,每一枝叶,每一瓣花,一半是为了发现,一半是接受赐予。然后再去给鱼儿喂点食,当你刚刚走近鱼池,那一群群寂寞了一夜的鱼儿便直冲你来,感觉明星驾临,其实只为肠胃。它们张大了嘴巴,高高的昂起头来,拥挤成一团,期盼着早一点得到食物,我却在等待跟来的鱼儿。鱼食撒下去了,它们的吃相一点也不讲究,如饿虎扑食,动着夸张,穿来翻去,声音很大,如猪吃食。其实,早晨读点短小的散文,宛约的词曲,或者翻看点书画作品,也是难得的享受。过去,老师们曾经要求用来背点课文,现在看来我这个年龄是不适当的了。

2012年5月26日

《史记》列传中的散文特征

——以《屈原贾生列传》为例

《史记》,我藏了好几种版本,也购买得比较早。然而,并没有认真的研读一番,到目前也没能完成通览。所读者,亦不过选择性的内容,或者作为参考资料时查阅。其实,我知道,这是大大的亵渎了《史记》的精神和价值。

去年十月,听了一次张大可先生在重庆工商大学的《史记》讲座。他说,读《史记》最好从“传记”开始。因为,“传记”的故事性很强,易于吸引人。这话我听进去了,近来照法读了起来,不仅从中学到了一些知识,还真的产生了《史记》兴趣。

今天,则有点想谈谈感想的冲动,故,选择了如上的话题,有教于专家学者。

《史记》中的语言,历来受到评家的赞誉,读者的青睐。人们把《史记》当作史书来阅读和使用的同时,更多者还把他当作了文学作品来欣赏。清人吴楚材、吴调侯所选编的《古文观止》,是大家公认的中国古代散文选本,篇篇经典,其中汉文部分共计两卷31篇,《史记》就选了15篇,占了将近一半的分量。从各种文体语言的特性来讲,诗的语言是浪漫型,史的语言是记述型,小说的语言是叙述型,公文的语言是论说型。那么,只有散文的语言则最为特别,兼有所有文体的一切特性,即有时记述,有时叙述,有时论说,有时浪漫。根据内容的需要而选择语言的表达方式。《史记》中的列传就具有这样的语言特点。汉代史学家班固在《汉书·公孙弘卜式儿宽传》中就说:“文章则司马迁、相如。”后人也赞誉“汉代文章两司马”。鲁迅先生在《汉文学史纲要》中也说,《史记》 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这些评价虽然都是从文学角度去表达的,而且更多的成分可以运用到散文语言的特性上来。比如《屈原贾生列传》(以下称“屈原传”)的第一段就非常精练的写道:“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徒。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此章既有叙述,又有评论,文学色彩非常浓厚。正如散文家曹靖华先生《论散文》中所说:“下字如珠落玉盘,流转自如,令人听来悦耳,读来顺口。”再如,“屈原传”在叙述贾生的改革思路时说:“贾生以为汉兴至孝文二十余年,天下和洽,而固当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兴礼乐。”语言简明、准确、生动。亦如俄国诗人普希金所说:“精确与简洁,这是散文的首要美质”(《评早期的叙事诗》)。

散文也十分讲究语言文字的音乐节奏。正如原苏联作家康·巴乌斯托夫斯基在《散文的诗意》中说:“真正的散文是充满着诗意的,犹如苹果饱含着汁液一样。”曹靖华在《谈散文》里说道:“不但诗讲节奏,散文也应该讲这些。”这诗意就是要有诗一般的语言,这节奏就是要有诗一般的韵律。当然,这样的韵律也是要有一定的控制力。希腊亚里士多德在《修辞学》中说:“散文有节奏,但不押韵,否则他就不是散文,而是韵文了。”整部《史记》都是一部经典的散文巨著,读其篇章、段落、字句,骈散交错,长短相间,起伏顿挫,似乎语言中流淌着一种音乐的节拍,处处荡滴在读者的兴奋神筋之上,给人一种快感,以及心灵慰藉。如果说好的散文可以诵读,《史记》中的很多篇章都是可能配上音乐大声歌唱的。比如“屈原传”中所述屈原所作《离骚》之一段,作者就赋予了丰富情感,他说:“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馋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离忧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这一长长的篇章,谁个朗诵起来不慷慨激昂,谁个又可以说他不如杜甫的“三吏”“三别”?白居易的《长恨歌》呢?张大可先生在《史家之绝唱  无韵之<离骚>》一文中也给予了总结和归纳:“个别段落如诗般押韵,行文则长短句交错运用,形成参差错落之美,又以重沓、虚字传神等手法,增强语言的节奏感。”

写任何文章都需要一定的情感,应当说情感投入越多,其文越能感人。有人说文章要先感动自己,才能打动他人。郭沫若在《革命与文学》中说:“作家的感情愈强烈,愈普遍,而作品的效果也就愈强烈,愈普遍。”清人刘鄂在《老残游记》自叙中说:“《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史记》是一部充满情感的巨著,这不仅仅因为作者受此宫型,用发愤著书来进行精神解脱。更在于作者对所著的内容赋予了真情实感。通读整个《史记》,无论是纪也好,序也好,传也好,甚至其表,都能感受得到司马迁的一种隐痛,一种亢奋,一种不舍。如若是可能的话,我真愿意请司马迁先生出来作一系列讲座,听听他赋予《史记》多少悲伤、多少愤懑,听听他如何与古人一起哭泣、一起沉思。比如“屈原传”中从“屈平既绌”,到“顷襄王怒而迁之”这一长段,整整用了屈原之传将进一半的篇幅,罗列屈原被绌之后朝廷决定重大问题的十四个错误。这里虽然没有一字提到屈原,却让读者在一个个重大错误后面,看到了没有屈原的国家悲哀。亦即把没有屈原参政的朝廷问题写得越多,错误越严重,越能展现出屈原的重要与伟大。作者如此剪裁历史材料,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