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专访历史人物小说《大唐贤刺史》作者郑京鹏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6-10-27 09:36:58

今年夏天,一部以描写著名诗人白居易在忠州(今重庆忠县)从政生涯的历史小说《大唐贤刺史》出版上市,小说围绕白居易修建忠州白桥、白公路,进行州府行政改革,倡导学习本土忠义人士精神,兴办书院等事例,塑造了一位负重前行、克难而进、勤政爱民、清正廉洁的大唐贤刺史与优秀的现实主义诗人的艺术形象。白居易为忠州做出了哪些贡献?他的精神能带给忠州人怎样的启示?书香重庆网对话本书作者、重庆文学院创作员郑京鹏。

作者:郑京鹏 著出版社:中国财富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08-01

访谈人物:郑京鹏,重庆市忠县人,历任忠县师范学校讲师、四川省教科所教研员、忠县政协副主席、忠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忠县文联顾问、忠县作家协会顾问、《忠州艺苑》杂志顾问、《重庆政协报》编辑、《重庆名人》杂志副主编、重庆市一届人大代表、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等职。

2001年1月,获重庆市优秀市人大代表称号;2006年1月,获重庆市文明市民称号;2009年2月,获重庆市十佳网络知识分子称号。在全国报刊上发表散文、诗歌、小说等文艺作品一千二百余件,主编出版《忠县人大志》一部,创作出版诗集《小城诗情》《乡村恋歌》三部,长篇纪实文学《祝你生日快乐——献给重庆直辖十周年》一部,中短篇小说集《怪盗》一部,长篇小说《红干人传奇》《走出荒原》《天降大任》三部;曾获《人民文学》“近作短评”金奖等多个奖项。


书香重庆网:您在创作谈中说到,因自小生活在忠州,成长过程中又与白居易颇有“缘分”,所以想要对这位历史上的忠州父母官做一次全面的推介,但促使你下决心创作这部作品的原因什么?

郑京鹏:《大唐贤刺史》是一部以白居易为主人公的长篇历史人物小说,讲述的是这位世界级历史文化名人做官为民的故事。早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从语文教科书上就读到了白居易的“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诗歌名句,便对他产生了仰慕的感情。青年时期,我在忠县师范学校就读,学校的校址就在忠县县城西山的白公祠,那时便知道了白居易在忠州当刺史的事。心想,原来这位自己敬仰的大诗人还是忠州的父母官,自己一定得好好地向这位父母官学习学习。后来接触的史料一多,对白居易在忠州的故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对他更加崇敬,于是便产生了并且下定决心要为他写一部书的想法。近年来,我有了一些更多的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便了却了自己的这桩心愿,创作了这部小说。

书香重庆网:这是第一部以小说形式反映白居易在忠州工作和生活的文学作品,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何来奠定总体的内容与基调?

郑京鹏:作为唐代的大诗人,白居易极其广泛和深远的影响,主要在文学方面。因此人们一谈到白居易,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他的诗歌,想到他的文学成就,所以在过去的许多诗文和书籍中,大都涉及他的诗歌和文学,而很少涉及他的工作和生活,尤其是为官的工作和生活。人们都知道,文学来源于生活。白居易的文学创作,也是以工作和生活为基础的。他能够在文学创作上取得那样大的成就,在工作和生活中必然有不凡的表现。于是我便将创作的内容和基调奠定在了他做官为民上,这是与过去的诗文和书籍在内容上不同的地方。在表现形式上,我采用了长篇小说的体裁来写,这应当是另辟蹊径,是一次尝试,于是就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书香重庆网: 你在著书过程中在创作过程中是否感到压力?在持续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因为原因改变本书的立意或架构?

郑京鹏:压力还是有一点的,不过不是很大。因为在这之前,我做了较为充分的前期准备工作,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与此同时,还写过一些关于白居易的诗歌和文章,如《白公祠》(《忠州名胜》组诗之一)、《白刺史写诗论治州》、《白居易为官忠州》、《白居易与忠州白桥》等,先后发表在《重庆文学》杂志、《重庆政协报》、《重庆杂文》报《重庆名人》杂志等报刊上,所以创作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在近一年的创作时间里,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在写作中因为某些原因对本书立意和架构的改变,倒不大,只有那么一点点,主要在书名上。开始准备用《忠州刺史白居易》作为书名,但一思索,觉得白居易这个人物不是属于一个地方的,不能将他局限于一个地区,于是便将书名改为《白居易忠州当刺史》,这样虽然突出了白居易,但有点戏说的味道,而白居易在忠州当刺史,从当时的环境来看,忠州的条件并不好,他的刺史当得并不潇洒,因为他因难而上,克服了自然的和人为的不利困难,才做出了突出成绩,三年的任期未满,就提前调回了京城,所以最后将书名定为了《大唐贤刺史》。当然,随着书名的改变,立意就更加高远了,便具有了更多的严肃性和全局意义。

书香重庆网:写这样的历史名人,又是以一己之力成书,在资料收集及整理过程中怎样做到对史料的判断、删减与取舍?

郑京鹏:大家都知道,长则一本大书,短则一首小诗或一篇小文,都有一个侧重点,一个主题,《大唐贤刺史》也不例外。面对史料和传说,不能面面俱到,统统囊括于书中,而是根据需要,对伪劣进行了判断,对旁枝斜叶进行了删减、取舍。关于这个问题,我还要多说两句。前面已经提到,这本书主要是写白居易在忠州做官为民的从政生涯的,因此与这个内容相关的,与主体密切的,才写了进去;与这个内容相关较少的,与主题联系不够紧密的,就写得比较简略;与这个内容无关的,或游离于主题之外的,就没有写进去。譬如,在对白居易创作的关于忠州较多诗文的取舍上,我都把握了这个原则。

书香重庆网:我们知道以历史人物为原型创造的小说,要在作品内容上做到吸引读者,有时会出现虚构“水份”太多的情况。您在创作过程中,如何做到真实与虚构平衡?

郑京鹏:文学作品不同于一般的文史资料,在创作中少不得采用文学的创作手法。在写《大唐贤刺史》的时候,我遵循的原则就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譬如白居易在忠州当刺史的一些大的时间和事件的节点,都是真实的;与白居易的工作和生活有关联的前任忠州刺史李景俭,白居易的夫人杨氏、家姬樊素、弟弟白从简等人物,在历史上都是实有其人的;书中多次出现的汪岩这个名字,在历史上也有某个人物的影子,但进入书中,他就已经不再是某一个人了,而成了那一类人物的代表和缩影。还有一些人物,由于年代久远,无从查考,只有虚构了,再譬如白居易身边的那些同事张别驾、蹇长史、殷司马等人,就是虚构的。这种虚构,在文学创作中,也是允许的。

书香重庆网:在世人眼中对白居易的认识大多停留在诗人层面,但本书以他在忠州的从政生涯为主,你在书中是否抹去了其作为诗人的特质,还是两者兼顾?

郑京鹏:尽管这本书的内容是以白居易在忠州的从政生涯为主的,但并没有抹去他作为诗人的特质,基本做到了两者的兼顾。譬如他的那些影响巨大的诗,往往都是有感而发的,而不是无病呻吟的。就像他所主张的那样:“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在书中,生动具体地讲述了他在工作之中、生活之中或工作之余、生活之余作诗作文的情景,读来相当感人。本书还将诗歌和文章的内容,通过当事人物之口,做了适当的诠释,对理解诗文的意思也起了较大的作用。从一定意义上说,这本书也是介绍白居易部分忠州诗文的著述之一。

书香重庆网:你希望你的这部作品能带给家乡人怎样的阅读感悟?

郑京鹏:今年8月,《大唐贤刺史》由中国彩富出版社出版了,9月已经正式上架,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地,新华书店等多家实体书店,以及淘宝、京东、天猫、当当、亚马逊等多家网上书店均有销售。家乡的部分读者和外地的部分读者已经购得此书。从与家乡的读者交谈中,得知他们对这本书是给予了充分肯定的。譬如白居易怀着“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政治抱负,在忠州做的那些为民的好事、实事,都让家乡的人们很是感动;还有家乡那些熟悉的山水,譬如忠州古城、香山、州屏山、翠坪山、鸣玉溪、向家嘴、十三坎等,都让家乡人感到十分亲切。我希望,家乡的人、也不仅仅是家乡的人,而是较多的读者,能通过阅读这部书,受到启迪和激励,热爱自己的事业,热爱自己的家乡和祖国,要像白居易那样,多做有益于老百姓、有益于社会的好事、实事,努力成为一个众口皆碑的人。

书香重庆网:作为身在忠州的文化人,也是从事相关文学工作,对于如何更广泛有效的向社会传播忠州的历史文化名人,是否有一些自己的建议?可以通过哪些方式?

郑京鹏:我出生于忠州,多数时间生活和工作在忠州,从事的工作也大多与文学、文化、教育和社会事业工作有关,对家乡、对祖国充满了热爱,对那些为人类、为社会做出了贡献的历史文化名人,也充满了敬仰之情。如何来传播他们的事迹和精神呢?我现在想到的至少有三点:第一,就是要通过各种渠道,包括文学艺术的渠道,来宣传他们的生平事迹和精神,让人们知晓;第二,就是要开展各种活动,包括读书活动,来加深对他们的生平事迹和精神的了解;第三,就是就是要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鼓励人们以他们为榜样,践行他们的精神,为家乡、为祖国做出自己的贡献。

(2016年10月26日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