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出品 >

重新认识遮蔽在历史深处的鸳鸯蝴蝶派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6-07-26 10:21:27
重新认识遮蔽在历史深处的鸳鸯蝴蝶派

——鸳鸯蝴蝶派10本经典作品推荐

鸳鸯蝴蝶派是20世纪初叶在上海“十里洋场”形成的一个通俗文学流派,盛行于辛亥革命后,得名于清之狭邪小说《花月痕》中的诗句“卅六鸳鸯同命鸟,一双蝴蝶可怜虫”。又因鸳蝴派刊物中以《礼拜六》影响最大,故又称“礼拜六派”。

鸳鸯蝴蝶派小说因多是当时广受欢迎才子佳人情节,又被称为才子佳人小说。鸳鸯蝴蝶派小说继承古代白话小说传统,形式上以长篇章回体小说为其特色,加上当时所处复杂的历史背景,鸳鸯蝴蝶派小说一直得不到新文学界各派别的承认,被遮蔽在历史的深处,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鸳鸯蝴蝶派的价值才得到认可。

事实上,鸳鸯蝴蝶派自初问世之时,甚至标榜“新小说”,直接承继晚清“新小说”而来,接受了西方小说的影响,无论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创新,具有一定的进步性,不少作品在当时被拍成电影并大获成功,为中国小说和电影的发展作出过重要的贡献。小编推荐10本鸳鸯蝴蝶派代表作品,带你走进鸳鸯蝴蝶派小说的趣味世界。


苏曼殊《断鸿零雁记》

创作于1912年,作者苏曼殊以第一人称写自己飘零的身世和悲剧性的爱情,全书笼罩着一种末世的凄凉、窒息,以及对人的心灵的压抑,是中国第一本正面描写和尚恋爱的小说,被誉为“民国初年第一部成功之作”。

徐枕亚《玉梨魂》

《玉梨魂》主要围绕着何梦霞与白梨影、崔筠倩之间的情感纠结展开,是民初言情小说的重要代表作,是中国第一本歌颂寡妇恋爱的小说,被誉为“言情小说之祖”。曾创下了再版三十二次,销量数十万的纪录。《玉梨魂》与《广陵潮》《江湖奇侠传》《啼笑姻缘》被称为鸳鸯蝴蝶派小说“四大说部”。

包天笑《冥鸿》

包天笑,著名报人,小说家,一生著译很多,有100多种。著有《上海春秋》、《海上蜃楼》、《包天笑小说集》等,译有《空谷兰》、《馨儿就学记》等。包天笑和徐枕亚、周瘦鹃、李涵秋、张恨水被称为鸳鸯蝴蝶派“五虎将”,作品《冥鸿》是中国第一篇书信体小说。

孙玉声《海上繁华梦》

《海上繁华梦》取材于十里洋场的上海晚清时期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社会生活,比较真实地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具有形象性的认识价值。该书除了主观上的暴露、劝戒作用外,还在客观上为我们展现了上个世纪末上海以至近代中国的世俗画卷。

李涵秋《广陵潮》

李涵秋代表作,原名《过渡镜》,后改名《广陵潮》,以“中法战争”(1884年)到“五四运动”的扬州为背景,以秀才云麟与表妹淑仪、妻子柳氏、情人红珠的爱情婚姻纠葛为中心线索,编织了一幅清末民初三十余年的历史画卷。

张恨水《啼笑因缘》

作者张恨水是现代文学史上号称“章回小说大家”和“通俗文学大师”第一人,《啼笑因缘》是其代表作。该书采用一男三女的爱情模式为故事的核心结构,通过旅居北京的杭州青年樊家树与天桥卖唱姑娘沈凤喜的恋爱悲剧,反映了北洋军阀统治时期黑暗、动乱的一个社会侧面。

《啼笑因缘》曾先后十数次再版,它不仅在旧派章回小说的老读者群众,引起强烈反响;而且还使当时的新文艺界惊异不止,甚至还讨论过《啼笑因缘》何以有如此大的魅力,流传得如何广泛。该书多次被改编电视剧或电影,深受各个年代读者的追捧。

秦瘦鸥《秋海棠》

《秋海棠》创作于上世纪20年代,讲述被军阀毁容的京剧花旦秋海棠走投无路而自杀的悲惨人生,又称作旧上海“第一悲剧”。《秋海棠》曾被冠以“民国第一言情小说”之称。

该书在上世纪40年代在“孤岛”时期的上海出版后,获得了空前轰动,并创下了畅销书的最新纪录。1942年12月该书还被改编成话剧,历演150场。

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侠传》

平江不肖生,近代著名武侠小说家,为上世纪20年代侠坛首座,领导南方武侠潮流,被称为民国武侠小说奠基人。

《江湖奇侠传》写于二十年代初,小说以近代史上确有其事的湖南平江、浏阳两县县民争夺赵家坪一事为引子,以昆仑、崆峒两派弟子分别助拳争夺赵家坪“水陆码头”冲突生枝叶。被视为近代武侠小说的先驱,有些人甚至认为它是中国第一部正宗的武侠小说。

程小青《霍桑探案集》

程小青是中国现代侦探小说“第一人”,是“东方的柯南道尔”,他笔下的霍桑,是中国版的福尔摩斯。其文笔的明洁流畅,叙事的清楚,分析推理的缜密周致,在同时代的作者里更是不作第二人想。

《霍桑探案集》收入程小青《险婚姻》、《血手印》、《断指团》等中短篇小说10部。这10部小说均以侦探故事为题材,内容丰富,故事情节曲折,人物刻画生动,是中国现代侦探小说中的杰出作品。

许啸天《清宫十三朝演义》

历史演义小说,本书生动真实地叙写了清宫十二位帝王的宫闱历史。作者以丰厚的历史事实为经,以文学想象为纬,细致深刻地揭示了清代宫廷生活及其内部的皇权更替、政治斗争、宫闱秘闻、朝野佚事,情节曲折,描写生动,再现了一幅充满风云变幻的历史画卷。

作家周瘦鹃在为小说作的序中誉之为“不亚于《水浒》、《三国》诸巨作”和“亦有大仲马氏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