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原创投稿 >

唐刚诗集《飞过秋空的鸟》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10-23 10:16:55

内容提要

诗集《飞过秋空的鸟》是诗人唐刚创作自编成书的第50部诗(文)集。由“悲鸣的鸟、大鸟展翅、应该歌唱这些鸟、一片羽毛在飞、勇者的天空、鸟飞的高度、明日的翅膀、鸟的悲歌、思想的鸟、五色鸟、惊弓之鸟、太阳神鸟、爱的青鸟”等十三个大型组诗组成,共收入诗人上世纪80年代初至2015年创作的有关鸟类的诗歌156首。这是作者站在人类未来的高度,对那些即将消失、灭绝的鸟类,唱出的一曲深情而悲悯的挽歌。并附录唐刚创作年表。

作者简介

唐刚,原名唐岗熙,网名重庆唐刚。1952年5月8日生,重庆奉节人,著有诗文集51部。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1980年发表作品,在《星星》、《青年文摘》、《诗刊》、《人民日报》以及台湾《诗世界》、《世界诗叶》等200余家报刊发表诗作1500余首,发表散文等30余万字。有诗作入选《中国诗人自选代表作》、《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新世纪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1940—2015)》等数十种选集。主要获奖作品:诗集《大地的耳朵》获2006—2007中国首届网络文学节诗歌类二等奖;散文《白帝彩云归》获2009年中国作家协会“长江颂”全国游记散文征文三等奖。已由中国文联、四川文艺等出版社出版诗集《生命花季》、《一方水土》、《自然箫声》、《秋天的背影》、《高峡出平湖》、《远路上的眺望》、《最后一片净土》、《梦河回流》、《月是故乡圆》、《梦里红颜》,散文诗集《韶华独旅》等11部,出版散文集《瞿塘听潮》1部。同时被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以及上海、天津、中山、南京、四川、重庆等国内百余家图书馆收藏。另有诗集《鸟望大地》、《唐刚诗选·梦者的歌谣》、《人在秋天》、《可爱的岁月》、回忆录《从煤黑子到草根诗人》等30余部作品集授权“北京书生读吧”、电信“天翼阅读”、榕树下文学网出版电子图书。1995年加入四川省作家协会,1997年加入中国诗歌学会;现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奉节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奉节县《白帝诗社》名誉社长。个人辞条入录《世界名人录》(第三卷)、《中国诗人大辞典》等辞书。

目录

第一辑  悲鸣的鸟

唱挽歌的乌鸦

消逝的鹰

夏天的鸟鸣

鸟望着大地

沉思冥想·鸟

行色匆匆的鸟

飞过秋空的鸟

鹰魂

翔飞的鹰

鸟儿·歌声

悼一只山咂鸟

鹰之殇

第二辑  大鸟展翅

苍鹰

苍野的鹰

深秋的鹰啸

苍鹰的飞翔

苍鹰的翅膀

鹰·圣歌

鹰逝

苍鹰和乌鸦

大鸟展翅

蓝天,很难看到鹰飞

鸟化石

一只可怜的鸟

第三辑  歌唱这些鸟

寒雪中的鸟

一只雏鸟的飞翔

饥饿的麻雀

应该歌唱这些鸟

恋乡的鸟儿

巨鸟的翅膀

鸟儿的飞翔

为乌鸦正名

一只鸟儿

鸟鸣

黑鸟

鸟歌

第四辑  一片羽毛在飞

鸟的生存方式

大鸟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鹦鹉鸟

乌鸦与喜鹊

寒号鸟(1)

寒号鸟(2)

大雁

天鹅

飞鸟的翅膀

唱歌的鸟儿

神秘的大鸟

第五辑  勇者的天空

给逮鸟的孩子

童心的鸽子

勇者的天空

峡野·鹰

一只峡鹰

自由的鸟

归燕

遥望高空的鸟

林梢的雁儿

爱心雁

东方鹰

九个头的鸟

第六辑  鸟飞的高度

化石鸟

一只留鸟

画一只白鸽

最后的鸟鸣

鸟飞的高度

鸟的空巢

寻梦的鹰

鸟飞的方向

受伤的鸟

婉转的鸟鸣

鹧鸪天

气魄·一行白鹭上青天

第七辑  明日的翅膀

如果没有鸟

鹦鹉

驼鸟

凤凰与鸡对话录

和平鸽

落日惊鸿(1)

落日惊鸿(2)

沙冷寒鸦

明日的翅膀

自由的鸟儿

雪鸟

鸟语

第八辑  鸟的悲歌

天鹅肉

梦见我是一只鸟

乌鸦喝水

应该给麻雀正名

无树的天空结满鸟巢

平沙落雁

寒鸦戏水

风声鹤唳

悼一只鸟

鸟的悲歌,悲歌!

独唱之鸟

老鸦峡

第九辑  思想的鸟

高飞的苍鹰

梦中的鸟

萤火虫不是鸟

那只鸟

笨鸟

我是鸟,飞不出大地

恋乡的鸟

思想的鸟

圣歌•神鸟

孤雁

一鸟,一天空

刁鸟告状

第十辑  五色鸟

鸟儿唱歌

捕鸟人

笼中鸟(1)

笼中鸟(2)

候鸟

白色的大鸟

晨鸟

徙鸟

一鸣惊人

一箭双雕

鸟尽弓藏

苍空之鹰

第十一辑  惊弓之鸟

鹰与捕鹰者

黑色的鹰

天空飞着一只鸟

鸟人(1)

鸟人(2)

仙鹤

乌鸦和猪

唱歌的鸟

爱鸟的人

鸟儿

白头翁鸟

惊弓之鸟

第十二辑  太阳神鸟

生命·天空·壁画或一只飞鸟

恋鸟啼血

鹰嘴石

一只画眉鸟

孤雁,飘泊者

鹭影划过小城上空

春梦,像一只鸟儿

山城鸟鸣

飞入城市的鸟

雾都鸟歌

起飞的鸟

梦回金沙,太阳神鸟

第十三辑  爱的青鸟

绝唱·在天愿作比翼鸟

梦境的仙鹤

爱的青鸟

失望的鸟

一只白鸽(1)

一只白鸽(2)

一只白鸽(3)

沉寂树林,飞来一群鸟(五首)

后记:

附录:唐刚创作年表

#p#副标题#e#

第一辑·悲鸣的鸟

唱挽歌的乌鸦

乌鸦叫唤,为人类预言吉凶祸福

乌鸦的每一次叫唤都很灵验

乌鸦的叫声毛骨悚然

能让灵魂失去栖身之所

还夹带着惊颤悸动和茫然四顾的沉重

那年,乌鸦不停地叫唤

村里果然就死了一个人

人死了,乌鸦还在那片树林中叫唤

继续叫唤着的乌鸦,仿佛唱着

一曲心灵深处的忧伤

一曲绝望哀怨的挽歌

唱挽歌的乌鸦,千百年承载着人的

诅咒谩骂与算计,自始至终

都背着不吉祥的骂名

像预言家一样的乌鸦,却不能预言

自己的吉凶祸福——即将灭绝的命运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消逝的鹰

鹰展开强劲的翅膀,飞上高天搏击风云

给儿时的我无限的遐想神思与天真

而今天空中很少看到,鹰

优美的飞翔了,它们都飞到哪里去了?

那些展开强劲的翅膀,搏击风云的鹰

有鹰飞的童年,鹰

曾让我一个个童心的日子

插上翅膀飞翔,飞向太空飞向高山飞向丛林

鹰的消逝,人啊,我们该问问人类自己

我们做了哪些不该做的事情

才导致了鹰的消亡?如今

我灵野的天空,鹰——早已杳无踪影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夏天的鸟鸣

月落星隐不热有风

窗外,黑暗中的树林飘来几声鸟鸣

鸟儿在燥热的黑夜沉闷极了

发不出唱歌的声音

这时正好凉爽风清

正好唱一支歌,献给黎明

鸟儿的歌,唱着唱着黑夜就彻底逃遁了

东天就露出了银白色

还看得见草叶上滴露的水晶

我在鸟儿的歌声中,睁开眼睛

看见醒来的大地,被鸟儿的歌声擦亮

发现时光,在生命中又远了一程

蓦地一支弹弓不知从哪儿飞来

鸟儿的歌,嘎然喑哑了

从此再也听不到鸟儿的歌声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望着大地

鸟望着苍茫大地,不停涌动洪水泥石流

鸟,万分的恐惧不敢栖在,那棵

被洪水泥石流冲歪的古老的树上

鸟望着苍茫大地,为自己的

命运和未来担忧,它不停地鸣叫着

嘶哑的声音,仿佛盖过

洪水泥石流的轰响

鸟望着苍茫大地

一支苦涩的歌,从它的喉嗓里发出

使它的灵魂得不到片刻的宁静

鸟望着苍茫大地,望着大地上的

泥泞坎坷灾难,以及那些阴谋冷箭险恶目光

它那双飞翔的翅膀,早已有气无力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沉思冥想·鸟

一只鸟飞走了,一群鸟飞走了

飞走了,就再也没有飞回来

那是什么鸟?

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只知道,那鸟是一种很美丽的鸟

美丽的鸟,尖啄红绿相间的羽毛

总是在故乡的竹林间

唱很动听的歌谣

那鸟,在儿时记忆的天空飞翔

时儿飞低,时儿飞高

但不知是什么缘故,飞走了

就再也没有飞回故乡的怀抱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行色匆匆的鸟

一只鸟的声音,一群鸟的声音

一大群鸟的声音,掠过这个

只有喧嚣、没有宁静的城市的天空

好久听不到鸟的声音了

这群鸟的声音,就像飘泊者的歌谣

转瞬间没有了踪影

消失在远天的一角

这是行色匆匆的,越过

一座城市上空的,一群鸟

透过黑云密布的生命的远空

我以仰视的姿势倾听,那群鸟的

歌声的余韵,在岁月的远方嘹亮,天籁般美好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飞过秋空的鸟

飞过秋空的鸟,不是一只是一群一大群

在大地上,我似乎还能听见

它们在天上飞翔时的欢叫

这是一群飞过秋空的鸟,我望着它们飞翔

它们却望也不望我一眼,径直向远方飞去

让我伫立在秋天的大地,望着它们

越飞越远,飞向远空的寂寥

飞过秋空的鸟,不知是哪天飞过的哪一群

它们在飞掠我头顶的天空时,遗落了一只

那只鸟孤零零地落在荒野草丛

凄厉地鸣叫,看来那只失群的鸟

是飞不出这个秋天了

我把它细心地拾起,发现它的翅膀

已经折断,我将它带回了家

在我心的屋檐下,为它筑一个过冬的巢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鹰魂

一只苍鹰,被谁残酷地射杀了

只剩下一片很黑的羽毛

一片很黑的羽毛,在云空中飘摇

像一片被大风撕碎的黑色的云

我的视线,随那片黑色的云飘向远空

风,慢慢地停息了

那片黑色的像黑云一样的羽毛

陨落在大雪覆盖的草丛,黑白分明

我弯腰拾起了,那片黑色的羽毛

蓦然发现——

这或许就是苍鹰死亡后的不死的魂魄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翔飞的鹰

雷声自遥远的天际,唱响日子的沉闷

一道闪电划过,我黑色的心空

倏然明亮,有雨席卷而来

一阵清寒,渗入思绪阻隔的厚墙

在心灵无力摆脱的惶惑中

我发现一只翔飞的鹰

一支冷箭飞来,鹰

逃离生命血红色的记忆丛林

有一方晴空,祥云袅袅

鹰,瘦小的影子,渐飞渐远

最后,只剩下一曲永恒的啸鸣

旋飞于我,梦幻空寂的灵野的远空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儿·歌声

一片鸟儿的羽毛,从美丽的蓝天飘落

飘进桃花源中,桃花源中人

拾起那片轻盈的鸟羽,眺望

鸟儿的影子,从天空无声地飞过

那只鸟儿,是飞向了远方的

一座开花的绿岛吧?

那只鸟儿,是飞向了远方的

一棵开花的绿树吧?

然而,这都不是,都不是

那只鸟儿,在飞过天空的一刹那

已被一支从大地飞来的冷枪射中

停止了跳动,爱听鸟儿唱歌的人啊

你再也别想听到,那只鸟儿动情的歌唱了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悼一只山咂鸟

两只红嘴壳的山咂鸟,一对好夫妻

五彩的羽毛,长长的尾巴,一天到晚

在村外的那棵老樟树上唧唧喳喳唱着歌谣

我爬上树,掏出它们抱儿的蛋

捣毁了它们温暖的巢

它们没有因我的捣蛋吸取教训

依然衔来树枝干草,又在那棵老樟树上

垒起一个新窝,比原来的那个更大更好

我用诱饵逮住了其中的一只,关进了

竹笼子,鸟儿在笼子里跳上跳下

碰落遍地的羽毛,而另外的那只

一天到晚,围着我飞,饶着我叫

想起那叫声,一定是向我求饶

当时,我为啥不放了那只鸟?

我给那鸟捉虫子吃,它不吃不喝

不几天,就死在笼子里,我伤心了好久

至今五十年了,仍在我心空,不时地掠过

那鸟的影子深出长啄,啄我对它,迟迟的哀悼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鹰之殇

一支呼啸的响箭离弦 ,带着一串无声的阴谋

向遥远深邃的天际飞奔而去。我以一种惊异的目光

直视那位持箭的射手,仰望无边苍空

箭,穿万古洪荒大宇,鹰,从苍天坠落坠落

这时有一片片苍白的雪飘飞,和着纷飞的鹰羽

覆盖了整个冬天,苍漠大野黑白分明

持箭的射手,从隐蔽处,倏地跃起

凝视着那只中箭的鹰坠落,坠落在大地

他微笑着健步入飞,向鹰坠落的那方雪野跑去

鹰,似一束熊熊燃烧的黑色焰火

射手躬身伸手、弯腰——迅疾地抓起

那只曾经自由自在翔飞天穹的鹰

那只曾经用矫健的翅膀,托起无边天穹的精灵

只见那鹰在射手那双青筋暴凸的大手上痛苦地痉挛着

似乎还要作最后一次,拼命的挣扎

蓦然间,那鹰尖利的啄,矫健的翅,锋利的爪

在那射手紧握的大手上,无力地垂下,丝纹不动了

只有鹰,被箭簇洞穿的胸脯上,一滴滴鲜艳的血

还在静静滚落,落在雪地殷红殷红,像一朵朵破碎的花瓣

哦,鹰之壮烈,使我的大脑嗡地一声,似乎中箭

成一片冷冷的空白,心灵的祈祷,像不远处

那条被大雪覆盖的河水,永恒地凝固成厚重的坚冰

那只被射手残酷射落的鹰,与射手同时走远了

没入雪野苍茫的远景……我的心却在久久,久久地滴血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第一辑·

 

 

第二辑·大鸟展翅

苍鹰

我再一次看到苍鹰,在秋空中

高高地飞翔,它的飞翔

似乎比以往,飞得更高更远更强劲

让我想起了——

一场力量的角逐,一次生命的比拼

苍鹰,只有飞翔,才能展示出

它生命的力量,是那样强大

才能展示出它的理想,是那样高远

才能展示出,它的意志,是那样坚强

苍鹰,一次次生命的高翔

从不畏宿,它心中,总是有一个梦

在它的翅膀上,不断地完美着

只当生命,终于支撑不起飞翔的信念时

它就会拼尽生命所有的力量

飞向更高更远的天界,涅槃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苍野的鹰

苍茫的云空,乱云飞渡,黑云压顶

苍野的鹰,从一座高崖之上

展开它那双坚硬的翅膀,飞上乱云的天空

将我眺望的目光,拉向远天,那片黑色的云

暴风雨即将来临,苍野的鹰

依然无畏地高翔,搏击着漫天的风云

我真想喊住那只高翔的鹰,回到高崖之上

以免被风暴折断翅膀,断送生命

鹰,只顾飞翔在漫天的云层

我知道,苍野的鹰不会停止它飞翔的翅膀

它的那双翅膀,本来就是为天空长出的

只有高远的天空——

才是它的用武之地,才能施展它飞翔的本领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深秋的鹰啸

迷路了,在一片红枫林,深秋

用它的眼花缭乱,让我惶惑,使我不安

我不能就此,这样在原地转悠

我要走出这深秋的红枫林

把迷路的空虚和寂寞,甩在身后

这迷人的红枫林,实在给人诱惑

只要来了,就不想走

眷顾的心情,依恋的直觉

告诉我,这样的景致,会让一个

有正常思维的人也能陷入它,预设的陷阱

突然,峡谷里传来一声,响亮的鹰啸

越过大野的屏嶂,钻进我的耳朵

我倏然觉醒,走出了,红枫林的迷惑

我与秋天,依然形影相随,寸步不离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苍鹰的飞翔

一只苍鹰,展开它那双强劲的翅膀

飞向了茫茫的苍空

据说,苍鹰在知道自己

即将死亡时,就飞向

最高最远的天界

那是苍鹰生命中的最后一次飞翔

苍鹰最后的飞翔,是死亡的飞翔

是崇高的飞翔,是最悲壮的飞翔

也是无人知晓的飞翔

因此,谁也没有见过

苍鹰死亡后的尸体

甚或一支残缺的翅膀,一块断裂的骨头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苍鹰的翅膀

苍鹰的翅膀,是神的翅膀

读它,能读出生命与风暴逆流

抗争的声音和力量

当一只苍鹰,展翅飞越天穹

我看见苍鹰的飞翔,别无选择地

接近着生命的永恒

和比永恒更无穷的梦想

苍鹰,在一生追求的梦中

既使翅膀受伤,依然渴望飞翔

渴望抵达神圣苍远,飞出生命最高的高度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鹰·圣歌

那片古老的天空,凛冽的风剑冰雪逆流

劈开一段时光,鹰,在一声尖啸中

化一团黑焰,燃烧在夜的穹庐

鹰,与夜溶为一体,涅槃的羽毛

飘扬在风雪中,袅袅升腾

云霄之上,岁月之上

达到生命,最高的高度

已看不见鹰,矫健的翅影,只听见

力透苍穹的圣歌,如洪钟大吕

与飘飞的寒潮,不绝于耳镌刻于心

灵视深远的天空,我热血涌动如潮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鹰逝

鹰,飞逝于高远,青苍的梦里

鹰翎飘飞着涅槃的痛苦,余音袅袅

目光与夕阳触碰,电闪雷鸣

自九天之上倾泼而来

鹰的翅膀,再也驮不动时光的沉重

鹰,消逝在远天的云里

鹰,消逝于目光的断崖

万里苍茫,因此而风声萧萧,冷雨如注

远天,传来一声鹰啸

哦,鹰是殉道者,鹰之涅槃

皈依一种希求与崇仰

灵的天国,可有鹰,温暖的巢么?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苍鹰和乌鸦

我用苍鹰和乌鸦作比较

乌鸦一身黑色羽毛,苍鹰也一身黑色羽毛

乌鸦不讨人类喜欢,常常被人类咒骂

骂它,为人类带来不祥的预兆

人类为什么不责难苍鹰?

是不是苍鹰不喜欢嚎叫?

怪只怪,乌鸦多了,一张乌鸦嘴

苍鹰虽然也有一张与乌鸦同样的嘴巴

但它,从来不随便乱叫

而且,乌鸦的翅膀,也没有苍鹰的翅膀强劲

乌鸦飞得很低很低,常常只在树丫上鸣叫

而苍鹰,当然与乌鸦不一样

它飞得很高很高,也从不乱嚎乱叫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大鸟展翅

月黑风高,没有大雪满弓刀

只有大鸟,展翅夜空如云飘摇

每条小路,有情系我欲望高邈

夜如深潭,眼睛生动如流光

岁月河岸,一种光芒很嘹亮

照耀大野黑暗,看见了远方

我伸出一只手,接受一片光荤

无法辨认的灯盏,扑向灵魂

陡峭的山谷惊觉,没有回声

昼夜兼程,飞向七彩人生

招魂曲,总在曼舞的风中

一次次,飘逝蓝色的意境

从天空一角,拓展日子的宽度

初阳,在永恒的燃烧中

展示着大鸟飞翔,像展示一种命运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蓝天,很难看到鹰飞

像一片云飘散,像一个梦破碎

湛蓝的蓝天上,很难看到一只鹰飞

在儿时记忆的天空

苍鹰的飞翔壮观高远

曾给我无限的美的回味

而今,鹰都飞到哪里去了?

鹰那搏击风云的翅膀

是被风暴的魔力折断,还是

飞向了远方天空的温柔之乡,不愿飞回?

蓝天上,再也看不到一只鹰飞

我惋惜我遗憾我流泪,自然的王国

已失落了一种,雄性的美,阳刚的美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化石

你是一枚活化石,在地狱里

沉睡了不知多少万年

是什么神的力量促使你仓促死亡?

看你那被大山重压

被时光扭曲的身子

我猜想那次大劫难

来得是何等地,迅速与突然

今天,你终于重见光明

告别了地狱般的黑暗

但你,依然是痛苦的

你那双欲飞欲翔的翅膀,就是动用

现代高新技术的回天之力

也不能使你,重返生命的蓝天……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一只可怜的鸟

这是一只被关进笼子的鸟

不知这只鸟属于哪一种类的鸟

这只鸟儿,被人关进了笼子

还继续唱歌,歌声依然动听而美妙

这只鸟儿,可否知道?它这是被人

关进了牢笼,再也没有自由的日子

再也不能自由地飞翔

再也不能自由地去觅食了?

这是一只被人囚禁的鸟,我听着

这只鸟儿,依然动人的歌声

就想流泪,我似乎也变成了一只鸟

当我想着,我被人关进了笼子

我就感到,胸闷气喘心跳

假如,我真的已被人关进牢笼,知道

逃脱牢笼已不可能,我是不会

继续唱歌的,我可能很快就会死掉

可怜的鸟儿不是人,它永远也不知道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p#副标题#e#

第三辑·歌唱这些鸟

寒雪中的鸟

天寒地冻了,天上还有鸟飞

天上一只鸟儿在飞,飞得高高的

我仰望,鸟儿它理也不理我的仰望

只顾自个儿不停地飞

天上,一只鸟在飞

它从来不喊一声累

鸟儿的翅膀将寒潮,划开一条口子

天空飘着雪,鸟似乎无论好大的寒冷

都不能将它吓退,只顾向远方飞

一只鸟儿,一只比真实

更真实的生命鸟儿,在寒雪中飞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一只雏鸟的飞翔

一只雏鸟,开始它生命的飞翔

它栖息在一棵树的枝丫上

首先,扇动着它的那双羽毛未丰的翅膀

望着天空,欲飞欲翔

但它只试飞了一下,就沉重地落在了

树下的一块空地上

它再次展了一下翅膀

奋力地飞翔了一下,就飞回到

它原来栖息的那棵树的枝丫上

于是,它又展了两下翅膀,奋力地一飞

就从这一棵树上,飞到了另一棵树上

它高兴极了,如此不停地反复着

不几天,它终于飞上了高远的蓝天……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饥饿的麻雀

寒霜在降,降在秋天霜降后的时节

再也,见不着鸟儿的影子

鸟儿的歌喉,似乎喑哑了

再也听不见鸟儿的歌声

我不知道,那些唱歌的

鸟儿,已经飞向了哪里?

是迁到了温暖的南方?

还是被寒霜冻哑了歌音?

蓦然,从吹着寒风的树林

飞来一群麻雀,四处觅食

看着它们饥饿的样子,就知道

它们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我抓一把小米,撒向它们,麻雀们蜂拥而上

争抢啄食,啄完了米粒,我望着它们腾空而飞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应该歌唱这些鸟

众鸟高飞尽,飞尽的只是那些候鸟

候鸟,害怕冬天的寒冷

但在冬天,依然还有一些坚强的鸟儿

在寒雪的天空中翔飞

在凝雪的大地上觅食

等待着暖春的来临

我们应该歌唱,这些坚强的鸟儿

这些不见异思迁的生命

是它们驱散了,冬天的寂寞和寒冷

我们应该赞美,这些弱小的鸟儿

这些依恋故土的生命

是它们在寒冷中

依然保持着无畏的精神

倘若在漫长的冬季

没有这些鸟儿,我想漫长的冬季

将会变得,更加死寂和冷清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恋乡的鸟儿

在落叶的枝头,在秋天的竖琴上

拨弄着一声声悦耳的琴音

唱歌的鸟儿,是否知道?

冬天的寒潮,即将逼近?

这些鸟儿,怎么没有迁徙呢?

是它们,舍不得走?

舍不得这秋天丰收的美景?

难道?这是一只只恋鸟么?

恋家、恋乡、恋人?

也许,唱歌的鸟儿,把这儿当成了

永远的家,无论是春天的繁花似锦

无论是夏天的遮天浓荫,无论是

秋天的芳香甜蜜,无论是冬天的彻骨寒冷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巨鸟的翅膀

一道飓烈的闪电闪着白光

将漆黑的天空

划开一条伤口

血,汩汩地涌出,倾泼而下

冷凝在一只巨鸟的,翅膀上

巨鸟的翅膀,被那

突如其来的飓烈的风暴,折断

巨鸟,沉重地陨落在大地上

砸伤了我的笔尖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

灾难,我心灵的翅膀,早已伤痕累累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儿的飞翔

我最羡慕鸟儿的飞翔

鸟儿的飞翔,是多么地自由自在呀

它们在高远的蓝天

优美地翻飞,不时地翱翔

鸟儿的飞翔,多么美好的飞翔

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抵达的向往

我最爱仰望鸟儿的飞翔

鸟儿的飞翔,是那么地自由自在啊

只要是飞所能及的

鸟儿,都能够飞向那个地方

鸟儿的飞翔,多么美妙的飞翔

那是一种人类无法抵达的向往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为乌鸦正名

一只黑色的乌鸦,一身漆黑

油光的羽毛,一付漆黑尖利的

啄子,一对漆黑灵动的眼睛

一双漆黑敏锐的趾爪

乌鸦的嘴巴,给人的第一印象

就不是那么美好,乌鸦的叫声

有时非常地凄厉

有时无比地烦躁

因此有人断定,黑色的乌鸦

是一种不吉祥的鸟

黑色的乌鸦为人类,背了一辈子黑锅

如今的大地,很少有乌鸦的影子了

还是没有人,为乌鸦正名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一只鸟儿

细碎的金子,洒在碧蓝的水面上

一只低飞的鸟儿,用它优美的翅膀

在天空中,飞进了一片金子的阳光

阳光中的天空,恬静幽深明净清朗

没有一丝儿云影

连一片一片落叶飘扬

悬浮秋空,也像鸟儿扇动着翅膀

水面上的天空,天空中的阳光

阳光下的飞鸟,我看得傻眼了

似乎也变成了一只鸟儿,愉快地展翅飞翔

暴风雨,蓦然袭来,鸟儿,各散五方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鸣

谁在春天的树林,弹出优美琴声?

年年月月天天时时刻刻

大地的舞台上

总有一些操琴高手

挥动灵巧的手指,便有动听的音符

滑落琴弦感动岁月,不甘寂寞的心

岁月匆匆走过,无语无迹无痕

惟有鸟儿,留下了一种述说的声音……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黑鸟

黑鸟,并不是人们常见的

天上飞的

那种黑色的大鸟

黑鸟,掠过晴空,煽起巨大的逆流

将阳光遮没在九天之上

黑鸟飞过,大雨滂沱

风调雨顺或者遍地灾难

谁都看不透,黑鸟

飞来的季节,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

黑鸟,消失在雷鸣的远方

大地,平静下来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鸟歌

听鸟唱歌,从春唱到冬从冬唱到春

听鸟唱希望的歌,鸟在歌声中唱完一生

为觅食而唱歌

为生命而唱歌

为爱情而唱歌

唱寂寞的歌,唱欢乐的歌

众鸟高唱,歌声雄壮而悠扬

只有一种,叫寒号鸟的歌

是一种饥饿的呻吟,唱着悲凉

听鸟唱歌,有一片羽毛很优美地

从鸟的翅膀上,轻轻地飘落岁月时光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第四辑·一片羽毛在飞

鸟的生存方式

鸟是一种飞翔的精神,一种高远的意志

每一次飞翔,都达到一种,高度

鸟的心中,有一片迷人的风景

风景在蓝天,在一片彩云之上

在更高更远的天宇

鸟在死亡的时刻,不知有没有叹息和忧伤

肯定,它在一次又一次的飞翔中

悟出了一些生的道理

鸟的希冀,只有永远的天空

鸟的生存方式,力透纸背,欲飞欲翔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大鸟

我预感到精神的大鸟,即将死亡

死亡在一场如霍乱一样的灾难

那灾难吐着火舌或者喷着毒汁

将大地污染成一个散发着恶臭的

垃圾场。我看到那只

诗歌纯洁的大鸟

只在布满瘴气的天空

无力地扑闪了几下翅膀

就飘飘然,坠落进地狱

或者一片污水茫茫的深渊

大鸟啊,我的神圣圣洁的诗歌女神

请用你,灵魂最后的光芒

将我引领吧,将我引领进

那个没有污迹没有浊流的世界

那方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没有阴谋的蓝天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不知道这片羽毛

是从哪只鸟儿身上飘下来的?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那只落羽的鸟儿

你是否看见了

你撕破的衣杉上的那个缺口?

一片羽毛在大风中飞

就像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婴儿

在风雪中流浪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鹦鹉鸟

鹦鹉鸟,俗称八哥,鹦鹉饶舌

学人说话,学得非常相象

人怎么说,它也怎么说

它说的话,有时

比人说的还好听

人说人话,它也说人话

如果人说鬼话,它也跟着说鬼话

反正鹦鹉的舌头

是专门为喂养它的人长着的

鹦鹉,可以学人

但人可不能学它,人学它饶舌

就会饶乱听者的听觉和思维

一旦人的听觉和思维错乱

就会回到蒙昧时代,不能自拔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乌鸦与喜鹊

喜鹊一身靓,喜鹊喳喳唱

喜鹊唱歌为人类报告喜讯

人类最大的喜好,是报喜不报忧

喜讯代表幸福,喜讯给人振奋

人类最喜爱喜鹊

喜鹊是吉祥的象征

乌鸦满身黑,乌鸦呱呱叫

乌鸦叫唤,叫得人心惶惶

叫得人非常揪心

乌鸦嘴,最不受人类欢迎

乌鸦嘴巴一张,真能说出人的灾祸来临?

人类为什么要憎恶乌鸦?

让乌鸦承担,不该承担的责任?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寒号鸟(1)

黑夜来临之前,众鸟归巢

太阳升起之时,众鸟出林

众鸟啄食,栖在大地上寻觅

昆虫或遗漏的粮食

众鸟欢乐嬉戏

翔飞晴朗的天空

不知下雨时,众鸟

躲在什么地方

我只知道,有一种鸟不筑巢

寒流袭来,凄厉地啼叫

有人叫它——寒号鸟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寒号鸟(2)

夜很深了,像一个黑洞

黑得似乎没有了底

蓦然,从黑洞洞的夜中

传来一声寒号鸟的鸣啼

啼声哀惋、凄清、犀利

仿佛,还带着无比的怨声

传进我的耳朵

寒冷来了,才呼号

我在想,能怪谁呢?

怪,就怪自己吧

平时不努力,寒来徒伤悲

说什么也来不及,来不及

2014.11.24.三台别居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大雁

一群迁徙的大雁,翅膀煽动

飘荡的云,把一首秋天的歌

带走,带向远方

逃避,现实的寒冷

我禁不住,仰起头颅

望大雁飞远,飞向落霞的尽处

不留一丝痕迹

只留下,我伫望的身影

好久好久了,每当想起

那个秋天,想起,那群秋天的大雁

我依然还能看见,那群逃避现实的灵魂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天鹅

天上有一只天鹅,地上有一个我

天上,有一只在飞的天鹅

地上,有一个站立的我

我看着天鹅优美地飞

天鹅,看没看见站着的我?

天鹅飞,飞成白云一朵

我站,站成雕塑一座

此刻,有人把枪口对准天鹅

天鹅和我,都浑然不觉

天鹅呀,快快飞走吧,快快飞走

飞远些,再飞远些,免遭杀身之祸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飞鸟的翅膀

飞鸟的翅膀,在雨水洗过的蓝天

寻梦,南来北往的云朵

被飞鸟的翅膀擦拭出

深邃高远的亮丽

一片片阳光,像飞鸟的翅膀

穿越蓝天生动的表情

被风轻轻扬起,漫溢出

生命的鲜美和纯净

飞鸟啊,我们的位置能不能交换?

但我已把心儿,托上你的翅膀

愉快地在你五月的天空,高飞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唱歌的鸟儿

一只飞鸟,在生活的树林子

边飞边唱,就像一个人

在人生的旅途边走边唱

人和鸟儿,都在唱歌

他和它,唱歌的心情不一样

鸟儿,唱的是悠扬的歌声

他唱的歌,有些沉郁,有些苍凉

鸟儿的歌声,也许

是在唱生活的美好

而他的歌声,唱的是

生活中的忧伤

鸟儿,这些大自然的歌唱家

一生一世,无忧无虑

用美妙的歌声,唱着内心的爱

而他,这位凡尘中的人

比起鸟儿的歌声,总是带着些迷茫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神秘的大鸟

一只神秘的大鸟

躲在古老的森林中

不鸣不叫,三年过去了

大鸟还是,不鸣不叫

三百年过去了

大鸟,依然沉默寡言

三千年过去了

三万年过去了

大鸟,终忍耐不住寂寥

一声鸣叫,石破天惊

2015.3.28.诗城改上世纪90年代、00年代旧作

#p#副标题#e#

第五辑·勇者的天空

给逮鸟的孩子

不要捉

不要捉

别捉住了大自然的歌

鸟是作曲家

也是歌唱家

不然,大自然将失去美妙的音乐

1981.元木村

童心的鸽子

躺在儿时嬉戏过的草地

一群童心的鸽子,扑楞楞飞起

蓝天,白色的云帆缓缓飘动

轻柔地撩开,我久远的记忆

吹一朵蒲公英的小伞纷纷扬起

童心的翅膀,飞上蓝天的海域

当我把又一群小鸽送向彼岸

哪知,竟成了永无归期的思绪

这美妙童心的萌芽

残存心灵底片上的梦魂一缕

哦,无瑕的童贞并未消失

童心的鸽子,正展开彩色的羽翼

1982.6.22.三角坝

勇者的天空

勇者的天空,有雀翻飞

鸿远之志,在雀弱小的翅膀上

无力抵达,净界的边缘

勇者的天空,有鹰皈依的神圣

在暴风中,飞向苍茫高远

展开完美无缺的翅膀,涅槃

勇者的天空,有鹏展翅

直上九万里云霄

抵达辉煌的圣空

作最后一次,生命的远飞

仰望,勇者的天空

我固执地写下,一些诗行

将恋鸟的情结,涂亮一片最黑暗的云层

1994.5.19.诗城

峡野·鹰

古峡谷,秋叶枯黄,悬崖之上

鹰,栖于一尊巨大的岩石

虎视耽耽,峡谷之底

峡野人家,啄食的鸡群

在鹰的虎视中

悠闲自在,全然不知

一场大祸,即将临头

古峡道上,我凝视着鹰

凝视岩石上,那鹰无言的阴谋

倏地,鹰,一个俯冲回旋

栖落于悬崖下的峭壁

然后,发出一声长啸

腾上了,苍茫的峡野秋空

消失在远天,浓重的苍云

1994.12.1.诗歌之城

一只峡鹰

朝阳升起在山尖尖上

峡野秋空,一只翔飞的鹰

被微寒的阳光反射

成一团耀眼的黑影

倏然,那只鹰

一个俯冲,旋飞

栖落在峡岸峭壁

那棵虬曲的古树上

发出一声尖利的啸鸣

一只峡鹰,一只具有灵性的黑色峡鹰

被秋阳照亮,像古巴人

亦或200万年前巫山人

飘飞的头发

原载2000年《白帝城》杂志创刊号

自由的鸟

像鸟儿一样,飞上蓝天

这是我经常想的

像鸟儿飞上蓝天

鸟儿,也有折断翅膀的时候

鸟儿,也有劫难当头的时候

那是在风狂雨暴的夏天

那是在地冻天寒的冬天

鸟儿望着天空,不发一言

鸟儿,只在天空晴朗时飞翔

鸟儿,只在大地暖和时飞翔

鸟儿的翅膀,才不会折断

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像鸟儿,自由地飞翔

那是我生命,永远的梦幻

2001.11.18.诗城望霞居

归燕

春天,大野在朦胧中发芽

绿草在暖风中冒尖

燕子归来,寻觅旧巢

将家家户户的屋檐找遍

天空,已没有冬天的一丝残云

款步而来的新雨

宛若不断线的珠子

落满山野田原

燕啊,燕啊——

还是忘掉过去吧

寻不着旧巢,就再衔一些新泥

建一个新家,顶多是辛苦一点

2001.11.16.大西门望霞居

遥望高空的鸟

一只鸟

一只受伤的鸟

望着湛蓝的天空

多想展开强劲的翅膀

高飞呀,高飞呀

而那只受伤的鸟

却不能高飞了

只能望着遥远的天空

让思绪的翅膀飞翔

飞向云宵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林梢的雁儿

受伤的雁儿,栖息在一棵枝梢上

无言地望着大地

望着,大地上

无数南来北往的行人

它多想大声地叫喊呀——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雁儿,只在心灵中呼喊着

它始终没有喊出声音

它似乎觉得,大地上的行人

没有一个是怀着好心的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爱心雁

爱心雁,飞在心野的天空

是心灵的温馨

飞在灵魂的蓝天,是灵野的期盼

爱心雁,飞在你的天空

我的天空、他的天空

大地上,就有艳阳高照

就没有,阴雨绵绵

爱心雁,化为一颗博大的爱心

飞出心灵的绿荫

世界,就会变成一座希望的乐园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东方鹰

东方的一只鹰

在暴风中,展开矫健的翅膀

逆风而翔,飞出了

它生命中,从未飞出过的高度

让人类无法企及的目光

得到暂时的慰藉

更让人类远望的目光

达到又一次想象的高度

东方的鹰啊,给人类展示着

高傲的力量和希望的鹰啊

像一面精神的旗帜

在人类灵魂的天空

高高地

飘扬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九个头的鸟

孩提时,我一哭

奶奶就喊,九头鸟来了

九头鸟来了

一听喊九头鸟

想那鸟,长着九个头

我不敢再哭一声

长大了,才知道

长着九个头的鸟,是湖北的鸟

湖北的鸟,长着九个头

九个头的鸟

据说很聪明,眼观耳听

何止六路,岂是八方?

九个头的鸟,聪明的鸟

九个头的鸟,吓唬人的鸟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第六辑  鸟飞的高度

化石鸟

冻土下,掘得一枚化石

一只飞鸟,给你

这首灼得烫手的小诗

有如亿万斯年

一颗古莲子的复活

一段深长且厚重的历史

别把它视为痛苦的代名词

它表情虽然冷漠

细细端详,能发现

它静如池水的深思

相信么?它还能飞?将它放入

心之茂林,准有它自由飞翔的影子

1987.5.30.于奉节老城

一只留鸟

我是一只留鸟,在凝雪的冬季

无法忍受寒潮的煎熬

在一个没有星光的夜

生命被冻结成

一个黑色的思考

我觉得,我依然活着

欲飞的翅膀,尽管已脱尽羽毛

心灵的歌声,始终没有凝固

一声声,高唱在绿色的枝梢

1987.5.30.于奉节老城

画一只白鸽

屋外在落雪,很冷很冷

我伏于案头画画,不觉

画出一只白鸽,展翅飞向远方

我的画笔很笨很笨

我的思绪很长很长

我惦念那鸽子

会不会被寒冷冻僵?

默默地想,暗暗地祈祷上苍

但愿那鸽子没有灾难降临头上

我再画一颗太阳

画得很圆很圆,很亮很亮

融化那冰雪,温暖鸽子的翅膀

1987.6.30.于马驿口

没有归宿的鸟

远飞了

那只没有归宿的

思绪牵扯着,那只鸟

心,再也飞不出夜雨编织的寂寥

子夜

梦的孤舟搁浅,野渡无桥

悬崖边

一棵欲倒的树上

唯剩一片倔犟的孤叶,飘摇

1987.9.1.于马驿口

最后的鸟鸣

低潮

莽莽古林,遭山火焚烧

在劫难逃

终没能飞出,那场山火的围困

最后一声鸣啼,化为一片枯叶,燃烧

岁月之旅

一万次希望

像一万颗流星,陨落轨道

流星雨

烧毁层层夜幕透穿厚厚地表

引无数寻梦者竞折腰

1987.9.6.于马驿口

鸟飞的高度

一只白鸽,飞向天空

飞出从未有过的高度

沿着白鸽飞行的影子,望远

我看见一只比鸽子

飞得更高更远的苍鹰

穿云破雾,展开强劲的翅膀

踏云山雾海,如走

一条宽广的坦途

鹰的翅膀,多像一种人生的高度

1987.10.31.于马驿口

鸟的空巢

寒冬,那只落光羽毛的鸟

在巢里,望着天空哀号

声音滴落,如冰

切痛我的肌肤

听着那鸟的哀声

我再也不想听鸟的鸣叫

那鸟,活得太不轻松

而且,还依然活着

过了几天,鸟不见了

只剩下那只悬着的空巢

1988年---1992年诗城

寻梦的鹰

一只寻梦的鹰

飞向高天

云山梦谷,蓦然苍远

我不是鹰,没有飞翔苍穹的翅膀

也不是诗人,写不出

博大精深的诗篇

我是寻梦者,像寻梦的鹰

寻找闪射光芒的黎明

在永恒的热土上浪迹

直到永远

给我一双腾飞的翅膀吧,像鹰飞向高远

1992.8—9.27.于四川崇庆税校

鸟飞的方向

鸟飞的方向

是我的遥远的家园

那里,有我的童年梦

在每一棵五月的

蜜桃树上,高高地挂着

无声地甜蜜着,我的乡思

我问,什么时候?

我才能,回一次家

摘一颗鲜红的蜜桃,细细地品味

芳香我,昨夜的梦?今天的愁?

1996.10.10.诗城五步斋

受伤的鸟

大雨,豆粒般倾入地面

一只受伤的雏鸟

飞上窗台避雨

哀求的目光,洞穿黑夜

我必须,拯救

这只可怜的鸟

不让无情的淫雨

淋熄了它的,生命之火

1997.3.27.于万县市

婉转的鸟鸣

鸟鸣,婉转的鸟鸣

又在绿树枝头,啼唱三月的大地

寂寞远旅的路上

我抚摸着,春天的脉动与心跳

发现太阳高悬远空

云漫苍茫如山如岭

绿满大地似浪似涛

在这个世界

仿佛,再也找不出

比这个春天,更好的春天了

2001.11.15. 诗城五步斋

鹧鸪天

鹧鸪天,鹧鸪来,鹧鸪声声

伴着百花山里开

梨花如雪李花白

梨花李花刚开过

桃花朵朵又盛开

一片一片似红云

随着鹧鸪声声,飘呀飘过来

飘过山,飘过岩

飘进采茶姑娘的心里头

一曲山茶花,蜜蜂不来采

只有鹧鸪声声

山上山下,山里山外

飞来又飞去,飞去又飞来……

2001.3.24夜大西门

气魄·一行白鹭上青天

读大诗人杜子美,读他早年人生

两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外千秋雪已化

门前万里船已远

惟余诗人心境,泊在苍茫大江之上

似有似无,如云如烟

读诗人杜子美,读他人生早年

我读出一种气魄,更有一种高远

就像两只黄鹂,宛若一行白鹭

从千年前的唐朝,一直飞到今天……

2001.12.13.三马山

#p#副标题#e#

第七辑·明日的翅膀

如果没有鸟

如果没有了鸟

世界依然是世界

森林还是森林

但大自然的音乐厅

就少了一个和谐的颤音

2014.7.6.三台别居

鹦鹉

主人最喜欢的

是鹦鹉那张会说人话的嘴巴

主人最讨厌的

是客人来了,鹦鹉

记不住他教它说的话

1999.4.8.诗歌之城

驼鸟

不飞,为啥

还长一双欲飞的翅膀?

长了翅膀的

都能飞翔?

君不见那鸡那鸭那鹅,都是这样?

1999.4.8.诗歌之城

凤凰与鸡对话录

鸡说:凤凰掉了毛

还不如我鸡神气

凤凰反驳:不长毛

凤凰还是凤凰,鸡只能是鸡

鸡,羞得面红耳赤

从此,没有反驳的言语

1999.4.8.诗歌之城

和平鸽

大千世界,哪有什么和平?

就连鸟类,也有

弱肉强食的战争

一只鸽子,岂能解决和平问题?

它只不过是毕加索当年

放飞的一颗渴望和平的心……

1999.4.8.诗歌之城

落日惊鸿(1)

夕阳挂在西天

一行鸿雁,南飞

排成大大的人字,飞远

蓦地,我听见远处

一支响箭,射向云空

鸿雁,将大大的人字惊散

乱成一团

几片鸿羽,飘落,落在大地上

像一声声惊叹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落日惊鸿(2)

落日,一片血红

是谁?惊起鸿雁远飞的惊恐?

黄昏,走入黑夜

不知那支带血的响箭

已射向云空

夕阳被射落了

鸿雁怎不惶惶惑惑,怎不忧心忡忡?

落日惊鸿,恍若一个梦

梦醒时分,谁在尘世外不在五行中?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沙冷寒鸦

一片冷凝的沙滩上

栖息着,一群寒鸦

寒鸦,在冷凝的沙滩

饥寒交迫,遥望着天涯

寒鸦呀,飞翔吧

飞翔吧,飞向远方的家

那里有父老乡亲,那里有太阳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明日的翅膀

那是,一只雏鸟

正煽动着,那双稚嫩的翅膀

它,要为明日的飞翔

练就一双,矫健的羽翼

那是,一只雏鸟

跃跃欲飞,凝望着长空茫茫

它要实现,飞翔蓝天的梦

正苦练着,一双稚嫩的翅膀

2005年7月至9月诗城雅乐居

自由的鸟儿

鸟儿是自然界

最自由的精灵

它,想飞就飞

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想飞上高天

就展翅飞上高天

想飞进森林

就展翅飞进森林

我多么向往,鸟儿的飞翔啊

渴望长一双翅膀

在天空和森林中自由自在地飞

2007.4.25—26.于雅乐居

雪鸟

一只雪鸟,在飞

在大雪茫茫中

闪动着翅膀,奋力而飞

雪鸟,飞上了天空

叽叽喳喳,几声啼鸣

冷寂的雪野,顿显勃勃生机

面对肆掠的寒潮,雪鸟

毫不畏惧,勇敢地飞翔着

飞在自由的天地

我想,如果人类

也像雪中的鸟儿

依照各自的方式和意愿飞翔

就能飞向,理想的王国

2004.3.31.三马山

鸟语

鸟的说话声

往往是伴着森林中的花香

而发出的

鸟说了些什么

谁也听不懂

有一只鸟的话

我听懂了——

那是一只被人驯养过的鹦鹉鸟

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

2004.6.11.三马山

 

 

第八辑·鸟的悲歌

天鹅肉

天鹅在天上,有人说

那是一朵云在飘

一朵云在天上飘

有人说,那是一只天鹅

有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它两腿腾空而起

扑入水塘,只抓住了

天鹅的一片影子

有一个人,欣赏天鹅的美丽

端起一支猎枪,用一颗铅弹

射伤了蓝天的心

人和癞蛤蟆,怀着各自的鬼胎

望着天鹅飞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