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原创投稿 >

田诗范诗选集《爱花一束献给你》(一)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08-26 16:51:33

 爱花一束献 

 

作者介绍  田诗范笔名:田园、田原、田荒,荒田。重庆教育学院毕业,原川维中学教师,中国民进会员。

先后在国家、省地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杂文、文艺、文学评论、电视小品约800余篇,诗歌千余首,曾引起诗界、诗歌理论界关注;中、短篇小说有《阿喇寨情殇》《泣血紫兰花》《英伦悲欢》《俄罗斯庄主》《彝胞起老爹》《智擒毒骆驼》《藏包之夜》《崔县长》《工作中的故事》《三峡移民钱大罐》《剿恐魔鬼谷》《迷途鸽》《俄罗斯惊魂》《乌克兰情侣》等;散文有《三进京城》《秋雨秋月》《玩海》《上天找感觉》等;杂文有《管好身边一帮人》《寇准罢宴》《从颈上套大饼说起》《击鼓升堂与栏轿伸冤》等;长篇小说《微尘》评论《鱼与熊掌兼得》,诗评《留守土地的诗人》等;出版有小说集《女人坝》:和他人合编出版有散文集《岁月流痕》,诗歌集《长河放歌》等:已播电视喜剧《股长牛市高》;长诗《舰队。挺进深蓝》《三峡大坝下闸蓄水》等。区、市电视台、电台介绍过作者作品;待出版长篇小说《大江潮》。

九十年代中后期其发表的小小说多收入《微型小说选刊》和《小小说选刊》及许多选集、专辑,并有多篇编入国外《汉语教师培训教材》作范文,2000年《百花园》杂志收入《中国小小说百家》介绍专辑,《四川文学》99年末至2000年初曾接连三期连发四篇短篇小说。获奖20余次。现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学会会员,重庆杂文学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卷首语

                                                  

我把一生的欢乐和痛苦

灌溉在这块荒芜的田中

当你走进我深情的诗行

就会理解我当时的苦衷

还在那时,你把

眼眶中动人的黑葡萄

种进我肥沃的心土

就蔓延出青藤脉脉的执著

绵绵缠绕我于痴痴的梦中

果子熟了我不敢采摘

因为我不知是酸的还是甜的

或者酸甜皆有

 

尽管你的誓言已化为沙土

我仍愿把顾盼的眼神

晾在你临窗的枝头

我已是柔肠寸断啊

将泪眼欲滴的心事

凿穿悬崖下你忧郁的瞳孔

盼望你悄悄地走进,我那

杳无马蹄印的荒原

放牧你奔腾不羁的思绪

放牧你不肯落巢的晚风

渴望哪天,你会

野马般地闯进

我洞开的梦中……

 

——作者自题

 

    我是幸运的,自八十年代从攀枝花调回重庆,在一家大厂子弟中学任教,当时、正值文艺解禁,到处都有文艺社团,诗刊诗报,铅印的油印的都有,是“遍地诗人下夕烟”的季节。我一次坐船回重庆,在船舱里我卧铺下就有两个青年在为诗歌和诗派争得面红耳赤,直到下船互问姓名,才知彼此都在报上见过彼此的作品和名字,临别、那两个还嘱我不要为他们刚才妄论诗歌诗派而介意,我却为自己不知自己属哪派而尴尬,后来我们竟成了好朋友。那时厂里文学创作气氛很活跃,在老作家、老编辑杨颂的扶持下,我在铅印的《川维报》上发表了处女作,很快就被市文联、市作协驻厂联络员扬大矛介绍到市里,接着市里市外一些大小报刊发表了我的许多诗作(记得有《诗歌报》《星星》《重庆日报》《四川工人报》《重庆工人作品选》等》,1983年五月,我受邀在市文化宫参加了重庆青年诗人座谈会,会上雷抒雁主讲,那时、我知道他的诗歌《小草在歌唱》获1979年至1980年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作品奖。《父母之河》获全国第二届优秀新诗奖。这次我竟有幸坐在他旁边,会上许多诗人正在争论诗派,当我说到:“当下那么多诗派,有抽象派、朦胧派……,我还不知道我是哪派?”雷抒雁拉过我的诗剪辑说:“不管它!”接着就在诗剪辑的扉页上题上:“读一切诗人的诗,写自己个人的诗。——雷抒雁,八三.五一八。”之后、他就翻我发表的一些诗作,忽然问我:“你说我是哪派?”我顺便说了句:“学派!”

不幸真被我言中,第二年、我在大学里进修,大学中文系当代文学教材里就有他的《小草在歌唱》,老师讲了写作背景,分析了艺术特点,还大声朗读了此诗,我才知道他已经是“著名诗人”了,我也曾经与“著名诗人“擦肩”!

自那次会面又过了四年,也是个大热天,我仍受邀到市劳动人民文化宫大礼堂参加诗歌讲座,这次他穿着一件短袖白衬衫,端了个白瓷茶缸走上讲台,他看见坐在第一排的我,忙举手向我打招呼,落座后又举起茶缸向我示意,大概是叫我喝水。这次他讲了《小草在歌唱》的创作经过,他的感想,我就趁此在下面给他画了张速写,最后他祝贺重庆诗人成了诗歌阵营中实力雄厚的一大派别。

   在掌声中他走下讲台,走到我面前,问我:“又发了多少?”我拿出那些铅印的作品给他请教,他翻后毅然在我本子上签下了:“坚持就有成功——雷抒雁,八七.六.十九。”我们叙谈了好一阵,《少年先锋报》的主编徐国志过来拉他,他走了几步又回头过来对我说:“后会有期!

现在诗人已经走了,走得实在有些匆忙,但他给我的题词还在,他的“歌唱”没有结束!

我写诗发表诗的主要时段就在那个狂热得几近疯狂的时代,那时正值中越战争打得不可开交,报上天天都有发卡山、老山前线的英雄报道,诗歌的疯狂和对军人奉献牺牲精神的顶礼膜拜结合在一起,都达到光辉的定点,成就了一些好诗,记得、自那以后心中再没出现过那种虔诚的、发自内心的、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现象!随着30年的建设和发展,也许价值观发生了变化,人们心情逐渐趋于冷静和理性,当然,诗歌也平静下来,逐渐还原于她的本色。

之后、随着思想的成熟,感官的积累,我就选择了小说、小小说、散文、杂文作为我的表达方式,并在国内构筑了自己的位置。

    但诗歌对我是厚道的,诗坛对我是垂爱的,我得到诗歌理论界和诗歌前辈的关注和鼓励,除了雷抒雁外,西南师大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吕进教授看了我的诗集后说:“诗范86年以前的诗是才大于情,86年以后的诗是情大于才。”(90年代初的《企业文学》有一段论述。)之后、还寄了一份报考他的研究生的报表来,信中说不担心我的创作和研究水平,只是外语要通过国家统一考试的。重庆作协副主席冉庄说:“诗范的诗很讲手法的。”老诗人余薇野87年在一次笔会对我说:“诗范诗范,你名字就是诗歌的典范,该冲刺得了!”诗评家万龙生2010年在《重庆文学》上发了十几首一组的组诗在《诗人方阵》头条,说:“诗歌就是要这样诗歌化,不要政治化。”老诗人、老编辑杨山在《重庆日报》发了我一组诗后,亲自给我寄了一封信来,说:“我就喜欢你的《开拓者》和《川东滑竿》。”信中还寄了一个《重庆新诗学会》的会员证。

我在这个时候把那个时代的泡酸菜翻出来晾晒,正是对那个时代的祭奠和怀念!也是对鼓励和支持我的前辈和朋友的感激!

 

 

作者1989年与西大《中国新诗研究所》所长、重庆市文联主席吕进教授合影。

 

 

作者2009年与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老诗人冉庄在一起。

 

目录

 第一辑 巴渝风景 

第二辑 红岩英魂

第三辑 祖国颂歌

第四辑 大江奔流

第五辑 故土情深

第六辑 教坛耕耘

 第七辑  抗战精神

 第八辑  壮旅军魂

  第九集  悠悠人生 

 第十集  痴痴我心

   第十一辑  相思湖深

   第十二辑  爱情如潮

   第十三辑  银城诗絮

   第十四辑  爱花一束

   第十五辑  带刺玫瑰

   第十六辑  青春荡漾

   第十七辑  往事如烟

   第十八辑  长寿湖恋

   第十九辑  江山多娇

    第二十辑  离愁别绪

#p#副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