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原创投稿 >

刘晓珂:重庆,阅读成就一座文化之城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06-03 10:01:27

刘晓珂

文章来源:《互动》杂志2015·春季刊  

文/刘晓珂

沈括《梦溪笔谈》载:“古人藏书辟蠹用芸草。芸,香草也。”古人在书中放置香草,不仅可以防蠹虫咬蛀,而且还可以给书留下幽幽清香,“书香”一词便由此而来。后来人们据此加以引申,形容读书人有“书香气”,读书人家或曰“书香门第”。由这“书香”又想到宋人程颐有语:“外物之味,久则可厌;读书之味,愈久愈深。”有“书香气”的人,读书时若能品出书的味道来,怕是进入读书的真境界了。

全民阅读:民族工程,书香致远

文化是一种生命的潜力。当秦砖汉瓦的金碧辉煌已随时光的流逝烟消云散,迸发着绚烂思想火花的诸子百家,意蕴深长的诗词歌赋仍悠扬婉转吟诵至今,这是文化之不朽。书籍是人类文化的载体,是千百年历史记忆浸润的汇集。通过阅读书籍,人们获取知识,传承文化。几千年来,中华民族有着尊重书籍、尊重知识的优良传统。今天,倡导全民阅读,正是一个民族重塑五千年文明辉煌的希望之光,也是让一座城市焕发勃勃生机的活力之源。在知识经济勃兴的今天,阅读已不仅仅关乎个人的修身养性,更攸关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和竞争力。从一定意义上讲,全民阅读水平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更关乎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早在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提出了建设阅读社会的目标。自1995年起,将4月23日定为“世界阅读日”,也称“世界图书与版权日”,这一天也是伟大的英国戏剧家莎士比亚和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逝世的日子。阅读是生而为人最基本的文化权利,“让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每一个人都能读到书”,让读书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经成为全人类共识。

我国对全民阅读的提倡源于1982年“振兴中华读书活动”。该活动使热衷阅读成为80年代的时代风尚。1997年,中央宣传部、文化部、国家教委等九个部委共同发出了《关于在全国组织实施“知识工程”的通知》,提出了实施“倡导全民读书,建设阅读社会”的“知识工程”,由此拉开了我国全民阅读活动的序幕。随后几年,在政府大力推动及社会各界的积极努力下,我国社会阅读活动深入、广泛地开展。1999年11月,深圳举办了首届读书月活动。2000年,全国知识工程领导小组把每年的12月定为“全民读书月”。2004年4 月23日,由全国知识工程领导小组和文化部主办,中国图书馆学会和国家图书馆承办的以“倡导全民读书,建设阅读社会”为主题的2004年“世界读书日”宣传活动拉开序幕,这是国内首次大规模宣传“世界读书日”活动。从此,“世界读书日”和“全民阅读月”成为我国两项标志性的全国范围的社会阅读推广活动。2009年11月,由中宣部、中央文明办、新闻出版总署联合主办,深圳市委、市政府协办的“全国全民阅读活动经验交流会”,进一步将全民阅读活动向深度和广度推动。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把读书这件“私人事务”提升为公共关切和社会目标,引起两会代表热议,赢得网上网下点赞。此举极具现实针对性,深蕴中国传统文化理念,彰显了党和国家对“书香”作用更趋成熟的认知。

目前,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了属于本地区的读书活动,约有400多个城市自发开展了读书节、读书月、读书周等活动。这些全国性的阅读活动在营造书香社会,形成浓厚的读书氛围方面,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文化官员高桥晓女士预期:“中国有潜力成为现代世界最强的和最大的知识经济国家之一”,读书活动在祖国遍地生花,不仅是举国上下的文化盛事,更是中华民族的一大幸事。

书香重庆: 星火燎原,浸润全城

点燃全民阅读激情,贵在持之以恒。星星点灯,星火燎原,重庆的全民阅读活动贯穿数年,十里书香,浸润全城。

重庆的全民阅读实践始于2004年。自此,每年5月至9月我市都要开展“好书伴我行——重庆市未成年人读书活动”,迄今已吸引全市中小学生超过3000余万人次参与活动,为全民阅读的推广奠定了基础。

2007年,第十七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重庆举办。第一次提出全民阅读的办会理念,由此拉开了我市全民阅读的帷幕。借助这次文化盛会,重庆全力推进以“倡导全民阅读,建设和谐文化”为主题的全民阅读活动,先后举办了149项主题读书活动,吸引近500万民众直接参与,将书博会的意义上升到全民阅读层面,形成了节日般的读书氛围,崇尚读书、热爱读书在全市范围内一时间蔚然成风。

其后,重庆市政府决定从2008年开始,每年8月在全市范围内举办公益性质的“重庆读书月”活动,并于当年2月,启动了读书月徽标、主题语、张贴画征集活动,选定了湖北工业大学学生创作的作品,从此,“重庆读书月”承载着“山水之书”的美好寓意,开始了大力推广全民阅读的历程。

2008年8月,首届“重庆读书月”活动如约而至,在为期7天的时间里,共吸引了18.2万余市民前往参观和采购,购走图书26万余册,总销售额350余万元。首届“重庆读书月”的旺盛人气,彰显了浓厚的书香氛围,使整个城市都受到文化的熏陶。此后,重庆以读书月为文化品牌,连年定期举办“重庆读书月”活动,将读书作为一个重要文化符号进行打造,激发了全市人民的读书热情,有效提升了全市图书阅读率。

随着互联网阅读渐成风尚,在“重庆读书月”活动成功举办两届的基础上,重庆读书月活动办公室和原市新闻出版局(已与市广电局合并为重庆市文化委员会)按照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开通了书香重庆网。书香重庆网是我市为积极推进全民阅读工程建设而打造的公益数字化全媒体阅读平台。不仅是重庆读书月活动唯一官方网站,也是重庆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运行的标志,被市领导定位为全民阅读品牌性网站。自2010年成立至今,向市民推荐经典好书近万册,热点文化专题120余个,有效引导了公众阅读趋向。同时,网站为围绕读书月举办的各项主题活动提供在线互动空间。成立五年来,书香重庆网成功承办“重庆读书月”大型主题活动共计10余次,以精彩的线上线下互动,丰富了我市人民的阅读形式,积极助力书香重庆建设。

经过年复一年的努力和积淀,至今,重庆已成功举办了七届读书月活动,共吸引了超过5000多万人次直接参与,第八届“重庆读书月”主题活动也已如火如荼。把握住“读书月”这一重要文化品牌,重庆渐渐敲响了文化的闹钟,通过“报、台、网”互动宣传,在全市营造了爱读书、读好书、崇尚读书的社会氛围,慢慢建立起自己的文化形象和城市品位,也为市民打造了一个诗意栖居的书香家园。

繁荣背后:不足犹在,且行且思

重庆在塑造“读书月”品牌,推动全民阅读的进程中勉力前行,但其发展也面临着一些尚待完善的地方:

传统阅读与数字阅读发展不均衡

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组织实施的第11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76.7%,对图书、报纸和期刊的接触时长较2012年均有不同程度的减少,而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50.1%,呈逐年上升趋势。其中41.9%的国民进行过手机阅读,有17.6%的网民将“阅读网络书籍、报刊”作为主要网上活动之一。这一调查结果显示了当今国人的阅读方式发生了变化。随着互联网及智能手机的日趋普及,传统阅读日益式微,数字阅读发展迅猛,已成为国民阅读的重要方式。事实上,仅从提高全民阅读积极性而言,无论何种方式的阅读都是值得赞许的,但数字阅读多为浅层次、断片性及一次性的阅读体验,缺乏深度与思考,始终难以取代书本阅读和经典阅读,两种阅读方式的此消彼长不无隐忧,值得我们深思。

法律保障效果难以估计

近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表示,全民阅读立法有了新进展,年内有望变成现实,在目前国民阅读趋弱,尤其是纸质阅读时间减少的情况下,非通过立法不能维持阅读习惯。近年来,世界各国在全民阅读方面早已出台相关法律,如美国1998年颁布了《卓越阅读法》;日本于2001年颁布《关于促进孩子们的读书活动的法律》等。对全民阅读立法而言,法律保障的效果存在难以估计,而这一情况长期客观存在。如何贴近实际制定法律条文,怎样通过法律途径来正面引导和促进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这对立法工作的要求较高。

因此,在从国家层面制定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要准确把握该条例促进性而非强制性的法律性质,将原本私人化的阅读体验转变为公共化的全民共识,才从积极正面的角度引导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营造全民阅读的良好氛围。

全民阅读尚未达到理想效果

2015年,第八届“重庆读书月”已拉开帷幕,一系列宣传“读好书,好读书”的阅读活动正蓬勃开展。读书月虽已成为我市的文化品牌,但还不够深入人心,品牌效益期待显现。其一在于读书月主题活动不少,但较为单一拘谨,主要集中在讲座、征文、摄影展等传统形式,创新点不足,难以有效吸引普通市民的兴趣;其二,作为全市层面的文化活动,“重庆读书月”与其他行业产业关联性不够广泛,人群定位过于片面化,在一定程度上难以实现全民阅读的深度共享;其三,片面追求图书展会成交金额的提升,阅读推荐的指向性及引导力不足,参会市民易出现“爱买书不读书”的情况,不利于从根本上推动全民阅读的进行。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我们或可以考虑从以下几点着手转变思路,多下功夫:

紧跟时代潮流,丰富全民阅读的载体形式

随着数字阅读方式的日益兴起,我们应正视数字阅读的优势,实在不必过分纠结于阅读的形式而对PC及移动终端阅读“谈虎色变”。我们要做的是提升数字阅读的内容层次,引导读者真正参与有意义的数字阅读活动,这就需要我们将经典包装为大众更能够接受的方式,创新迎合当下读者的口味。同时,由于纸质书籍的功能也在日益改变和深化,抓住纸质阅读在内容深入化及载体有形化的特征,有的放矢地宣传推广,使数字阅读与传统阅读共同成为全民阅读不可或缺的组成要素,真正实现多形式、多要素、有意义、有价值的全民阅读形式。

提升阅读实效,优化全民阅读推广方式

鉴于当前重庆全民阅读活动推广的实际效果,我们要做的是转变思路,在重质保量上多下功夫。不仅要着眼书刊展会销售数量,更要注重全民阅读的质量。在阅读对象的推荐上,可以考虑不再长篇累牍推荐出版物书目,而优化单本阅读的推荐方式,让市民能够真切感受和获得读懂一本经典读物的乐趣与收获。在阅读推广方式上,政要名人、企业名人及文化名家的范式作用不可忽视。以往一系列名家推荐图书的销售奇迹仍历历在目。作为推动全民阅读的重要方式,阅读榜样的塑造尤为可贵,建议可以票选重庆全民阅读代言人,引领公众注目阅读,重视文化;邀请重庆知名企业家、文化学者到公共场所现身说法,倡导阅读;设立“书香重庆”文学奖项评选,激励创作,涵养人才……思路与出路相伴而生,氛围与实效相辅相成,全社会文化氛围的营造,还需要我们在思路上广泛拓展,在行动上再接再厉。

激活行业元素,营造全民参与的文化风气

一直以来,跟深圳读书月打造的“政府倡导、专家指导、社会参与、媒体支持、企业承办”的“深圳模式”相比,重庆读书月活动多少显得有些不温不火。这表现在重庆读书月活动则仅仅是文化主管部门及相关行业单位响应,与其他行业关联性不足,活动创新性不够。究其根本在于社会各行业尚未能找到自身在推动全民阅读进程中的准确定位,而事实上,阅读的重要意义全社会早有共识。因此,充分发挥全行业多窗口、多角度、多群体的集聚效应,整合全社会资源,使原本单纯引导市民热衷阅读的读书月,变成城市整体共襄盛举的公众文化嘉年华,在社会各行各业、各群体、各层次形成浓厚的文化氛围,真正使全民参与阅读提升到全民共享文化盛会,进一步深化公共文化群众共享的意义。

延伸阅读:它山之石,攻玉取经

全民阅读典范之城——深圳

深圳,是一座30多年历史的城市,也是中国最早关注学习与文化权利关系的城市。通过政府主导,整个城市形成“人人可学,时时能学,处处在学”的风尚。由深圳市委市政府于2000年创立并举办的大型综合性群众读书文化活动——深圳读书月,每年11月1日至30日举行,期间开展了一系列服务市民的综合读书活动,倡导全民阅读,迄今已成功举办了14届,共组织文化活动近5000项,参与人数逾千万人次,被市民喻为精神的盛宴和文化的狂欢节,已经成为深圳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和实现市民文化权利的重要载体,其开创的“政府倡导、专家指导、社会参与、媒体支持、企业承办”的“深圳模式”也受到各方肯定。

2013年,深圳成为唯一的“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出的最高荣誉之一。

国(境)外全民阅读活动开展掠影

美国是世界上最为重视阅读的国家之一。国民阅读往往被列为“总统工程”,由国家总统发起或主导。纵观美国历史,几乎每一位美国总统上任后都大力提倡阅读,阅读推广早已成为美国政府的重要事项。例如,克林顿曾提出“美国阅读挑战”运动,小布什也制定了“阅读优先”方案。美国还专门为阅读活动立法。1998年,教育学会发动全美阅读运动,国会通过了“卓越阅读法案”,拨款50亿美元,特别补助阅读环境较差的弱势学生。而美国的全民阅读推广活动则以“一城一书活动(One City,One Book)”而闻名。

法国从1989年起设立了“法国读书节”。每年一届,团结作家、译者、出版社、书商、图书管理机构和读书协会等众多机构,共同发起组织各项盛大活动,吸引公众在图书的世界里自在畅游。这些活动包括:群众集会朗读、写作竞赛、图书展览、文艺沙龙、辩论空间、文学漫步、戏剧演出、街头表演、流动宣讲等,并邀请众多法国作家和演员加盟群众庆典活动,活动覆盖了大街小巷及各个公共场所。

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除了“世界图书日”期间举行活动外,还专门设有“香港读书月”。此外,每年大大小小的读书节有若干个,有的是全香港的,还有的是局部地区的,活动丰富多彩。

在中国台湾,倡导阅读的民间组织是一大亮点,且每个民间阅读组织背后都有财团法人在支持,所以这些组织越办越活跃,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台湾的公益阅读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企业家、知名人士的加入让阅读更有影响力,示范和带动作用非常大。如台湾著名企业家郭台铭会到学校去,给孩子们讲故事。


刘晓珂,女,1982年出生,2008年毕业于西南大学,西南大学古代文学硕士,具出版中级技术职称。现就职于书香重庆网、重庆文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历任文字编辑、编辑部主任、总经理等职,参与编辑出版的书籍有《不生病的诀窍》(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不生病的诀窍2》(重庆出版集团)、《一辈子做美女》(重庆出版集团)等多部图书,先后发表《大陆新武侠:“侠”的多样面目》《汉代叙事的整体感与全局感》《“阴阳师”类型幻想小说的文化意义探究》等多篇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