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微信精选 >

【微信专稿】你所不了解的神圣职业--战地记者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02-02 17:31:07

2月1日,日本战地记者后藤健二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残忍杀害。到目前为止,2014年全球遇难的战地记者人数为128人。关于战地记者这个神圣又充满危险的职业你了解多少?

离死亡最近的职业

据统计,2014年,全球共有128名战地记者在工作中不幸遇难,被称为离战争和死亡最近的职业。美国战地记者科尔文因为跳伞进入最荒凉地带和最危险战区而成为当今战地记者中的传奇人物。29岁时,科尔文开始从事这个神圣又危险的职业,2001年在斯里兰卡采访时,她失去了左眼。2012年,在叙利亚发生的火箭炮袭击中不幸丧生。而另一名年仅26岁的埃及摄影记者艾哈迈德·阿萨姆在不幸殒命的瞬间还在工作,他用手中的摄影机记录下了他被军方狙击手“狙杀”的过程,画面也永远停留在了子弹射来的瞬间。

吃不饱是常事

战地记者不仅要随军跋涉,在大量的体力消耗后,吃不饱也是常有的事。伊拉克是二战以后最大的“记者死亡谷”,去过伊拉克的记者很少有吃饱的感觉。一位沙特阿拉伯的记者曾在日记中写道:伊拉克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每天跟踪战场动态,熬到深夜,就是希望能吃上顿饱饭,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不少随战记者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一个随美军第一海军师团第一连采访的记者说,他每天只能吃上一顿饭,有时候到中午都不能开饭。由于供给不足,连队按照成人每天所需的卡路里数调整为每天两顿,最后干脆变成一顿。搞得记者经常是饿得肚子咕咕叫,只能时不时地啃以前吃剩下的食品。

最惊险的是绑架

作为战地记者,最惊险的事莫过于被绑架。法新社记者遭绑架、西班牙记者被绑走,这样的新闻屡次充斥报端,而美国女记者吉尔·卡洛尔一边哭一边请求美国政府救她的画面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2011年,卡洛尔在巴格达的一个逊尼派聚居区遭到绑架,她随行的伊拉克翻译惨遭杀害。此后近3个月里,她一直被囚禁在一个窄小的隔音房间内,还被要求穿着穆斯林服饰出现在镜头前,向美国政府求救。获救后,回到美国的她仍心有余悸,回想起来被囚禁的日子,她感觉自己生活在地域。

行军时的伏击对象

记者不能穿着卡其色衣服,否则会让人以为你是军人,但着装的不同,很有可能成为导弹锁定的目标,成为被伏击的对象。为了保护自己,记者们也有自己的方法。美国著名的战地记者约瑟夫·盖尔威总结说,跟军队一起采访时,一定要像士兵一样跨步走,保持一致,否则隐藏在路边的伏兵就一定会拿与众不同的你开刀;发生危险时,比如突然出现迫击炮和AK47的声音,或化学武器的警告,马上将目光转向队伍里的中士,看他怎么做,卧倒、趴下,直到眼前逐渐清晰起来再继续下一个行动。

无法融入平常生活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多从战地回来的士兵或者记者都无法融入平常的生活。我国的战地记者邱永峥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完成了当天的采访,要跟国内进行卫星电话连线时,一枚火箭弹突然袭来,4米之外的两辆车瞬间中弹起火,十几个人在两位记者眼前顷刻化为焦尸。回到北京后,邱永峥不能再吃动物内脏类食物,因为他始终无法摆脱焦尸的味道造成的生理反应。战争环境下,每天都会死人,可最令他难以忍受的是爆炸后空气中焦尸的味道,那是感官和心理都无法承受的,甚至连春节的鞭炮声都会令他不安。

心灵创伤难愈合

战争带给记者们的心理创伤也是非常之大的。美国战地女记者安妮·斯考特·泰森在伊战随军过程中,频频看见尸体,听见让人汗毛直竖的枪炮声和震耳欲聋的直升机声,还屡次面临生命威胁。她和两位后来被杀的记者同分在一个帐篷里,还和包括NBC记者大卫·布鲁姆的遗体在内的几个尸袋同乘一架直升机飞离战区。工作结束回家后,泰森一度精神恍惚,动不动就掩面痛哭,甚至不敢再听飞机的轰鸣声和有关军队的词汇。

#p#副标题#e#世界著名战地记者

卡帕:用生命拍照

罗伯特·卡帕是匈牙利人,看卡帕的照片,不会让人觉得技巧的重要性,而是显露出一股用生命才能换取的勇气。他最出名的照片《中弹啦》品质相当差,而另一帧《诺曼底登陆》甚至是模糊不清,焦距、光圈、快门在他的照片里都是无用的名词。他是用生命在拍照,而不是用机器,因此卡帕是被一般人称作“伟人”的惟一摄影家。1954 年,卡帕不顾亲友的劝阻,悄悄来到越南战场。他用照相机反映了《越南的悲剧》(卡帕的最后一幅作品题名),不幸误踏地雷身亡,时年四十一岁。

海明威:中过237 块弹片

1918 年5月,欧内斯特·海明威加入了美国红十字战地服务队,来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意大利战场。一天夜里,海明威的头部、胸部、上肢、下肢都被炸成重伤。他作为战地记者接受意大利政府颁发的十字军功勋章和勇敢勋章时,才刚满19岁。 后来,他又以记者身份参加了西班牙内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的一生总共做了13次手术,身上中过237 块弹片。他的头上缝过57针,有些弹片一直没有取出来,到死都留在体内。

萧乾:进入二战西欧战场

作为二战西欧战场上惟一的、也是最早的中国记者,萧乾亲历了两次轰炸伦敦,随美军挺进莱茵河,还是攻克柏林后首批进城采访的战地记者。萧乾属于天底下为数不多的最勇敢的人。在对战争的报道中,他写战争给人的心灵带来的伤害,包括德国人民本身的伤害;他描写德国飞机轰炸下的英国妇女;写大诗人艾略特去做防空的巡视员;甚至写小动物在二战下的命运。他的文字非常生动,直到现在,他的文章仍能不断作为散文、作为报告文学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