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走进著名华裔女作家的文学世界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07-10 12:18:25

一百多年来,一些中国作家或为生存、或为生活,离开大陆,来到北美和欧洲,继续他们的文学生存梦,这其中更有不少女性作家,她们博学、聪慧、目标远大。她们在自己的祖国里积累了对文字的热爱,之后移居海外,仍笔耕不辍。东西方交融的背景,令她们的文字格外受到读者的瞩目和青睐。

北美华裔写作鼻祖:水仙花

水仙花真名为伊迪丝·莫德·伊顿(Edith Maud Eaton)。她有“北美华裔文学祖母”之誉,1865年3月15日生于英国,1914年4月7日卒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其父爱德华·伊顿(Edward Eaton)是英国商人,其母,名莲花,是受过西人传教士熏陶的上海女子,婚后易名为格蕾丝·伊顿(Grace Eaton)。

水仙花在少年时期就开始了写作,于1896年始以“水仙花”为笔名。虽然只有《春香太太 》(Mrs. Spring Fragrance)一书问世,但是作为第一位记录了19世纪晚期在美中国移民血泪史的欧亚混血作家,水仙花在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历来被学者所重视,不但与莎拉·吉维特(Sarah Jewett)和凯特·肖邦(Kate Chopin)齐名,被视为19世纪晚期女性作家的代表人物,而且被谭恩美(Amy Tan)等当代美国华裔作家尊为北美华裔写作的鼻祖。

《春香太太》包括37篇短篇小说和散文,从全方位刻画了中国移民的生活。作品包含了写给成年读者的故事和为儿童创作的童话。其中针对成年读者的小说作品,主要以北美唐人街为背景,描述华人移民的艰辛经历,触及种族歧视与压迫的社会问题,同时也成功地勾画了形形色色、魅力纷呈的众生相。

#p#副标题#e#

国内盛开国外枯萎:张爱玲

在早期有名的女作家中,说到“旅居海外”,张爱玲必然是最著名的那一个。23岁即开始蜚声文坛的才女张爱玲,于1955年,也就是35岁的时候,离港赴美,直到1995年以75岁高龄在洛杉矶公寓里寂寞离世,一共在国外生活了40年,这40年中,尽管也曾经有获奖学金、任驻校作家等无限风光,但更多的还是异乡颠沛流离的无奈和冷清。可以说,她的创作黄金时期,从踏入美国土地的那一刻起,就戛然而止了。

张爱玲和她的美国丈夫

她的重量级作品,基本都是在内地和香港创作出来的,这一方面固然可以说明女作家才华横溢,少年之时就能让文坛关注,另一方面也说明,客居美国,一定影响了她创作才能的发挥。在美国,最令张爱玲引以为自豪的写作遭遇毁灭性打击。一部部作品写出来,一部部被出版社拒绝,为此张爱玲不知流下了多少羞恨交加的眼泪。绝望之中她只好为香港电影公司写剧本以谋生,甚至着手写作《张学良传》。

离开习惯的故乡的土地,就像鱼儿离开了水,张爱玲枯萎了。热闹的洛杉矶,一个曾经无比繁华的女人,终于憔悴。那毕竟不是一个开放的时代,祖国与彼国,地理上相差十万八千里,心理上也有天堑一样的距离。第一代海外女作家,像失去了土壤的大树,努力挣扎,也逃不过枯萎的宿命。

#p#副标题#e#

重写华裔新形象:汤婷婷

汤婷婷是美籍华裔女作家。她是在美国用英语发表了两部描写中国移民的传记小说后蜚声海外文坛的。这两部小说之一是《女战士》(亦译《女豪杰》、《女斗士》),曾获得美国全国书评界非小说最佳奖、安斯菲尔德-伍尔夫种族关系奖,女教师杂志奖等,并被评为美国70年代最优秀作品之一。另一部是《唐人》(又译《中国人》、《金山勇士》),曾获美国书籍奖。

“接下来我对你说的话,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小说《女勇士》中的这句开篇之语,曾一度在美国各高校中风行,成了年轻人见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话。30多年前,汤亭亭以这部描写华裔女性的小说,颠覆了当时美国对中国女性的偏见——或者是没有力量的美丽娃娃,或者是妖媚的邪恶化身,同时赢得了美国主流文学的认可。

写这部小说时,汤亭亭还未到过中国,她只是从小从母亲所讲的故事中听到许多有关中国的种种神话和传说、戏剧内容情节、中国风俗习惯及有关她的祖先们漂洋过海、希望在国外发财致富的传奇式的经历。但她将这些内容和材料结合起来加上自己的观察、思索和想象后,创作了三部传记性的长篇小说——《女勇士》、《中国佬》、《孙行者》。

汤婷婷自幼爱好文学,她的母亲是一位讲故事的能手,汤婷婷从她那儿听到许多有关中国的文化传统、民间传说和风俗习惯,长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从小就有一定的民族意识和文学修养。在伯克利加州大学学习英国文学,更使她的英文表达能力大大增强。大学毕业后,汤婷婷常感到有一种使命感在驱使她。她说:“我的使命是把美籍华人的故事带到美国文学中去。过去,在美国文学里,中国人的形象是被丑化了的。我要通过自己的笔和作品提醒人们:美国的开发、文明和繁荣是和美籍华人的努力分不开的,他们为这些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和血的代价,现在他们还在继续贡献着他们的智慧和力量。他们应当象美国的欧洲移民一样,受到与美国人同等的重视,而不应该被视为是‘外国人’。”

#p#副标题#e#

美国驻华大使夫人:包柏漪

包柏漪出生于上海。父亲包新第曾任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驻美代表,母亲方婉华为安徽桐城人,是清代文学家方苞之后。其实,在包柏漪成为美国驻华大使夫人之前,她早就在海内外的华人社会中颇有名气了,原因在于她用英文写作了一部长篇小说──《春月》。

《春月》是一部描写中国题材的小说,书中的主人翁春月是出生在苏州一个封建专制家庭的女子。作者以她为主线,描写了一个老式家庭五代人的悲欢离合。作品人物众多、情节曲折、文笔流畅、寓义深刻。故事从光绪五年写到1972年,时间跨度将近一个世纪,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近代社会漫长岁月的动荡和变迁,堪称为一幅历史画卷。在这部长篇小说中,作者显示了自己既通晓中国近代历史,熟悉中国风俗习惯,又能熟练地遣词用句,安排情节,塑造人物的才华。

包柏漪创作《春月》是十分认真的。1973年,她35岁时第一次回中国大陆访问,在那次旅行中她听到了许多有关她祖先的故事,看到了她故乡亲属的生活,孕育了写作《春月》的动机。为了写作这部小说,她看了许多有关中国的书籍和材料,常于夜深人静时伏案创作至黎明。初稿出来后,又一遍遍地修改,用了整整六年时间才完成这部小说。1984年,《春月》由美国的哈泼一罗公司出版。这本书一炮打响,出版后立即引起美国文坛轰动,成为美国最佳畅销书之一。美国《出版家周刊》称之为“中国的《乱世佳人》”,迄今,《春月》在美国已发行了200多万册,并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

包柏漪女士说:“我虽然在美国长大,但我还是一个中国人。美国的读者不了解中国,思想方法、风俗习惯也不一样。我描述中国人的生活是为了帮助他们了解中国,增进中美人民的友谊。”她用优秀的作品完成了这个夙愿。

除了《春月》外,包柏漪还写了不少作品。她的处女作《第八个月亮》也是一本关于中国题材的小说,于1963年在美国纽约出版。

#p#副标题#e#

华裔故事雕塑家:谭恩美

1952年生于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谭恩美,自幼就感受着“文明的冲突”,成人后却成了“文明的交流”的书写者。

16岁那年,谭恩美觉得她的母亲要“杀死”她。在《命运的反面》里,她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为了她新交的男友,母亲和她发生了激烈争吵。母亲把她推到墙边,举着切肉刀,刀锋压在她喉咙上有20分钟。最后,她垮了下来,哭泣着求母亲:“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母亲才把切肉刀从她脖子上拿开。

在叛逆的青春期,她出过两次车祸;被人用枪指着抢劫,几乎被强奸;受到死亡威胁,几乎被泥石流冲走。20多岁那年,她最好的朋友在生日那天被入室抢劫者捆绑勒死,她被叫去辨认尸体,从此中途辍学,放弃博士学位。

晚年的母亲还告诉她一个秘密:她在中国大陆有3个同母异父的姐姐。这个秘密深深震撼了谭恩美,成了她创作的主题。1987年,谭恩美把外婆和母亲的经历写成了小说《喜福会》。

1989年,《喜福会》出版,连续40周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销量达到500万册,并获得了“全美图书奖”等一系列文学大奖。小说描写解放前夕从中国大陆移居美国的四位女性的生活波折,以及她们与美国出生的女儿之间的心理隔膜、感情冲撞、爱爱怨怨,令人感慨万千。多次拍成同名电影。

电影《喜福会》剧照

小说描写了四位性格、命运各异的中国女性抛却国难家仇,移居美国,以及她们各自在美国出生、成长的女儿的生活经历。作为第一代移民的母亲们虽已身在异国,却仍是彻头彻尾的中国女性,国难家仇可以抛在身后,却无法抛却与祖国的血脉亲情。而在美国出生的女儿们,虽外表看来与母亲非常相像,却是在迥异于中华故国的价值观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并不得不亲身承受两种文化与价值观的冲撞。母女之间既有深沉执著的骨肉亲情,又有着无可奈何的隔膜怨恨,既相互关心又相互伤害……不过,超越了一切的仍是共同的中华母亲,是血浓于水的母女深情。

#p#副标题#e#

世界文学组织之母:聂华苓

聂华苓,一个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或许都很陌生的名字。但是如果在当下的世界文学界组织一个大型的评选活动,聂华苓必然要被列进其中,甚至是作为其中最重要的一员。若是你还不知道这位“世界文学组织之母”的故事,或许,你可以看看一部名为《三生三世聂华苓》的纪录片。

聂华苓说“我是一棵树,根在大陆,树干在台湾,枝叶在美国。”如同无数战乱的大时代儿女,一生注定要流浪漂泊,旅美作家聂华苓形容自己是一棵树,根在大陆,干在台湾,而枝叶则在美国的爱荷华城。

聂华苓1925年生于湖北应山县。1949年与家人逃到台湾,后因编辑《自由中国》受白色恐怖牵连。去到美国后,聂华苓依然写作、翻译不辍。她一生著述丰厚,出版过几十本小说、散文、学术专著和翻译作但人们更津津乐道的,她与丈夫保罗·安格尔创办影响力庞大的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通过他们的《国际写作计划》,世界各地作家越过意识形态聚集一堂。1979年,大陆、台湾和香港的作家隔绝三十载,首次相见于爱荷华。

聂华苓出版了短篇小说集《翡翠猫》、《一朵小白花》、《台湾轶事》及长篇小说《失去的金铃子》、《桑青与桃红》、《千山外,水长流》等。她的作品《桑青与桃红》曾获“美国书卷奖”,从年轻写到老,写颠沛,写人性的分裂,写问“中国人,你到底犯了什么罪?”年轻的桑青到了结尾成了桃红,一个异乡游荡的狂人。

“我不仅写一个人的分裂,也写着中国受难的分裂……”她作品下的主角没有归宿,因为归宿对漂泊的中国人,是场奢望。

#p#副标题#e#

用生命点亮历史:张纯如

约翰马吉用摄影机纪录了南京大屠杀,还有一个人,让全世界更多人知道了南京大屠杀,对改变西方世界长期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知之甚少的现状做出了重要贡献。她,就是《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的作者,美籍华人作家张纯如。

张纯如出生于书香门第,她对于1937年中国南京的最初印象,就来自于父母对自己家族往事的讲述。在南京大屠杀发生之前一个月,张纯如的外祖父、外祖母逃离了南京。这一段关于1937年的南京记忆,激起了她探寻南京大屠杀真相的决心。

1995年7月23日,张纯如怀揣着几千美元从美国辗转来到南京。在南京的25天里,她马不停蹄地采访了8位幸存者,并拍下了采访的全过程。采访中,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永兴说,当时日军在江边架起了机关枪,团团围绕着难民扫射,最后再一把大火把尸体烧毁。

《南京浩劫:遗忘的大屠杀》实地采访多位大屠杀幸存者,并佐以大量历史档案、第三方当事人的日记和书信,多视角回溯了南京大屠杀这一被遗忘的历史事件。书中讲述屠杀发生时“中国人个体的故事:失败、绝望、背叛和幸存的经历”以及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中国平民的西方人士的故事。并在书的最后部分探讨了某些势力意图将南京大屠杀从公共意识中抹去的行为。

《南京大屠杀》发表以后,在英语世界引起强烈反响,高居纽约时报最畅销排行榜达3个月。正是这本几十万字的历史著作,让20世纪的那一人间惨祸,得到了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她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赢得美国华裔妇女协会颁发的“年度优秀妇女奖”。

由于每天都要接触大量日军暴行的记录,张纯如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在缺乏睡眠和体力透支的情况下,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2004年11月9日,张纯如自杀,年仅36岁。

张纯如为世界打开了一扇尘封70多年的记忆之门,使得更多的人了解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p#副标题#e#

笔耕勤勉的写作者:严歌苓

一批女作家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出国、成名,她们目前仍是文坛最不可忽视的力量之一。近来不断推出新作品的严歌苓,可以算得上其中的代表。

1988年,严歌苓初到美国,过着忙碌而辛苦的留学生生活:每天读14至15个小时的书,每天打工4小时来赚取房租,花6个月时间专心学英语。除了经历过生活中的困苦,严歌苓在舞蹈和写作方面的刻苦也令人惊讶。严歌苓是舞蹈演员出身,为了克服腰腿很硬这种不利条件,她每天4点起床练功,写信的时候也会把一条腿举过头顶绑起来。写作出名后,严歌苓每天依然写作6小时,为了兑现承诺了别人的稿约,“有时候真是勤奋得写到想吐。”

2004年,严歌苓随丈夫远赴非洲尼日尔。在那里,严歌苓过上了作家加非洲农民的生活。非洲洪荒的感觉、原始的生活状态刺激了她的想象力,非洲男人的懒惰与女性的柔韧给了她创作的灵感。在非洲期间,她写出了充满中国乡土气息的《第九个寡妇》,获中华读书报“2006年度优秀长篇小说奖”,被认为是“2006中国文坛最重要的收获之一。”

严歌苓是传统的,她的作品题材丰富,历史、农村、城市、军队、战争不一而足,但每一个题材都植根于广袤的中华文化。中华文化不仅是她写作的目的,也是她写作的来源和内容。

她的作品《花儿与少年》也即将翻盘成电视剧,小说讲述了一个叫晚江的中国女子,为了寻求物质上的幸福,和丈夫离婚并嫁到美国。10年后,两个家庭以及两个家庭的孩子,都来到她身边,她才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爱的依然是前夫。

娇艳欲滴的花儿,命运多舛的少年,花儿与少年的暗喻和指向是什么?从书中自能找到答案。小说写得精彩纷呈,耐读好看,字里行间呈现出纯粹意义上的唯美和凄清。与严歌苓以前写的《绿血》、《少女小渔》和《扶桑》的风格一脉相承,是一种没有经过东西方文化碰撞,决不可能得到的文化精髓。

#p#副标题#e#

用英文写中国故事:李翊云

出生成长在中国,却是一个“美国造”的作家;讲中国故事,却用英文表达;她就是上榜《纽约客》“最值得关注的年轻作家”李翊云,她屡获国际文学奖项,作品不断见于《巴黎评论》、《纽约客》等知名文学杂志,被认为是继哈金、严歌苓之后的更为崇尚自由和个性表达的新移民作家。

李翊云的作品总是摆脱不了中国的影子。她的代表作《千年敬祈》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收录了《多余》(Extra)、《不朽》(Im-mortality)等十篇故事,大多以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为背景,写的是小人物的悲欢——贵族学校的清洁女工,股票市场中失意的退休教师,毕业分配回老家教书的英语老师,内蒙古插队知青的后代……

她的创作题材和自身经历密切相关。她1972年出生于北京,1996年从北大生物系获得学士学位后赴美留学,2000年获美国艾奥瓦大学免疫专业硕士。2002年,李翊云入读著名的艾奥瓦大学作家工作坊,三年后以处女作《千年敬祈》(A Thousand Years of Good Prayers)赢得世界上奖金最高的短篇小说奖——首届弗兰克·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2006年,《千年敬祈》获美国笔会海明威奖(Hemingway Foundation/PEN Award)。

2009年,她出版了首部长篇小说《漂泊者》(The Vagrants),次年再出第二本短篇集《金童玉女》(Gold Boy,Emerald Girl),皆获好评。2010年,她被美国《纽约客》选为“最值得关注的20位40岁以下年轻作家”。李翊云用英文写小说并且在国际社会获得广泛认同的现象,在华人世界曾引起不小的关于写作意识形态的讨论。

#p#副标题#e#

新锐华裔作家:伍绮诗

美国华裔作家伍绮诗(Celeste Ng)的小说处女作《无声告白》(又译作《那些我从没告诉过你的事》或《历历未言事》),击败丹尼斯·约翰逊和斯蒂芬·金的新作,夺得2014亚马逊年度最佳图书榜头名。她在坎布里奇告诉《卫报》记者:“写作就像对着世界空喊。所以一旦有人回喊,那可真是不得了的事。”

美国亚马逊会从当年出版的数万本图书中选出100本年底最佳图书,去年榜首的位置没有给斯蒂芬·金,也没有给每年诺奖呼声超高的村上春树,却给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80后华裔女作家处女作伍绮诗《无声告白》,这让所有人都跌破了眼镜。近日这本小说中文版终于在中国面市,究竟这位80后华裔作家有何魅力,能够在一群大家中脱颖而出?而华裔作家们的作品如今在欧美文坛又有着如何的地位?

《无声告白》的内核,是家庭、是女性、是华人,是年轻人成长中的彷徨与迷失。1977年5月3日,俄亥俄州。莉迪亚死了,被发现溺死在池塘里。她是李先生和太太的二女儿,一个亚裔男性和白人女性结合的家庭。意外?或是他杀?没人知道……

《无声告白》( 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 )以这样一个惊悚、悬疑的情节开头。讲出了我们每个人现实中都要面对的命题——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