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专题 >

涅盘重生 盘点重庆那些老厂改造的文化创意园区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5-07-02 15:45:50

重庆作为西南最大的工业城市,很多厂区因为时代变革进入歇业状态。曾经机械轰鸣一片繁荣,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和城市经济结构的转型正逐渐搬迁或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厂区里斑驳的楼房,遗留的机械,空气中弥漫独特的时代印记却让艺术家们找到新的舞台,不定期的艺术展览、音乐会、戏剧演出,一切让旧的事物番生了新的喜悦。

被遗忘的重庆“工业印记”

1913年,重庆被定为开埠城市,英国亚细亚火油公司在重庆建立贮油库;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北方大量工业企业内迁西南,陪都重庆成为企业首选之地;上世纪60年代,中国掀起“三线建设”热潮,大批工业企业在重庆扎根……百年工业发展,让重庆成为当之无愧的重工业城市,西南近代工业的发祥地,涌现出森昌泰火柴厂、重庆冶炼厂、重庆天原化工厂、重庆电机厂、重棉三厂、巴山仪器厂、重庆卷烟厂等大批知名工业企业,这些企业推动重庆城市化进程,也铸就了重庆几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而今,那些曾经辉煌的企业在哪里?

渝中区

鹅岭印制“二厂”设计艺术园区

前身:无论渝中如何发展,鹅岭始终保持着她那份独有的静谧与慵懒,在忙碌的都市生活中,默默地坚守着那份独立、闲淡。有人质疑它的衰落,却不知它沉默之下的厚重积蓄,比如印制“二厂”的凤凰涅磐。

位于鹅岭公园附近遗爱祠正街(后改名鹅岭正街)1号的重庆印制二厂(1993年和印制三厂合并为华彩印务公司),曾是重庆的彩印中心和西南印刷工业的彩印巨头。1950至1970年代,在重庆,凡是带色的纸片儿,差不多都是他们印的。

现在:鹅岭被改造为“二厂”设计艺术园区,就位于鹅岭正街1号,深居渝中区鹅岭公园,保留了独栋旧楼原汁原味的风貌,砖木的混合,自然的设计,纯真的复古。“岭空间”艺术中心主理人周迓昕将二厂租下,打造综合性的文化市集,为更多青年艺术家和爱好者提供交流、分享的平台。非遗夏布的领导品牌感懒树文创工坊已经跻身其中。未来这里,将成为重庆又一个有趣又好玩的文化地标。

#p#副标题#e#

化龙桥重庆天地文化商业艺术街

40年代的化龙桥

前身:化龙桥区域,是老重庆们再熟悉不过的地名。历史上,化龙桥是与朝天门和磁器口齐名的重庆水码头,一度曾是中药材、水果、陶瓷等物资的集散地。这里紧挨着城市中心区域的解放碑,面向长江背倚一片山际,若干年前,这里聚集着密集的国有工厂和老城区居民。嘉陵路至龙隐路,曾经分布着微电机厂、电气厂、红岩弹簧厂、特种电机厂、铸机厂、阀门厂这些企业。上世纪90年代,随着工厂纷纷倒闭,废弃的工厂和无人管理的民宅让这里越来越破旧。

现在:“重庆天地”在这一区域内逐渐完善,昔日破败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

重庆天地汲取了重庆浓郁丰富的山水文化,深厚的人文内涵以及绵长的历史肌理,将古老的山地村落、旧时的工业建筑以玻璃和钢结构的现代元素来重新表达重庆高深、包容、开放的文化气质。由高低村落、文化剧场、吊脚楼、商业主楼及精品酒店五个精致建筑群落组成的重庆天地,以时尚潮牌店铺、东南亚餐饮娱乐、酒吧咖啡馆的精彩纷呈,让购物与休闲变得无限惬意,让人漫步其间,有不知今夕何夕的梦幻感觉。

其中重庆天地文化剧场几乎每月上演各类文艺剧目,重庆天地商业街上常常举行各种时尚艺术展览、文化派对。

#p#副标题#e#

南岸区

“N18Loft”创意文化产业园

听民谣、喝咖啡、看展览、逛创意集市…… 我市首家集休闲、创意、设计三位一体的综合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N18LOFT小院就在南岸。

前身:N18的前身是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重庆印制五厂老厂区。即使现在走进N18的大门,浓浓的工业时代厂区风格也会扑面而来。老厂区留下的桌椅、保险柜、果皮箱、表演用的大鼓、车间里吊车的吊臂等散落在园区里,让人不禁“穿越”回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2011年,印制五厂破产后,经过重新定位、设计和历时两年的改建、运营,形成了现在的N18LOFT小院。因为园区位于南坪东路18号,因此,在取名字时,用了英文“南”的第一个字母“N”,“N18”就表示园区所处的地理位置。而数学中的“N”,又有“自然数”的意思,借此表达这里带来的无数的可能性。

现在:N18占地面积17亩,其中包含文化休闲,手工创意基地,专业设计、文化传播、公关展演,婚纱摄影及婚庆基地四大业态。

园区里有一栋蓝色大门的平房分外引人注目,一家名为“少数花园”的咖啡馆是原印制五厂的小礼堂。空高6米,大吊扇、纵横交错的支架设置,让这里完整地保留了LOFT风格(LOFT指那些由旧工厂或旧仓库改造而成的,少有内墙隔断的高挑开敞空间)。“少数花园”每晚都有民谣歌手在此驻场,它已经悄然成为重庆的民谣基地,曹久忆、黄晶等业界知名的民谣歌手都曾在这里演唱过。

我市最大的诗歌网站——“界限”也常常在此举行诗歌朗诵会、诗歌沙龙等活动。著名歌手齐秦在重庆的演唱会结束后,也把庆功宴放在了这里。

如今,“少数花园”已经成为重庆文艺青年的聚集地。爱好文艺的市民可以来坐坐,也许,你就会与美国国家地理的签约摄影师、旅行者乐队的成员、重庆坚果乐队的老板“老鬼”不期而遇。

#p#副标题#e#

大渡口区

茄子溪文创产业园

前身:如果时光倒退20年,站在大渡口江边,看到的是繁忙的生产场面——即便其他地方已是沉寂的深夜,这里依然灯火辉煌。除重钢外,103平方公里大渡口,过去聚集着石棉厂、木材厂等一干大型国企。

进入21世纪,很多当年红极一时的国有企业、集体企业,走到了尽头,或倒闭、或合并、或改制。如曾经为重钢配套的重庆石棉制品厂,2010年合入重庆港务物流集团,去年7月全线停产,7.5万平方米的主厂区,一半用来做冷储物流,其余则闲置。在危旧房改造、棚户区改造中,已有4800多户居民搬进新家。可老厂房几乎没动。

2011年,茄子溪街道决定依托闲置老厂房走文化创意产业之路。

现在:仅是重庆石棉厂的老厂房就出租了三万多平方米,吸纳了企业30多家,在茄子溪地区闲置近十万平方米的老厂房中,还计划利用6万平方米发展文化创意产业。

年近50岁的刘烈成。他199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雕塑系。之前还在重钢当了几年轧钢工人。前几年,刚才福建回到家乡,想运用自己在外打拼的基础和经验在重庆发展,想帮助大渡口,将茄子溪文化创意产业园打造成为重庆文化创意产业基地。

如今,这里5000平方米的老厂房变身为汉博国际艺术机构,刘烈成培育出了上万种创意工艺美术产品。车间里时而可以看到精致优雅的铁艺、时而看到充满童趣的精灵,时而又是荒谬怪诞的老翁,时而又是环境逼真的建筑……这些雕塑涉及主题公园、商业街区、户外景观、酒店会所、办公家居等室内装饰,远销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

#p#副标题#e#

重钢工业博物馆

位于大渡口的重钢老旧厂房承载着一代重庆人的时代记忆。

前身:1890年6月,在湖北武昌三佛阁,悄然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为铁厂购机、设厂、采铁、开煤的工作机构——湖北铁政局。细心的人发现,牌匾上的几个大字竟然是由新任湖广总督张之洞亲笔题写的。日后,由它过渡而来的一个企业,就是大名鼎鼎的汉阳铁厂。

汉阳铁厂,系今日重钢前身。从汉阳铁厂到重钢的百年历程,不仅是一个企业的发展演变史,更是中国钢铁工业坎坷前行的缩影和写照。

现在:2011年9月22日上午10点,最后一根钢材从型钢厂轧制,重钢就此搬家到了长寿。也正是从那一刻起,大渡口区政府就有了将老厂房打造成工业博物馆的想法。预计2016年建成。

工业博物馆落户的重钢老车间,现在仍能看到锈迹斑斑的钢材搭成的车间骨架,一架由原三峡通用航空公司捐赠的老式飞机已提前运到了现场,绿色的机身显得沧桑味十足。

截至目前,工业博物馆已征集到了上万件展品,其中包括重庆各个发展时期的工业展品,如鸽牌电缆捐赠的1905年产的大冷压机,长江电工捐赠的1928年前引进的外国设备无心磨床等。其中,最为知名的就属有镇馆之宝之称的“8000(HP)马力蒸汽机”,全世界仅此一台,代表了百年前的工业发展水平。

通过两年多时间的征集,已有全市50多家企业捐赠了850余件实物、图片展品,而来自社会流散各界的展品约663件。据悉,原三线建设博物馆项目征集的13000件展品,也将整体移交搬迁至重庆工业博物馆。而博物馆周边的广场将用重钢研制的钢轨铺成轨道,开通小火车,让游客坐着小火车欣赏风景,而紧邻江边的重钢货运码头,则有望变脸成为一个旅游码头,以停泊游船,供游客游玩。

博物馆附近还会修建一个具有工业文化元素的主题酒店,里面也会放置部分带有重庆工业味道的老物件,让来住宿的客人感受一下老重庆的气息。

#p#副标题#e#

江北区

猫儿石创艺特区(在建)

前身:曾经3万多平方米的白猫日化厂坐落在江北新建西路17号,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重庆蜀绣牌肥皂、洗衣粉便是从这里生产出来的。如今空旷而杂草丛生的旧厂房,似乎离曾经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有些遥远。

现在:在第四届中国西部旅游产业博览会上获悉,猫儿石创意文化特区携手江北区文化委签署了共同打造文旅融合的国家级4A级景区协议。今后这里将结合“互联网+”模式,以其独特的文艺气质吸引众多文化创意人才聚集。

江北区文化委联手重庆未来之家置业有限公司计划总投资2亿元,对厂区旧址原有的主体建筑内外进行包装、改建,为了给文创园区注入时尚元素,项目还特聘世界排名前十的荷兰设计公司MVRDV加盟,预计园区总面积将达5万平方米。

建成后,猫儿石创艺特区将成为先锋文艺的聚集地,并采用体验式商业助力消费增长。未来这里将汇聚近600家创意企业入驻,吸引约3000名各类创客精英,带来约500个创新创业项目,汇集上百亿创投资金。每年还将举办上百场商业活动,吸引大量消费人群,形成完整的创投产业链,创造上千亿的市场规模。

#p#副标题#e#

大石坝兵工主题创意文化产业园(在建)

前身:北滨路大石坝二村,建于上个世纪的厂房翼然耸立、带有时代标志的标语在横跨数十年的墙上还能隐约看到。在数百亩的区域里,“大石坝兵工厂房”的字碑随处可见。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内迁重庆。当时的炮兵技术研究处也随着战乱1938年迁往江北忠恕沱,1941年正式命名为“第十兵工厂”,生产军需产品。

解放后,第十兵工厂成为江陵机器厂的车间,仍以生产军工产品为主。上世纪90年代,与长安合并后成为长安发动机的主要生产地,于2013年正式搬迁。目前,厂区大部分被租赁用作库房。

现在:曾经重庆兵工业的胜地,接下来要迎接华丽转身。

根据江北区的规划,在这一带,将打造一个以兵工文化为主题的国家级创意文化产业园——长安1862项目。

整个创意产业园分为序厅、兵器生产展示厅、游览休憩区、怀旧主题体验区、时光隧道、抗战主体下沉广场、抗战历史展览馆及体验馆、军事参与性体验馆、防空洞博物馆等九大主题区。

整个策划以“兵工记忆”为主题,目标是将长安兵工遗址打造为“全国唯一性的以兵工记忆为主题的文化产业园”。

园区结构为,将保护的老建筑梳理串联、形成园区内连续的主题展示区,通过新增建筑、空间连廊以及下沉广场空间将保留建筑串联,形成生动连续的主题浏览线。一路可以看到当年兵工厂兵器生产展示、工人生活区体验、重庆抗战年间历史体验、军事体验以及防空洞综合博览区。

#p#副标题#e#

沙坪坝区

S1938创意产业园(在建)

前身:沙滨路上紧挨着江边的30余幢老旧建筑,就是重庆市缝纫机厂的老厂区。重庆缝纫机厂的前身是中渡口机修厂,1966年移交给市日用品工业公司,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生产缝纫机,当年有1501台缝纫机试销。而后,红岩牌缝纫机在重庆一炮而红,成为当时风靡整个山城的畅销品牌。不过,随着时代变迁,买布用缝纫机做衣服逐渐被直接购买成衣的消费习惯取代,缝纫机厂也陷入了困境,后来转型成立重庆专用机械制造公司,开始生产一些机械设备。2002年,重庆专用机械制造公司停产进入“三类”特困企业,公司职工陆续下岗,这片占地面积达67亩的厂房逐渐闲置下来。

现在:当地政府最终决定利用缝纫机厂的老厂区,改造建成一个全新的创意园区,这也被列为“2014磁器口古镇开发及沙磁文化产业带重点项目”。

为了尽量保持缝纫机厂老厂区的旧貌,除少数危房不得不拆除外,其余建筑都将保留修缮,厂区内还将保留一些缝纫机生产车间的老物件,以供留念。此外,厂区外还将新建一个长约300米的休闲广场,直接连接沙滨路,并引入电影院、餐饮等休闲业态。

除了大学生创业团队外,园区还将引入小贷、担保等金融服务机构,成为全市最大的创意服务类产业园。沙坪坝区将加快规划出台扶持创意产业的奖励政策。同时,对创意企业落实“一企一策”的服务,从资金、政策、税费等多方面对企业进行扶持。

#p#副标题#e#

九龙坡区

重庆黄桷坪艺术区

街,还是那条街,但在重庆创意产业大潮中,黄桷坪变了。

烟囱,还是重庆发电厂的那两根号称亚洲第三高的烟囱,不再像过去那样刺眼,它已经成为重庆创意产业集聚区———黄桷坪涂鸦艺术街的地标,见证这块前沿阵地的崛起。

偏安于重庆主城一隅的黄桷坪一直是工业与艺术的集合地,这里有重庆重工业基地的痕迹:码头、电厂、烟囱,也有闻名全国的四川美术学院,这种奇怪的组合造就了黄桷坪:虽是重庆旧房最集中的地区,却拥有重庆最前卫的新新人类。当旧城改造的风潮吹到这里的时候,大胆的黄桷坪艺术家们大玩了一把MIX,将街头文化的涂鸦与城市建设来了一次完美的混搭,于是就诞生了中国第一条涂鸦艺术街。

艺术街由四川美术学院罗中立院长创意,在重庆市创意办直接领导下,由九龙坡区政府与四川美术学院联合打造的大型文化创意产业项目。艺术街主要是以涂鸦的方式改造杨九路(黄桷坪铁路医院——501艺术库)1.25Km道路两旁陈旧的建筑,废弃仓库,尽可能地减少对街道两旁建筑大的拆迁,以整改为主,以拆建为辅,同时保持黄桷坪本来的生态面貌和特有的艺术气息。

整个涂鸦工程共有800余名工人、学生和艺术家参与制作,花费各色涂料1.25万公斤,消耗各类画笔、油刷近3万支。前后经过150天的精心制作,共涂鸦建筑物37栋,改造拓宽道路1.25公里,下地各类管线约9000米,拆危改建建筑2700平方米,设置雕塑小品20座,整个街区面貌发生显著变化。黄桷坪涂鸦艺术街的建成彻底改变了重庆市黄桷坪破旧的城市面貌,为以四川美术学院为主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