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对话红尘:中国第一旅行女作家 停不下来的行走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4-09-17 09:18:33

韩寒在《后会无期》里说:“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中国第一旅行女作家、重庆工商大学教授红尘说:“世界是走出来的”。

从36岁开始学英语,走出书斋到走向海外,她为自己的人生与写作规划线路。一个人背包参加国际图书博览会,和海外图书公司谈合作。每年一半的时间在路上,一半的时间在写作。此次回到重庆举行新书发布会后,又将重回喜马拉雅山地,走进此前未涉足的禁区。红尘说她将自己看成一张白纸,因为可以随时重新开始。

书香访谈2014年21期,更多请点击查看这里

红尘(Pearl Hong Chen)

国家地理作家、达摩流浪学者。因为疯狂而上路,因为疯狂而生活,因为疯狂而写作。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一半时间在路上,一半时间在书房。曾做杂志总编10年,美国St.Cloud State University高级访问学者1年,现为重庆工商大学教授。身体力行真心倡导着一场伟大的背包革命的诞生,以在路上旅行+红尘式写作推出“异域行走文化之旅”丛书:《在路上:美国大学生活图本》、《尼泊尔的香气》、《印度瑜伽圣地密码》、《越野越西藏》、《越野越新疆》、《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越野越西藏》获“百本旅人最爱图书奖”,《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获“国际图书博览会优秀图书奖”,中译正在筹拍徒步喜马拉雅极地纪录片。

喜犬、喜植物、喜四驱车、喜古董瓷器、喜孩子,喜欢自然状态中的人和物。

新浪微博:@pearl红尘在路上

红尘在2014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新书发布会现场

曾经的小资女人

从刚刚结束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返回重庆,出版社为红尘安排了她刚出版《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的新书发布会。一袭喜马拉雅风情的长裙,一条淡蓝色的丝巾,还有一个双肩包,离发布会开始还有1个半小时,红尘就这样早早的来到现场。她一个人在现场和工作人员沟通发布会事宜,没有带助手,但陆续有她在重庆工商大学的学生前来。

不写作不出走时,红尘在重庆工商大学任职教授,教学生传播学。学生们和红尘用了一个月时间,制作剪辑了一个《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小短片,素材是利用她在徒步喜马拉雅时用手机拍摄的内容。短片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首发播放,获得不少陈赞。红尘说“我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他们那种状态会感染到我。看见这些干净的脸时,我会觉得那是我年轻时的样子。”

少女情怀总是诗。曾经的红尘很腐败,很小资,很物质生活化。那时她的作品和好多的作家一样,是书斋型的,比如文学随笔集《红油纸伞》、《红绢灯笼》,所描写的主要对象是白领女性。用她自己的话说:“非常的个人化情绪化,视野也很窄。”

有勇气重新开始

“我36岁之前,没有办法经常出行。我拼命加班,好不容易有了7天的补休,我去了海南岛。”36岁时红尘决定学英文,想自费去美国做访问学者。

已经不是可以随意改变人生方向的年纪,对于女人来说,36岁开始再用2年时间的努力学习,去换来在异国他乡的不同景象,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不同皮肤、不同口音、不同种族的人,多元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吸引着红尘,她义无反顾的要走。同时,她第一次发现她的书桌可以不仅仅局限在一个房间里,它可以在灰狗巴士上、在青年旅馆里、在收留她的陌生人的餐桌上。她开始关注美国普通人的故事。

“去美国之后我明白可以边走边写。行走的范围不一样了,胸怀也就不一样了。”游历美国20多所大学后,她写下了《在路上:美国大学生活图本》。这是“异域行走文化之旅”丛书的开端。

从美国回来,红尘又想去一个节奏缓慢的国家,找寻平静、修行心灵。所以她去了尼泊尔。她从重庆自驾出发,翻过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南坡的人文、景致、语言、花朵等等一切深深打动了她,也给了她继续创作旅行文学的灵感。她把尼泊尔称为“山中的天堂”。她说:“尼泊尔的普通人每天10点上班,4点下班,上班前把时间用来祈祷,献给神,日落之后又到寺院供奉,在香烟缭绕中平静地过完一生。”《尼泊尔的香气》这本书就这么来的。

红尘在旅行中

停不下来的行走

生活与行走总是看似矛盾,说走就走的旅行也时刻充满了阻碍。这一切在红尘看来都不是问题。因为知道了自己想要什么,人生就好办多了。

开始为自己的生活与写作规划,红尘知道一年里需要有一半时间在大学教书,这是她的谋生生活,让她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同时作为一个学者她不想完全离开校园,况且校园里还有她喜欢相处的“年轻人”。而专门用于写作和旅行的时间只有半年。

“其实我也不可能完全实现一半时间在路上旅行,一半时间在书房写作。”她在她的职位上非常投入地工作、学习、上班、挣钱。而当她有一点多余的时间、多余的钱的时候,就会走在路上去旅行、走在路上去写作。后来她陆续去了印度、西藏、新疆、喜马拉雅极地,回来后藏在某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比如鼓浪屿上一个修道院改建的“老年公寓”,开始构思写书。西藏写了30万字、新疆写了31万字、喜马拉雅写了28万字,那是岁月、时光、思想的累积好沉淀。

9月,回到重庆举办《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新书发布会后,红尘又将重回喜马拉雅山地,走进此前未涉足的禁区,为新书寻找素材。她说她将自己看成一张白纸,因为可以随时重新开始。

 

写作是内心的需求

2014年8月,《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入选中国大型文化输出项目“中国报告”丛书(第二辑),红尘应邀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做新书发布会,她一个人背着包就去了。

在现场,没有翻译就自己和海外图书公司谈合作。看见许多作家保镖左右,翻译助手不离身,红尘顿时觉得自己酷毙了。找了个间隙在展厅外抽烟,让扫地大妈给自己拍了一张照。

“写作的自由既不是恩赐的,也买不来,而首先来自作家自己内心的需求。”红尘尤为喜欢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高行健说过的这句话。她觉得自己一直是自由的。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樊希安在博览会上致辞,说《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是中国首部最真实的徒步喜马拉雅的情书,最震撼的行走山峰极地的真爱自传。

回想起喜马拉雅之旅持续2年的写作历程,红尘3次重返尼泊尔,经历母亲的伤痛与离世。在徒步之前,母亲突然查出肺癌晚期。她握着母亲的手在医院整整搏斗了8个月,看着她经历了6次痛不欲生的化疗。“我的母亲是一位佛教画家,在最艰难的病痛期间她依然坚持抄录佛经。”是什么在支撑母亲?为何人们说佛教能给人带来安宁?当母亲化疗完病情稳定时,红尘决定重返那个遥远的佛国尼泊尔,徒步走完1000公里的喜马拉雅山脉,写一本关于喜马拉雅的书,为自己的母亲和所有正在遭受癌症折磨的母亲们祈愿。

当我们开始行走时,吃的饭变了,走的路变了,周围的人变了,可能说的语言也变了。书最终完成,最爱她的母亲也离世了,狗狗小斑也老死了,与她有深厚感情的两位兄长,重庆民间救援队创始人许瑞祥和著名作家莫怀戚也英年早逝了。

“世间万物有生有灭,相爱的人也会有来有往,但一切均如佛陀涅槃时所说,这世界是美好的,人的生命是甜美的。”她在《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里如是说。

如今当你翻开一本旅行图书,你关注去哪好玩、去哪看美景、去哪吃美食、去哪购物。红尘关注为什么那片土地上有这样的宗教,为什么有这样的人群、习俗和风情,为什么有这样的生活方式,是旅游背后的故事。如果书是30万字,她会拿3万字来写实用讯息。那是她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比如教你怎样省钱,怎样办边境证,怎样雇佣有经验的向导,有详尽的手绘线路地图,甚至告诉你在荒原里开多少公里才会有加油站,哪儿有WiFi。

她是边走边写,全世界都是她的书桌,就像我们中国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作万卷文’”根本停不下来。

内容推荐

中国第一旅行女作家红尘背包徒步80天,1000公里,穿越尼泊尔10万雪山,穿越月光、寂地、稀薄的空气与情人的胴体,只为灵魂抵达喜马拉雅与你相遇。

红尘说:“我一直认为旅行的意义有两层:一是它像年轻时必须受的教育一样,是不能少的过程;二是它作为精神财富会让我们一生都认同优美、宽容、悲悯、坚韧、博雅、勇气等等品质。

“喜马拉雅之旅的写作整整持续了2年,其间我3次重返尼泊尔,也经历了我母亲的伤痛与离世。是山地的背夫、向导,是身旁的亲人、爱侣,偶遇的陌生人、红颜旅伴,他们拉着我的手让我走到了世界的巅峰,让我遇见自己,遇见爱,遇见人间的情话,遇见世间的开悟。

“我们的人生在世便是相逢,而相逢便是离别之始。”

“当你手捧这本小书时,我想你的内心也如我一样癫狂,正自由自在地骑着月色,踩着冰雪,目光追随着喜马拉雅的山峰,而我想你的身体终究一天也会抵达那里。世间万物有生有灭,相爱的人也会有来有往,但一切均如佛陀涅槃时所说,这世界是美好的,人的生命是甜美的。”拉着红尘的手,一路走到世界巅峰去,只有行到极致处,生命才有光芒,最好的时光它永远都在路上。


 

红尘回家乡重庆举行《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新书发布会

对话红尘

书香重庆网:您的旅行作品不同于简单的旅行游记,或冷冰冰的旅游攻略、资讯,里面充盈着浓郁的异域风情,生动的人情故事,厚重的文化感与宗教感,阅读的时候会很有现场感、真实感与画面感,就像跟着您的脚步去经历了一次身体与心灵的旅行。每次您出发之前会做哪些准备呢?

红尘:我把它归纳为五种准备:身体的准备、生存技能的准备、金钱的准备、知识的准备以及心灵的准备;

首先是身体上的准备,你要让自己很健康、很强壮,你不可能在异国他乡很孱弱,很生病这种状况。因此只要有空,我就会去走路、爬山、骑单车、练瑜伽等,而不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在手机上玩微博玩微信。

第二是生存技能的准备,你至少要会骑单车、开车、游泳、会英语等,因为你在异国他乡旅行,你会需要很多生存的技能,而这样一些技能甚至会救你和他人的命,甚至让你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可以生活得很好,如鱼得水。

第三是知识的储备,去喜马拉雅之前,我大概阅读了不下60种各类书籍,从上个世纪以及现在所有在喜马拉雅区域行走的探险家的游记、登山家的日记、人类学家的考古著述、地理学家的发现史、高僧大德的经卷、小说家的畅销书,甚至外交官写的回忆录等,像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罗摩衍那》、《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天竺心影》,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世界地理的大发现者、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的《亚洲腹地旅行记》、《丝绸子路》,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的《西域考古记》,不丹高僧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的《正见》,第一位登上珠峰的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爵士的《险峰岁月》,美国纪实小说家,也是首位登上珠峰的新闻记者乔恩•克拉考尔《进入空气稀薄处》,能找到的书我都找来看了。因此当我走在喜马拉雅的山间小道与壮丽雪峰时,我才能更深刻地体会那片土地给予我的厚重感和震撼感。

第四是金钱的准备。我写的旅行文学书叫“在路上的文学”、“流浪汉文学”,意味着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援为后盾,必须节约每一分钱去行走,在一本旅行著作中大概会有1/10的篇幅,我会教你如何既节省银子,又能深入当地人的生活,而这些策略都是我用自己的汗水和泪水换来的。

最后是一种心灵的准备,这是一种胸怀的准备。不管是任何人,你到异域,一个陌生的地方,你都会遇到很多与你截然不同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去一个远方呢,就是因为它有截然不同的东西在吸引你,有迥然不同的奇妙的东西在打动你。比如在喜马拉雅很多地区没有公路也没有电,我在那个地方半年都没有很通畅的使用上电。这个时候你要有很好的心理准备,你要能欣赏,能包容,能忍耐,甚至你要去习惯、去改变。

书香重庆网:您旅行回来常常就隐居了,藏在某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比如鼓浪屿上一个修道院改建的“老年公寓”,或是重庆綦江的青年写作营,开始构思,埋头写您的新书,这是为什么?

红尘:旅行是很快乐的、放松的、单纯的,而写作却需要思考、沉淀,那是一个非常孤独、煎熬和漫长的过程。因此我总会把自己关起来、封闭起来,再次沉浸在另外一个文字的旅程中。

书香重庆网:从第一本书到现在,您写作的状态与心境有变化吗?

红尘:每一个国家和地区对我的冲击都是不一样的,因此我写的感受、内容与领悟都是不一样的。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经历、不断累积、不断完善的修行过程。

书香重庆网:重庆市正在大力推进全面阅读建设,倡导人们多读书读好书。然而如今碎片化阅读腐蚀纸质图书,图书市场依靠包装竞争读者。您认为怎样有利的选择适合自己阅读的图书?

红尘:我提倡有目的性的读书。我将它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阅读,根据你的工作需要,扩宽某一方面的知识而选择相关读物;一类是素养阅读,根据你内心的需求、喜好选择图书。在你每一次挑选图书时,都可以根据这两类来选择,这样就不太容易盲目跟随潮流,从而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图书。

#p#副标题#e#

喜马拉雅风景·红尘摄

喜马拉雅风景·红尘摄

《徒步喜马拉雅极地 与你相遇》试读章节:

一生一次,徒步世界的巅峰喜马拉雅

Once in a Lifetime, to Trek Himalaya-Top of the World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需要一次巅峰状态,去脱胎换骨一次,去抵达生命的极致之美,给灵魂一次惊心动魄的壮游。

在去喜马拉雅之前,我不知道世界最深的峡谷在哪里?世界最美的雪山在哪里?世界最好的徒步地在哪里?我只知道世界最高的山脉在那里,有一小撮疯狂的爬山者征服了那里,但却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也会用我的双手和双脚酣畅淋漓地亲吻了那里。

在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中,有10座在喜马拉雅。65百万年前,印度大陆与欧亚大陆被一个漂亮的蓝色大洋——新特提斯洋所分隔,南侧的印度大陆与北侧的欧亚大陆不间断地发生着海浪般激烈的碰撞、亲吻,天崩地裂、海水褪去,隆起了世界上最高大最年轻的山系——喜马拉雅山脉。

很难现象这座山到底有多大,但若你展开它的全部,就可以横跨整个欧洲,相当于从伦敦到莫斯科的距离。东西长2400多公里、南北宽200~300公里的喜马拉雅山脉,聚集了地球上大部分的高峰,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就有40座,这些山的伟岸峰颠都高于陆地上的其他山脉,耸立在永久的雪线之上。成群的高峰挡住了从印度洋上吹来的湿润气流,形成了山脉南坡的印度、尼泊尔和不丹雨量充沛的温润气候和山脉北坡的中国西藏降水稀少的干燥寒冷气候。

数千年来,喜马拉雅山脉对于居住在山地两侧的民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是人类生活在地球上的最高部分与极限地带,古印度的朝圣者称喜马(hima)是雪、拉雅(alaya)是家乡,为这一雄伟的山系创造了喜马拉雅——“雪的家乡”这一梵语名字;在藏语中,“珠穆”为女神,“朗玛”为第三,藏族人亲切地称呼珠穆朗玛峰为“第三女神”;在尼泊尔语中,它被称为“萨迦玛塔”,意思是“天空女神”,这些称谓都反映了当地人对这座山的崇敬,它是自然界至高无上的荣耀。如今喜马拉雅已成为全世界的登山者、徒步者最具吸引力的地方,自1953年英国的登山家埃德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与尼泊尔的夏尔巴向导丹增·诺盖(Tenzing Norgay)首次登上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之后,全球已有24人登上了全部14座8000米的高山,有约7000人登上了8000米以上的高峰。

位于喜马拉雅山中段南麓的尼泊尔,被称为“伟大的小山国(A Great Little Country)”,其国土呈长方形,东西长度为885公里,而南北宽度平均仅177公里,从地图上看它就像一枚扁长的大豌豆荚,紧紧地挨着弓形走向的喜马拉雅山。尼泊尔是名副其实的“高山之国”,许多地方的风景堪称世界之最,地球上最高的山峰几乎都在这里——海拔6000米以上的山峰有240多座,世界上10座最高的山峰中有8座全部或部分在尼泊尔,其中世界最高的珠峰就位于尼泊尔与中国的边境上。正因为尼泊尔崇山翠谷的特殊地形,登山和徒步成了游览尼泊尔最好不过的方式。试想一下,当你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觉醒来时,面前耸立着的是无数座海拔8000米的雪峰,你可以坐在山间木屋的露台上边呷着咖啡边享用着月光下美丽的雪景,那将是一种怎样的震撼与感动呢?世间还有什么能够与此媲美呢?对于那些寻找惊险、壮丽的山脉风景的人来说,没有什么能够与在喜马拉雅山区激动人心的远足相比了。

19世纪下半叶,登山运动在欧洲风靡一时,欧洲人征服了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勃朗峰(4810米)之后,便将海拔更高的喜马拉雅山视为新的挑战。1883年英国人W•W•格雷厄姆踏上了尼泊尔的登山之旅,并登上了海拔6000米的山峰。二战之后,尼泊尔向外国人敞开了大门,也迎来了喜马拉雅登山运动的黄金时代,那些来自荒野的呼唤从一开始就激起了人类的冒险精神,鼓舞着现代的马可·波罗们去探索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去发现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

在20世纪50年代,喜马拉雅山的探险旅行,往往需要雇佣大批的苦力和夏尔巴人运送物资与装备,脚夫组成的队伍,足有好几公里长,有时候从队列尾部到达目的地的时间要比队列前头的要晚整整一天的时间。1953年英国探险队进行攀登珠峰的探险旅行时,曾雇佣了100多个脚夫,光是负责运送钱币的就有12人,在少数成功登顶者的下面需要的是有如金字塔底座般庞大的队伍的支撑。

其实喜马拉雅又何尝只是登山家的梦想乐园,它也是徒步爱好者的至爱天堂。尼泊尔的中心地带不通公路,前往那里唯一的方法就是徒步穿越数不尽的山脉,许多小路、山径已经使用了好几个世纪、好几千年。欧美人发明的徒步旅行 (Trekking)这个词语最早是用来指19世纪60年代在尼泊尔的远足旅行,从那以后徒步旅行就开始流行了起来。在尼泊尔徒步游就是加入当地人的行列,沿着山间小径行走,经过一个又一个偏远的村庄,翻越一道又一道寂静的山岭,一直到冰山雪岭的圣地,一直到雪山脚下的登山大本营,沐浴在世界上最辉煌无比的雪山的日出和日落中,享受那寂静到骨髓的喜马拉雅的宁静,那将是一次非同寻常的挑战自我、挑战人生的经历,那是一道来自天堂的华美的盛宴。

喜马拉雅无疑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之一,在喜马拉雅山中徒步,与纯粹的攀登高山的极限运动非常不同,尽管登山探险队在向山里行进的过程中也会走那些广受欢迎的徒步游小路,而徒步旅行深受人们喜爱的原因则在于沿途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是最吸引人的地方。

1983年,两个叫克莱恩兄弟的英国人,用了100天时间跑了3200公里的路程,8400米的高程差,65座山口,穿越了从大吉岭到拉挖瓦尔品第的喜马拉雅山脉。

1996年,两名法国登山爱好者,亚历山大和西尔万,在他们骑自行车环游世界后,又历时174天,徒步2500公里,从东至西穿越了整个喜马拉雅山脉。

“喜马拉雅山脉的徒步路线是世界上最棒的长距离徒步路线。”已51岁、已21次成功登顶珠峰的“超级夏尔巴”阿帕从2012年的1月启程,完成了120天徒步穿越1700公里的喜马拉雅山之旅。

很显然,与极限登山或在一座人迹罕至的国家公园中的徒步旅行非常不同,旅行者在尼泊尔喜马拉雅山的徒步过程中还会发现许多与众不同的诱人之处:宁静美丽的小山村,别具风格的房舍,干净清新的山野,引人入胜的庙宇,充满幻想性的“雪人”……经常会有当地人赶着驮马驴队或背负着重物从你身边经过,每隔两三个小时的行走距离就有可供食宿的村庄与木屋,或可供休息的茶室和石台,你雇佣的夏尔巴向导或古荣族背夫将忠诚地守护着你、背负着你的行囊直到每一座雪山下的圣殿,哪怕是步行数周数月你也不需自带帐篷、睡袋和干粮,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哪个地方能有像尼泊尔这样如此完善的徒步行设施——如今也不只是只有像人类最早征服珠峰的希拉里爵士和超人丹增那样的职业登山家才能进入珠峰大本营了。而在那些村庄中,你能遇见属于不同民族的山民和家庭,他们的质朴、友好、亲切、幽默以及各种民俗和宗教节日,将使你的徒步游变得丰富多彩和轻松有趣。在山径上行走,还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国的徒步者(Trekker),你不会感到孤独无助,你会发现,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有如自家的兄弟姊妹,走在路上的人们的兴趣、爱好和目标都是相似的,相互间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友善和乐于助人的友爱。当你越走越高时,高山草甸、绵延数里的森林、水流湍急的溪流和深不可测的峡谷代替了春种秋收、花开花谢的田园风光,迷人的山景随着季节、海拔高度在不断变化着,你的勇气、体魄、耐力、意志和智慧在不断经受着考验的同时,你的心灵也在不停的净化、提升、超越和飞翔。

喜马拉雅赐给了我们如此宽阔的视野,地平线上可以看出我们的过去和未来,每一座山峰都像一本书,随着折页在变化,而我只需要像朝圣者和行脚僧那样,用脚步去阅读那既瑰丽又诗意的篇章。

喜马拉雅山的神灵在向我微笑,每分每秒的徒步穿越触动着我内心的喜悦和能量,世间的美景美色无数,而只有透过高山看见的天空才显得更为湛蓝、更为漂亮。

》》红尘““异域行走文化之旅”丛书一览

》》重庆女作家徒步喜马拉雅出书 坚持有责任的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