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中国梦】对话王文海: 游走于灵魂之外的边塞乡土诗人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3-08-27 09:46:13

“中国梦•一百位华语作家诗人系列专题访谈”

采访记者:白恩杰(《天涯诗刊》主编)

采访整理:寇宗源(《天涯诗刊》执行主编)

在70后诗歌大军中涌现出来的佼佼者王文海,是来自北方乡土的沉默者,也是边塞爆发者,他说每一行行诗都是时光之斧留下的叹息,每一个黄昏和清晨都会聆听尘埃的歌唱。他说过:“我把目光盯在了更远的前方,这是一条无止境的虔诚跪拜之路,辛苦,但我幸福!”。历史上闪烁的群星会有一颗闪闪发光,照亮他一个人的塞北……

通过“中国梦.一百位华语作家作家系列专题访谈”这个主题活动,让我们一起走进“游走于灵魂之外的边塞乡土诗人——王文海

诗人王文海接受中国访谈网记者白恩杰和寇宗源的采访

诗人简介:王文海,男,1972年生,山西朔州人,长于大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1995年参加工作,历任平朔生活公司组织部副部长、部长;平朔公司团委书记;共青团中央学校部大学生处 正处级干事兼副处长(挂职锻炼);平朔车辆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平朔第一发电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从1986年开始发表作品,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文集五部,分别为诗集《温暖冷色》、散文集《心灵牧场》、诗集《民间的阳光》、诗集《王文海诗歌精选》、诗集《故道书》。迄今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诗选刊》、《山西文学》、《黄河》、《北京文学》、《读者》、《文艺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国内外2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1800多件。作品入选《中国2008年诗歌精选》、《1949—2009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2中国诗歌选》等70余种选本。曾获得《人民文学》杂志等全国性征文8次一等奖。

曾获全国第五届、第六届“乌金文学奖”;《山西文学》2008年、2011年度“诗歌奖”;《黄河》2009年度“诗歌奖”;《都市》文学2009年度“桂冠诗人”称号、2010年阳光文学奖散文奖、2012年九月诗歌奖、首届上官军乐诗歌奖“杰出诗人奖”、第五届赵树理文学奖。

曾参加2008年诗刊社第24届青春诗会,第12届全国散文诗笔会。现兼任山西省朔州市作家协会主席。

中国访谈网:王书记,您好!您所任职的平朔集团公司是一家大型央企,首先想了解一下,您在担任较多行政职务的同时,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极大地成绩,不知您是如何处理二者间的关系的?

王文海:时间就只有那么多,无法平衡,只有牺牲。我会尽可能地推掉晚上的应酬,来看看书,整理一下思绪。东西越写越少了,是因为对文字的敬畏感越来越强了。从13岁上初一时在《大同日报》发表第一首诗歌起,一直都是自己在闭门造车,进步很小。只是诗歌已经融入到自身的血液里,成为自己的一种呼吸!

中国访谈网:您在39岁时被选举为朔州市作家协会主席,当时引起了国内文坛的相当大的反响。作为一个地级市的作协主席,放眼全国,年岁绝大多数都在五十开外,有人说您当时是全国最年轻的地级市的作协主席,您那时感受到自身的压力了吗?

王文海:是不是最年轻的作协主席我没有在意,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的驱使。朔州市是中国边塞文化的博览园、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右玉精神的发祥地,城市虽然年轻,但是有一大批很有潜力的写作者队伍。他们把我选出来,我没有任何推辞的理由不去做好作协的服务工作。

中国访谈网:我们留意到您近些年的创造呈井喷式的发展势头,每年在全国主要大刊发表数量和质量都齐观的作品;就像去年2012年,除却发表文章外,您在各大赛事征文中,获得了众多奖项,诗歌界的同行说:2012年是王文海诗歌年,您能简要谈一下您的创作情况吗?

王文海:(笑)是我的诗歌年这句话显然是太夸张了,不过去年确实获了不少奖,包括《人民文学》征文、第四届桃园杯、油画《院落黄昏》征文等5个一等奖,去年大概获得了20多个奖项吧。

世上的人有一部分是活在两个世界中,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中。我是在干好本职工作之余,才进入到精神世界中来打理自己灵魂深处尘埃的起落。我无法保证自己在关起门写作的时候,就可以把功名与世俗气都关在门外,只能像一个潜水者,尽可能地在水下多滞留一些时间。

中国访谈网:当下的诗坛,看似热闹,实则混乱,更多时候是圈内诗人的自娱自乐,不知您对当下诗歌界有什么看法和期待?

王文海:中国古代的诗坛在某些时期也存在过混乱现象;如今在百舸争流的局面下,肯定会出现良莠不齐的状况,这是最自然不过了,我们应该看主流,这是中国诗歌最繁荣的时期。

中国文学始于《诗经》,欧洲文学始于《荷马史诗》,诗歌是一切文学的源头。如果天上有三颗星星,一颗是青春、一颗是爱情,那另一颗就是诗歌,我坚信:诗歌在,神就在!

中国访谈网:谈一谈您的诗歌吧,我们注意到您在创作中非常注重哲理层面的反思,即使书写地域方面的诗作,也会将思绪带入历史的追思与辨证当中去,这算得上是您诗歌的最大特征吗?

王文海:让我总结自己诗歌的特点,既不明显,也不成熟。但是我喜欢讲思考植入诗歌中。有了思考,诗歌就有了生气;思考是可以传承下去的,思考是文化的一种上层表现。

中国访谈网:您认为目前中国诗歌的症结在哪里?我们的希望和出路在什么地方?中国诗歌什么时候可以获得国际认可呢?

王文海:中国诗歌和国际不接轨,我们关起门来搞得很热闹;写诗的人中有几个在看《世界文学》,有几个了解世界诗坛的趋势和走向?

中国人近百年来自卑惯了,总想在各个方面都要获得国际认可,其实诗歌就是我们中国的国学,在这方面都没有自信,还能振兴得了诗歌?但是有自信,也要有视眼,要有国际眼光。现在的文化已经不是一个民族的单一文化符号了,要吸收融入世界先进文化,那你就是最先进的。

中国访谈网:好,非常感谢王书记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我们大家了解您对诗歌的理解和看法,希望您在诗歌和事业的道路上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再次感谢您!

王文海:好的,谢谢!

(特别声明:中国梦•一百位华语作家诗人系列访谈所有原创访谈内容,各大媒体在发布和转载的时候,内容末尾请注明:内容版权归中国访谈网、书香重庆网、四川作家网、世界华人网、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联合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