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中国梦】女诗人海烟专访:诗能成为精神上的贵族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3-05-30 14:42:47

(中国梦•一百位华语作家诗人系列访谈专题)

 

 采访整理/ 白恩杰(中国访谈网特约记者、天涯诗刊主编)

 采访记者/蔡晓林 (中国访谈网记者、主编)

 

青年女诗人海烟有独特人生阅历和视觉,冲击着诗坛,她的诗歌都是来自内心的汹涌与心灵的呐喊。多年来她象一个固守城堡的将士,费心脑力,在城堡里艰辛的守护着诗的高贵。

她有着诗人永远不可克服毅力,在城堡里推进了现代诗的发展。她的诗不仅有深刻的社会内容,而且富有哲理性的探讨,在诗歌上自成一家,她的诗对今后新诗的发展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中国访谈网记者通过本次中国梦•百位作家诗人系列专题访谈,近距离接触到了女诗人海烟的另一种人生情怀。

青年女诗人海烟

 

诗人简介:

海烟,原名罗小玲,系重庆市作协会员,鲁院首届西南青年作家班学员,曾参加十二届全国散文诗笔会。著有散文集《烟雨红尘》、诗集《原来可以这样爱你》、《零点的远方》。诗歌多次被《青年文摘》和《知音》转载,有作品500余首发表于《文艺报》《诗刊》《诗选刊》《星星》《绿风》《大家》《北京文学》《诗歌月刊》等纯文学刊物。

 

中国访谈网:海烟女士你好!当打开你新浪博客网页的时候,你在博客显眼展位上留的一句话吸引了我的关注:“诗歌是我与我的心灵联系的唯一卓越有效的方式。”这句话让很多诗歌圈以外的读者看了,会不由自主的对诗人群体“萌生”出:“诗人通常是处在一种很清高、很自我、很孤独的状态下生活的一个群体。”这样的认为在今天这个多元化社会确实是过于片面,但不否认的趋势是:诗人群体,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今天,产生的社会实际价值越来越力不从心,但从一种人文角度来讲,中国诗人群体的存在,是一种必然性。海烟女士作为一名有一定分量的青年女诗人,参加了全国很多诗歌类活动,接触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诗人,能否站在你自己的角度上,给读者朋友详细谈谈你对当下诗人存在价值以及所处在时下今天的诗人对社会的正能量有那些?还有就是,你是否主张现在的新生代(如90后、00后)走上诗歌的创作道路?

海烟:“诗歌是我与我的心灵联系的唯一卓越有效的方式。”是我感受最深的诗观,我认为,诗歌的语言一定是来自于内心的,也一定是服从于内心的,诗人应该是用心灵诉说。从某种意义上说,诗人是传播真理和正义的歌手,诗人不代表任何团体和个人,他是以自己的情感向社会和历史发声。我个人觉得,写诗虽然不能带来物质上的财富,但可以成为精神上的贵族。我个人是很支持新生代走向诗歌的创作道路的 ,因为一个名族如果没有了诗的语言,那匍匐着,匍匐着的,该是怎样的一种鳄鱼。

中国访谈网:当我们谈到诗歌这个话题,有很多诗人对诗歌有这样和那样恰到好处的诠释。其中有一位叫卧夫的中国诗人对诗歌做过这样一种阐述,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诗歌不是科学,不是数学,不是哲学,诗歌只是—种气体,我们只是在这种气体里体验其中的味道。诗人虽然能让自己的心情缤纷有致,又难以排除若隐若现的虚荣与落寞。” 那么海烟女士作为一名有生活经历的女性诗人,你是否赞同诗人卧夫对诗歌做出的这种诠释式的广义定义?再就是能否以你长期写诗的真实体验,谈谈诗歌创作对女性诗人的影响。还有就是,你对网络上活跃的一份专门刊发女性诗歌作品的《女子诗报》做何客观性评价?女性诗人在今天的发展历程会不会比男性诗人更容易受到青睐和关注?

海烟:对于卧夫先生对诗歌做出的诠释,我不能简单的说赞同与否。我认为,每个诗人都有自己对诗歌不同的感受与诠释。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生活经历,就会造就出不同风格的诗人。做为一个长期创作的女性诗人,我认为诗歌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也可以改变个体意识,让人从善良走向善良,从高贵走向高贵。《女子诗报》办得挺好的,它为广大女性诗人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发表平台,也推进了现代诗歌的发展。无论是男性诗人还是女性诗人,只要通过勤奋的创作一定会有所收获的,金子一旦发光,在哪里都会受到亲睐与关注的。

中国访谈网:曾有一位青年作家杨广虎,在一篇关于你的诗集书评中这样写道: 海烟的诗,超越着性别差异的可能,以丰盈的语言,寻求着一种普遍的认同感和普世的人文情怀。对于这样的诗评内容,你觉得该位评论作者是否读懂了你的诗歌?还有许多诗歌同仁也对你的诗歌作品以及你出版过的几本诗集写过很多评论,你最认同的是那一篇诗评?还有就是,如果当一位女性诗人收到许多批评式意见,该如何理性的面对?如果当一个女性诗人处在一种绝佳的创作状态时候,又该如何更好的突破自己?

海烟:关于杨广虎先生对我诗集所写的评论文字是否准确,我 想我不会做太多说明。我认为一首诗不同的人读就会有不同的感受与诠释,所以诗歌本身就是多义的。我尊重和感谢所有给我写评论的诗歌同仁,他们的每一篇文章都有各自的精彩诠释。对于批评和意见,我认为只要是真诚和善意的,我会全盘接受。最不能理解的是某些人注册一个新博客匿名来发出批评的声音,我认为这是不真诚的。每个诗人都会经历创作的瓶颈期,那时我不会刻意去找突破,不能写的时候,就去阅读、去旅游、去感受,等到想写的时候再动笔,生活创作两不误。

女诗人海烟在黄河壶口

中国访谈网:面对时下处于迅速变型期的中国社会,曾有诗歌同仁总结性的说:“尽管诗人发出的声音有限,尽管这种声音可能无人理睬。但作为一名正直的诗人,有责任的诗人,不可能让自己的诗歌永远陷入到个人的抒发情怀,对社会、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注,是追求的终极。诗人不光操守着语言、文字、还应有思想、文化的升华,有一种大智慧,通过自己的“慧手”、“慧眼”、“慧耳”等去感受世界,感动人类。”同为一名诗人,你对此有何新的一些看法和见解?与关注诗人喜欢诗歌的读者朋友们分享下。

海烟:我很赞同这个观点,一个真正的诗人是传播真理和正义的歌手,也是富有良善之心和社会责任感的时代歌者。应该从小我走向大我,关心那些广大人群渴望与为之感动的事物,保持对人类的关怀和对时代的敏感。而对人类的命运、同胞的处境、生命的价值等重大问题,诗人应该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中国访谈网:最后一个采访问题,回归到本次访谈活动的主旨思想,海烟女士在中国这种特色社会中不止写诗,也与我们许多同龄的诗朋文友们生活了几十年,站在自己人生发展历程上如何看待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这个概念?你觉得“中国梦”能在中国大地上实现吗?

海烟:“中国梦”是一个宏大的梦,美好的梦,做为一个中国人,要做中国梦忠实的信仰者和坚定的实践者。我认为“中国梦”一定会在中国大地上实现的 。 

特别声明:中国梦•一百位华语作家诗人系列访谈所有原创访谈内容,各大媒体在发布和转载的时候,内容末尾请注明:内容版权归中国访谈网、世界华人网、贵州民族报•民族文学周刊、逍遥文艺网、书香重庆网、西北在线网联合所有,未经许可,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侵权必究。

(来源:中国访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