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书香重庆网首页 > 书香访谈 >

杨恩芳“芳心”诗文集访谈

来源:书香重庆网2012-05-21 16:32:21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杨恩芳“芳心”诗文集访谈

编者按中国女性自古偏爱与花同名,或以桃红喻美颜,或以兰梅比清雅。然而,有这样一位女性,她为人女、为人母,仁言懿行常让见之者自惭,听之者动容,可谓“立德”;她为官数十载,涉足众多领域,均取得有目共睹的成就,可谓“立功”;她醉心诗文,笔耕不辍,累计发表数百万字,可谓“立言”。其功业善举足以使须眉汗颜,令桃李减色、兰梅失语,或许唯有屈子笔下石兰、杜衡的芳馨才能与之相媲美。

杨恩芳,正是以“芳”字为名,她最新推出的两部诗文集,也均以“芳心”冠名,正可谓书如其人,人如其书。其人其书究竟又怎样一种芬芳呢?让我们一起走进书香重庆网杨恩芳新书专访,亲自感受一番吧!

杨恩芳近照。

【人物简介】

杨恩芳,国家一级作家、编审,2001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先后参加清华大学、中央党校培训,重庆师范大学汉语言专业本科毕业,西南大学现当代文学研究生班毕业。现任重庆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党组书记。

已出版文学著作《密林深处的青春》《文学世界的女性人生》《芳心集》《思语集》《挂职日记》《流淌心河的歌》《日月之恋》等,累计两百多万字。

【访谈内容】

书香重庆网:新作《芳心散文集•流淌心河的歌》和《芳心诗集•日月之恋》同时面世,有意思的是,书名都被冠以“芳心”,请问其中有何深意?对这一命名您有没有特别的寄寓?

杨恩芳:把这两本书冠以“芳心”之名,主要有两层意思:

一是从作品内容上来说,我的散文和诗歌不是简单地用笔写作,而是用我的真诚之心、纯美之心、良善之心在写作,它们其实是把我内心世界最美的东西用文字形式外化,从而传递给读者。

二是从我个人的名字上理解,“恩”字下面有一个“心”字,代表着恩惠之心,人生在世处处都要懂得知恩报恩,需要一颗真诚之“心”;“芳”字代表着芳馨,我希望自己能够为身边的人送去一缕芳馨,带给人愉悦。恩惠与人,芳馨与世,这不仅是对名字的诠释,也是我对生命价值的追求。芳心取自我名字的一半,也是我灵魂的写照,诗文的内涵。#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您的作品,总是让读者为您坎坷而丰富的人生经历感动同时,又折服于您在挫折面前展现出的强劲的生命韧性,中国古人说“诗穷而后工”,就您个人的经验而言,请问,您如何理解文学创作与人生际遇的关系?

杨恩芳:写诗,我原来也以为是年轻人的专利,是激情燃烧的岁月写照,自己也没想到天命之年居然写起了诗。 其实,生活是所有写作的最真实最本质的内核和基源,我所有的创作,不管散文、诗歌、小说或其他,都源自于个人独有的人生际遇,有感而发。

首先,我们这一代经历了祖国从贫穷走向富强的若干个重要时代,每一个时代都在我们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经历了苦难的岁月,后来又有幸经历伟大的改革开放时代,历史时代纵横观照,让我心生无限感慨。这一点是我和同龄人共同的人生经历,是时代赋予我们的。

第二,我略显独特的阅历是从小学就开始担任学生干部,在党组织的培养之下,从十六岁参加工作直至今天几十年间,我一直有幸担任各个层面的主要领导,尤其是跨越的领域众多,涉猎的知识,经历的人和事也很多,不仅在许多方面获得了第一手的信息和经验,而且领导的角色使我从宏观视角看待一些问题,而非狭窄的个人经验和微观视角。

第三,个人坎坷的生活际遇,我这一生经历的磨难比较多:在我童年的时候,经历了父亲去世,全家陷入极端贫困的生活之中;在我青年的时候,又经历了西双版纳原始森林极其艰辛的八年知青生活,当时我几乎把自己的生命都献给了当时的人生理想,最后抱着病残之躯回到家乡;在中年的时候,又经历了家庭的破裂,和我相依为命多年的母亲因为帮助照顾我的家庭而操劳去世,我陷入了生活的低谷。关于苦难,近距离看是灾难,走出来远距离看是人生的财富。

第四,我有幸走遍千山万水,包括世界上很多小时候向往的地方,见识了很多很美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

这四个方面的人生阅历,使我的思想历程充满起伏波折,情感历程充满喜怒哀乐。当人生经历大的波折的时候,思维跨度、深度和广度都会随之扩张,当人生经历悲欢离合的时候,情感张力因为起落而充满韧性,此时较常人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经历的各种境况,产生强烈的情感体验,这种更深的体验经过哲理思考就会形成与人的强烈共鸣。因此,我认为离开生活的文学创作是空洞的,只有深厚的生活阅历,才能写出有分量和感人的作品。

书香重庆网:无论是散文还是诗歌,您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创作主题,就是风景游记。您在《日月之恋》序言中说:“我是步履不停的行者,岗位聘转,场景百变,一路奔忙,阅遍天地人间风光……”很多诗句都看出您句句写景,又处处言情,可谓“万水千山总是情”。请问,您是如何理解自己作品中的山水情怀?

行走中的杨恩芳。

杨恩芳:人生经历复杂的际遇之后,就会在情感深处沉淀一种敏锐的感应,沉淀一些深刻的思考和理念。所以,当我看到美妙的自然风光的时候,就像鼠标点击心屏,风景与心境、意境和情境很快融为一体形成文字。

我自己这么多年看山看水,发现天、地、人之间有一种内在的联系,天上的风云变幻,地上万物的枯荣兴衰,人间的沉落起伏,很多规律是一致的。天、地、人之间谐律共振。我言说山水的变化规律,实际上是对人生起落变化的哲理思考。而且,我还发现天地间还蕴含着同样的人文情怀,植物世界一草一木皆有感情,动物世界即使最低等的动物也有母子亲情。所以,当我写湖水荡漾,其实写的是一种心灵的幽静,写黄山起伏跌宕的气魄,其实是透过人事变迁感悟时代前行的一种气势,这是一种情感表达,也是一种哲理感悟。因为自然界的很多现象,和人类社会的规律都有相同之处,所以我在写山水的过程中,其实是把我沉淀于心中几十年的人生感悟和人生思考表达出来。因此,我的山水诗,仔细读来,绝不仅是美好画面的再现,一定也是一种情感画面的再现,一种人生画面的再现,一种哲理思考的显现,应该说我只是用山水托我的情,托我的意而已。#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中国现代诗歌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大量借鉴了西方现代派的表现技法,先锋诗歌、后朦胧诗等都趋之若鹜,有评论者认为您的诗歌总体来说更具有一种苏轼所说的“渐老渐熟,乃造平淡”的中国古典诗学风格,请问,您如何看待诗歌的表现技法与思想内容之间的关系?

杨恩芳:我比较倾向传统表达方式,不管散文还是诗歌,形式、技法均服从于内容,我的散文多是半小时 “千字文”,我的诗歌多是“百字诗”,都是一瞬间内心涌出的东西,觉得自己表达的题材、情感、思想可能比较适合传统的手法和方式。

我读了较多的唐诗、宋词和元曲,很喜欢传统诗歌中很多表现技法:

我喜欢传统诗中大气磅礴的气势,读的时候,会把人的情感推到较高的层面,我非常喜欢杜甫《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气势,非常贯通,使人感觉一下子站在一个至高点,用宽阔的视野,把天地人融为一体,我有这种大气的诗风,所以有人说我的诗不像出自女人手笔(呵呵)。

我也特别喜欢传统诗歌的节奏和韵律,当然我也不会太刻意工整地讲究平仄,但是我的诗歌几乎都是押韵的,而且很多都是一韵到底,这不太容易做到。多年来在驾驭文字上形成了风格,在想表达自己的意图时,总有几个简洁的文字蹦出,而且最后一字总会落到同一个节奏和韵律上。诗歌押韵不仅读起来特别上口,而且特别有韵味,所以我的诗在形式上是现代诗,长短不一,但是都会押韵,读来有旋律美,这是我喜欢的一种传统技巧。

我还喜欢传统诗句式上的对仗,我的散文很多使用的就是排比,很多七律诗句都是很对称的。对仗,是从一个事物的多侧面论证,从而显得深刻灵透。我的诗有不少对仗,比如天对地,花对草等,看似不同的对象,其实是用相对的事物说明相同的问题,对仗的工整和深刻哲思,我比较喜欢,这也是需要多年的思想磨砺。

我更喜欢古人诗歌中的哲理,很多写景诗歌也蕴含着人生哲理,比如苏轼《题西林壁》通过写庐山风光,告诉人们看问题的角度要全面要达观。我的诗歌中这一点运用得比较多,很多诗歌就隐含了对哲理的思考,对天地人间规律的揭示,所以很多人看过我的诗,会觉得不完全是情感的宣泄,而且还有一种思想的沉淀,哲理的启迪,让人产生共鸣,在共鸣中得到精神升华。

我还喜欢古典诗词中的白描手法,比如元曲《天净沙·秋思》短短28个字,却可以调动读者的想象去构制一副美妙的图画,让没到过的人也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在我的山水散文中,也用了很多的白描手法,以此向读者展示了一幅幅立体灵动的画面。

中国传统诗歌是一个巨大的艺术宝库,我一直对古诗情有独钟,也希望弘扬它的艺术价值。希望我们今人能够继续传承古诗那种大气磅礴的气势,回环曲折的韵律,工整对仗的语言风格,深刻的哲理思想,以及白描的表现手法,并把它们运用在现实的诗歌创作中。#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您曾经在诗歌中写道:“担当人生,/只能是自己的肩头”;在作品研讨会上,您说自己因“有幸的际遇”,而应担负起“自觉的责任”,这里你说到写作的担当和责任问题,请问,您认为当代作家应该担负起怎样的责任?这种责任的自觉意识又从何而来?

杨恩芳:我从小接受传统教育,中国儒家文化思想影响比较浓重,在我的青春时代,就想到一生要建功立业,短暂的一生应该活得有价值,价值体现一是创造物质财富,二是创造精神财富。由于我个人独特的时代经历,又加上领导岗位的开阔视野,把时代的内涵看得更为清楚明白,我是秉着记录历史的自觉和责任来写作的。当我二十五岁提笔写长篇小说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当作家,也谈不上对文学的把控,我当时作为知青当中的佼佼者和干部,也经历了较多的人和事,我想如果不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后人就更难让它生动立体地再现,所以就客观地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当三十多年后再版时,我没有做任何修改,因为我觉得那是一段不可更改的历史。虽然文字还很青涩,人性表现还很肤浅,但是那种激情、感悟和心情永远定格在三十多年前,而成熟后的今天就写不出来那种感觉。

除了历史的担当,我觉得还有文化的担当。很多美好的人生经历、人生感悟和情感体验,我希望把它诉诸文字,让别人了解并与我共同分享。基于这样的文化心理和人文情结,有时候一瞬间闪现出来的情感和思考,我都会把它记录下来,这一点上我自己认为还是比较勤快(呵呵)。因为很多想法都是一闪而过,瞬间即逝的,时过境迁之后,就再也写不出那样的句子。人世间生发的美好精神、情感体验,都值得我们把它记录下来,传递给他人,传承于后人,人类就这样以文“化”人而走向文明。我觉得这是一种文化的自觉。

工作中的杨恩芳。

另外,还有一种社会的担当,当今社会,因为利益驱使,人与人之间可能为了利益之争,而毁掉很多美好的情感。人作为一个复杂的多面体,有假恶丑的一面,更有真善美的一面。同样,社会有正义光明的一面,也有非正义阴暗的一面。社会在向前走,就一定是光明战胜黑暗的过程。同样,人在走向文明,就一定是真善美战胜假恶丑的过程。古语说:“人之初,性本善”。其实,人性本身是没有任何印记的,阴暗的东西打上去之后,就留下了污点;光明的东西照过去,就产生亮点。我把光明一面记录下来,让光明在传播中渐渐战胜邪恶。把内心的美好感情写出来发扬光大,让美好的光芒遮挡阴暗,丑恶和黑暗,从而净化人的灵魂,醇化社会风气。这是作家的一种社会担当。

因此,作家有记录伟大时代进程的责任,传播优秀文化的责任,弘扬美好人性、塑造人文精神的责任。我在记述苦难的时候,不是宣泄悔怨,而是用文字摒弃、洗练心灵的痛苦,在痛苦中提炼出精神的养分。当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再回头看,当初的失败挫折便幻化成一种对未来生活的指引,当初的悲伤苦痛醇化为一种心灵的静美。我在写作中提炼思想,平复情感,咀嚼苦难,从而慰藉心灵,这是我精神生活的需要,没有人强加我任何责任。#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在两部诗文集中,除了山水游记、报告文学、人物杂记之外,还有大量记述自己成长经历和亲情的文字,字字都饱含深情,那篇关于继父的文章尤感人至深。请问,在当今时代,亲情的浓淡亲疏较之您的年轻时代有没有一些变化?您如何看待当代社会的亲情关系?

杨恩芳:其实人在经历很多的磨难之后,走到人生的第三阶段即中老年的时候,再回想自己童年、青年和中年时候的事情,是一种温馨的陶冶。我的继父走进我们这个家那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写,因为这份感情沉淀的太深太深。

我的继父,他敢于走进一个有五个孩子、两个老人的贫困之家,一定是带着一种将心比己的感情。他把我的奶奶当作自己的母亲一样对待,把我的姐妹当作他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继父已经90岁了,这么多年对我们家付出得太多了。我只是用白描的手法把他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记录下来,没想到这篇文章写出来之后却感动了很多人,他们都说这样的人现在近乎绝迹。

现在社会,人的功利心太强,因为追求一己之利,很多人泯灭了良心,人与人之间为了利益的争夺倾轧,也毁灭了很多美好的亲情。现实中夫妻、兄弟、父子为了财产反目凶杀的事情,让人惊心动魄。

人之亲情,是与生俱来的,父母生育我们、养育我们的每一天,其实都是用他们生命的热血在浇灌我们。就像输液一样,他们把生命、心血一点点输送给我们,当我们一天天长大蓬勃,而他们就一天天衰落老去,当我们终于成熟茁壮的时候,他们的生命便耗尽而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他们用生命换来了我们生命的美好,这种生命交替的链条就是永远无法割断的亲情。但是,人在年轻时常常忽略这份情,只有当我们历尽磨难、为人父母的时候才能明白父爱母爱是多么的无私和博大。

人生能拥有美好的父母之爱,子女之爱,夫妻之爱,朋友之爱,便是最富有的人生。人世间原本一切功名利禄,一切的有形财富,都会随着时光而消淡,唯有心中所敬仰所怀恋的亲情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更加清晰。人在临终时,最爱之人到达面前方才气绝闭眼。说明,人去天国,带不走任何物质的东西,唯亲情可带去天国。所以,我写了一些有关我的父亲、我的老师的文章,其实在我心里我蕴含感情最多的还是我的母亲,至今一直没有提笔,是因为她是我心里最疼、情感体验最重的部分。

继父这篇文章,引起共鸣的不只是老年人,还有年轻人,一些再婚家庭的人说,看到你的继父,我就知道该怎样对待人家的子女。很多人也很羡慕我有这样的继父,很多人还打电话问候我的继父。我在思考,这其实并不是在呼唤一个人,而是整个社会在呼唤一种久违的亲情,呼唤那些人间正在消失的爱心。不管是评论家,还是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人,都会提到这篇文章,我想,美好的亲情总是会获得大多数人的共鸣,不管人与人之间倾轧多么残酷,亲情被打压到什么程度,大多数人的本性是呼唤真情、渴望真情,希望拥有真情的。#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除了这两本诗文集之外,您还有记载八年知青生活的长篇小说《密林深处的青春》、记载读书感悟的人物故事集《文学世界的女性人生》、记载情感历程的散文诗集《芳心集》、记载在从政哲思和演讲的言论集《思语集》、记载特殊人生经历的长篇报告文学《挂职日记》等等著述,30年著文300余万字,可谓著作等身;而您身兼要职,作为女性,还要照顾家庭,难免会被公务和琐事分身分神,请问,您是如何平衡时间来从事文学创作的?这样几十年如一日的旺盛的创作激情您又如何保持的呢?

杨恩芳:其实,我这一辈子过得很丰富,当然也有很艰辛、很劳累。首先,我们这一代人是有理想和抱负的,有建功立业的追求,希望为社会做点贡献。我个人有极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对于每一个工作岗位,我都是非常认真、执着,并且全身心地投入。几十年间十几个重要领导岗位,更换频繁,涉及领域跨度大,每一个新的领域都要重新去适应,都需要花费很多的心血和精力,我人生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我的事业上,很多时候都是以事业为重而牺牲了其他方面,这确实让我过得有些艰辛。

其次,我还力求做一个尽责的母亲。我很骄傲,因为我有一个优秀的儿子,我也总是说我的第一作品是我的儿子。他的思想境界、道德品性、知识才学,工作能力各个方面,都受到我思想言行的全面熏陶,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认为我做母亲做得比较成功,这其中花费了我比一般母亲更多的心血,很多时候不仅是牺牲自己的正常生活享受,几乎要透支自己的生命。我是单亲家庭,这十六七年间,为了孩子身心健康成长,不管风雨,每天早晨,六点起床为儿子做饭,晚上几乎所有的饭局我都推掉,只为回去为儿子做饭陪伴儿子夜习。最重要的还是在思想上、精神上、心理上调试儿子引导儿子,这是一份高强度的劳动,而且是带着情感融入智慧的付出。

再次,就是我的写作,从25岁到现在一直写了33年,虽然被评为一级作家,但我从不刻意地为创作而写作。我的文章具有可读性,恐怕正是因为我没有功利的驱使。我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在创作,只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和感触记录下来,我评价自己是“行吟诗人”。因为在行走的过程中,脑子里面会涌出一些想法,而且是经过长久思考沉淀下来的,所以当我提笔的时候,就是想得比较成熟的时候,能一口气把它写下来,所以文章就有一气呵成的气势,是在一定时间之内情感和气韵的迸发,它是瞬间的,要求快速地记录,所以我老是感觉手中笔的速度赶不上我的思绪。尤其是诗歌,句子基本是在行走路上从大脑跳出来的,然后迅速记载于手机上的。

对于我来说,不管散文还是诗歌的写作,都是一个较愉悦的过程,因为思考久,落笔常常是半小时的散文,十分钟诗歌,它们就是从我生活中思想上涌出来的想法,我只是勤快一点(呵呵),坚持记录下来而已,不经意间,竟信手拈来三百首诗和百余篇散文,只是整理校对文章比较花费时间,有时熬夜可谓呕心沥血。

我个人十分注重计划性,一直以来都很有计划地安排自己的时间:第一要务是工作,我每一个岗位的工作都没有辜负组织的信任和群众的希望。第二要务是儿子,对儿子的付出也很值得,作为母亲,我虽然受尽生活磨难,但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便没枉作母亲。第三才是写作,以不同的题材,用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层面去写社会,写生活,写自己,这是我人生潜能的发掘,人生价值的延伸。

首先是历史价值,比如记录十年支边运动的长篇小说《密林深处的青春》,它是一幅立体的画卷,生动地记载了那段历史。不仅是我们这一代,还包括我们的下一代,那都是一段不能忘怀的历史。第二是我记录三峡工程的《感受磅礴与崇高》,因为中组部派我们到三峡工程挂职,我有幸参与建设,就想把这种特别的经历写下来,特别是那些工程建设者们二十年如一日的奉献精神,让我特别感动,我是发自内心讴歌他们的。于是每天晚上,所有的工作完毕之后写三千字,一年挂职结束,一部四十多万字的作品详细地记录了三峡工程建设始末。目前,它可能是写三峡工程建设人和事最完整的一本书。尽管三峡工程还存在争议,但是,百年以后会证明它的价值,它是一个特定时期一段不能忘记的历史,工程建设者,更是中华民族不能忘怀的优秀儿女。

人物故事集《文学世界的女性人生》,当时一经出版,大学生们一抢而光。因为我用那么多时间读了100多部世界名著,他们则可用百分之一的时间了解百部名著中最精华的人物和故事,我认为很有人文价值。

言论集《思语集》,大多是理论性的文章和随笔,是改革开放到今天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各条战线基层改革的立体化反映,具有历史考证价值。三十年来,从沙区常委宣传部部长开始,我一直在意识形态部门领导岗位,意识形态领域我基本涉猎,见证了最敏感的意识形态思想文化领域的改革全过程。

而散文和诗歌则具有文学的传承价值,很多的人,不仅我们这一代,还有一些年轻人,包括我儿子的同学看到我记录儿子的文章,都非常喜欢,还特意找我聊天。当文字得到身边的人的共鸣,我感到很欣慰。我知道,做官是一时的,做人是永远的,而文学的传承则是永生永世的。官位辉煌风光是短暂的,从政生涯会结束,生命也会结束,只有这几本书真正能给后人留下借鉴和启迪,给社会留下一点精神财富。所以当我在事业岗位上创造了社会财富时,当我作为母亲,创造了优秀的儿子时,当我作为一个当代人留下一些具有传承价值的文字时,我觉得这短暂的一生很值!

纵情歌唱的杨恩芳。

我的业余时间分配经常让大家觉得是个谜,其实,我现在除了全身心的工作以外,几乎全部用在我人生的六个篇章中:首先是游山玩水,我喜欢游览美景;回来写山写水,在写作中回味美景;写累了以后唱山唱水,我喜欢唱颂扬祖国山水的歌;然后弹山弹水,弹优美的钢琴曲;最后书山书水,我喜欢练习书法;偶尔还舞山舞水,我曾在大礼堂跳了几年坝坝舞。除了必须的工作和儿子的事情外,其余时间都放在这六个篇章中,融入大自然山水中,感悟人生的美妙,心神的空灵。

因为有了这些寄托,虽然工作上经历了那么多折腾,生活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很多人说从我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苦难沧桑,其实,都是靠“修炼”平复心灵创伤,靠山水描绘好心境,沧桑就不会往脸上流淌。因为有了这些寄托,就是离开领导岗位,一样也会过得很充实很愉悦,或许比有钱有位的人过得更有质量,更有品位。我这一辈子对物质生活要求很简单,不愿意花时间去吃喝应酬,唯独精神营养丰富一些,我很享受这种状态。#p#副标题#e#

书香重庆网:随着网络技术尤其3G手机的不断发展,人们的阅读方式越来越倾向短、平、快式的“浅阅读”,出现了所谓的“微写作”“微出版”等现象,现在能够静下心来阅读学习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少了,人们的知识接受方式和知识结构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传统阅读面临巨大的挑战。就您个人而言,您是如何看待传统阅读和网络阅读两种不同方式呢?

杨恩芳:其实这两种方式都是与社会的发展相关联的,因为现在是信息社会,追求快节奏,人们没有太多时间读大部头的作品,尤其人在青年时段,要广泛地吸纳信息、了解知识,就要求快。追求快就难免会浅,而且青年时代浮躁,心态、步履、情感还不能沉下来,也不太愿意把很多时间停留在思想内容的思考上,所以有“浅表阅读”、“快餐阅读”等现象的出现。我觉得这些在青年时代是难以避免的。因为不管历史还是个人的发展,都不可能永远在一个波峰高点。当一个社会经过突飞猛进发展之后,一般会出现一个休养生息、冷静反思的阶段。人也如此,从人的生命波峰来看,人在青年时代是处于高峰追求的阶段,当经历了很多磨难、坎坷以后,就慢慢进入心灵的内视阶段,开始反省自己的情感,清理自己的思绪,思考自己的人生,自然就会潜下心来阅读一些释放郁闷情绪、慰藉心灵、指引未来的作品。其实,人在物质财富中只能找到身体欲望的满足,只有在文学、文化和艺术领域中才能找到精神、情感和心灵的慰藉,到那时才会进入缓慢的深阅读和赏析性阅读以及深层次的精神品读中去。

既然社会、人生有起伏沉静的规律,人们总有回归传统式深阅读的时候。所以,纸质阅读、品味性、鉴赏性阅读永远不会消亡,深层次、思考型阅读永远不会终结,只是要经历一个过程。

书香重庆网:您的个人阅历非常之丰富,参加支边建设,从事教育、科研、宣传、文艺、新闻等多项重要岗位工作,且在每个岗位上都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以您的人生经验,最想对正值奋斗期的青年一代,尤其是80后说些什么?

杨恩芳:一句话“人是要有点精神的”。人这一辈子,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是连在一起的,这不是大话也不是空头理论。古人说“人生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过。特别是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再回头看时,人生确实弹指一挥间。十六岁还清晰于眼前,一不留神已变成了60岁。

短暂的人生一定要活出人生价值,人生价值就是有思想追求、精神追求、创造追求和事业追求。同时,社会的前进,国家的发展,也需要每一个人的奋斗和付出。我们这一代人有着强烈的奉献祖国的情怀,因为只有为社会创造一点财富,为社会和他人做一点贡献,才能体现个人的人生价值。

我希望年轻人一定要有人生价值的追求,要把自己的人生品位、高定一格,把自己的人生境界提升到更高的层次,要把自己人生的潜能挖掘到最充分的状态。

关于潜能,我想告诉年轻人,一定要努力焕发自己的潜能,因为人有很多潜能,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比如,在没有承担这些领导工作的时候,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贫家女子,但是今天,无论是工作事业上的智慧,还是文学上的成果,其实都是自身潜能充分激发的结果。当一个人的潜能挖掘到淋漓尽致的时候,人生的价值就得到最大化的发挥,对社会也产生最大化的贡献。

我也经常把这些感悟告诉年轻人,告诉我的儿子。人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有远大的追求,当他谢幕时,才无怨无悔。